宇智波佐助

Article

January 21, 2022

宇智波佐助(日语:うちは サスケ,Uchiha Sasuke)()是岸本政史创作的火影忍者漫画和动漫系列中的虚构人物。佐助是宇智波氏族的一员,宇智波氏族是臭名昭著的忍者氏族,也是与木叶(木ノ叶隠れの里)结盟的最强势力之一。在剧集开始之前,宇智波一族的大部分成员都被佐助的哥哥宇智波鼬所杀,使得佐助成为少数还活着的氏族成员之一。在担任7队下人的这段时间里,他逐渐爱上了队友漩涡鸣人和樱野春野,但由于身体虚弱,他不得不放弃朋友和家乡,开始寻找力量,寻找更大的力量。他指望大蛇丸做到这一点。佐助出现在多个动漫系列和相关媒体中,包括电子游戏、OVA、Boruto: Naruto the Movie (2015) 和 Boruto - Naruto Post-Born Naruto 漫画系列 (2016)。在续集中,佐助被描述为木叶的沉默守护者和鸣人之子漩涡博人的老师。岸本想出了佐助将成为鸣人的对手的想法。虽然从第一部的后半部分开始,佐助被发展成一个黑暗的角色,但岸本不想把佐助描绘成反派。他觉得设计佐助是一个挑战,很难给角色一个合适的外观。即便如此,作者还是越来越喜欢画佐助了。在漫画改编中,佐助的日本配音演员是杉山则明,英国配音演员是尤里·洛文塔尔。在动漫和漫画出版物中对佐助的反馈是多维的。佐助的战斗力令人印象深刻,在故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是火影忍者的对手,获得了很多好评。然而,他因在其他少年漫画人物的模式中过于典型的竞争对手以及表现出冷酷的个性而受到批评。然而,佐助在故事后期的形象以及他在博人续集中的成熟帮助他获得了许多正面评价。佐助在火影忍者的人气调查中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他也成为学者们研究的对象。角色产品,包括运动模型和钥匙扣,已经发布。他因在其他少年漫画人物的模式中过于典型的竞争对手以及表现出冷酷的个性而受到批评。然而,佐助在故事后期的形象以及他在博人续集中的成熟帮助他获得了许多正面评价。佐助在火影忍者的人气调查中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他也成为学者们研究的对象。角色产品,包括运动模型和钥匙扣,已经发布。他因在其他少年漫画人物的模式中过于典型的竞争对手以及表现出冷酷的个性而受到批评。然而,佐助在故事后期的形象以及他在博人续集中的成熟帮助他获得了许多正面评价。佐助在火影忍者的人气调查中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他也成为学者们研究的对象。角色产品,包括运动模型和钥匙扣,已经发布。他也成为学者们研究的对象。角色产品,包括运动模型和钥匙扣,已经发布。他也成为学者们研究的对象。角色产品,包括运动模型和钥匙扣,已经发布。

有创造力的

发展

Mangaka Kishimoto Masashi最初并没有在火影忍者漫画系列的原始概念中包括宇智波佐助,故事主要围绕漩涡鸣人展开。在讨论该系列的未来时,岸本的编辑矢荻浩介建议作者为主角鸣人创造更多的对手角色。结果,岸本创造了宇智波佐助。这个角色的名字来自日本儿童故事中虚构的忍者白人三平和猿飞佐助的佐助漫画。为了介绍佐助,岸本在第 7 组成立之前写了一个章节集。然而,这个想法被打消了。相反,矢荻告诉岸本在漫画系列的前两章重点介绍火影忍者,随后的章节重点介绍佐助和其他配角。在创造佐助之后,岸本决定以他作为主角而不是配角,与鸣人一起发展他。岸本阅读各种漫画来收集想法,以在两个角色之间建立对抗印象,他认为这是两者之间关系的一部分鸣人和佐助。他与双胞胎兄弟岸本征志的关系也激发了他的灵感。小时候,当弟弟遇到失败时,正志总是担心诚志,他试图帮助清志。为了在佐助和鸣人之间形成对比,岸本将佐助设计得更加冷漠,并将角色描绘成一个“冷酷的天才”。作者觉得他创造了一对理想的竞争者,随着一个角色的进步,另一个角色也在进步。岸本希望鸣人和佐助既是兄弟又是对手,因为他们都必须经历童年的孤独。佐助虽然一开始并不认为鸣人是一个值得的对手,但他逐渐对鸣人的进步感到惊讶,想要与鸣人展开激烈的竞争。在第一部分的结尾,他们的竞争导致了一场让他们越来越分开的战斗。岸本表示,他不希望佐助在第二部后期才将火影忍者视为一个有价值的对手。虽然两个角色在整个系列中都使用忍术,但岸本希望他们两个依靠肉搏战对推两人的最后一战达到了高潮。他决定让鸣人原谅佐助,因为他也原谅了另一个宿敌长门。火影忍者和佐助之间的最后一战被认为是皮埃罗工作室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因为工作室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将其改编成漫画。导演山下博之亲自掌管了这场战斗,让大部分动漫工作人员都为他的经验感到宽慰。剧本方面,皮埃罗得到了Cyber​​Connect2的支持,电玩工作室通过格斗游戏《火影忍者疾风传:终极忍者风暴4》改编了这场战斗。战斗中的每一个动作都必不可少,战斗贴近现实,让佐助感到恐惧眼神和飞扬的头发,表达了两个武者在进行一场生死战的想法,有些复杂,因为鸣人想要避免这种命运。最终,佐助的千鸟与火影忍者的热血肉丸(火丸)(火丸)的最后碰撞,借鉴了系列其他场景的参考,给观众的情感留下了更强烈的印象。剧组还注意到,在这场战斗之后,佐助的脸变得友好。岸本发现佐助是一个很难剧本的角色,需要精心策划。在系列的结尾,佐助离开,独自开始了他的旅程。岸本表示,除了赎罪之外,佐助还想查明最终反派的来历,但漫画中并没有说明这一点。从火影制作的一开始,作者就计划好了佐助和春野樱的恋情。他还决定,即使佐助和他的盟友关系很好,在系列的结尾他还是一个流浪的忍者,作者想在火影忍者的结局之后更多地探索佐助在系列中的角色。他想在衍生漫画《火影忍者外传:七田目火影到花月明郎》中阐明佐助和小樱之间的关系。这个系列的内容集中在他们的女儿宇智波沙拉达身上。故事发生在宇智波一家因佐助出差离开村子而分裂的故事中,解释了三个角色之间的联系。岸本将注意力集中在宇智波一家的最后一幕上,他认为这组角色是衍生产品中最重要的方面。由于佐助很少出现在火影忍者电影中,岸本决定在《火影忍者:火影忍者电影》(2015)中给他一个更大的角色,将他展示为火影忍者第一个孩子漩涡博人的导师。这种关系类似于鸟山明的龙珠漫画系列中的短笛和悟饭。他们仍然继续在漫画Boruto - Naruto出生后的老师和学生(2016)。岸本将鸣人与佐助对抗百敷的战斗确定为博人电影的亮点,并要求剧组注意这些场景。剧组制作的另外两个让岸本感到惊讶的场景是佐助使用他的一个体术动作,以及佐助的须佐能男和鸣人的九尾狐的组合。岸本将鸣人与佐助对抗百敷的战斗确定为博人电影的亮点,并要求剧组注意这些场景。剧组制作的另外两个让岸本感到惊讶的场景是佐助使用他的一个体术动作,以及佐助的须佐能男和鸣人的九尾狐的组合。岸本将鸣人与佐助对抗百敷的战斗确定为博人电影的亮点,并要求剧组注意这些场景。剧组制作的另外两个让岸本感到惊讶的场景是佐助使用他的一个体术动作,以及佐助的须佐能男和鸣人的九尾狐的组合。

设计

岸本认为佐助是最令人难忘的角色设计,因为他是与火影忍者对立的。作者说佐助的素描和他的分享能力(写轮眼)受到了Togashi Yoshihiro的精神世界漫画系列中的人物比睿的影响。原作中的佐助在胳膊和腿上戴着链子和系带,因为岸本有尽可能多地为他的角色佩戴饰物的习惯。然而岸本意识到他不可能每周都画这样一个角色,所以他简化了设计,与鸣人的服装产生根本性的区别。千鸟(千鸟,天堂鸟)是佐助和旗木卡卡西使用的最着名的忍术之一,最初有一个不同的名字,但岸本忘记了。作者还创造了另一种千鸟变种,叫做“雷切”(雷切,雷霆铁)。作者认为设计和绘制佐助是所有角色中最具挑战性的。岸本不清楚佐助的脸是什么样子,他说佐助看起来比他的同龄人鸣人年长。这种不便是由于作者缺乏绘制比年龄大的角色的经验造成的。佐助的头发最初是为了节省岸本的时间而剪短的,随着漫画系列的发展,他的头发也长了。在第一部分的中间,作者为佐助设计了一套新衣服,他的胳膊和腿都缠着腰带,但后来他又恢复了原来的角色设计,因为画画的时间更短。佐助是岸本喜欢画的一个角色,即使需要很多时间和精力,将佐助画成小樱的复杂程度。岸本的上司有时会要求他重画漫画中没有清楚说明佐助的部分。在第二部分,岸本专注于设计成熟外观的佐助。最初,作者打算把佐助画得更有吸引力,但这个想法被拒绝了。至于服装,岸本原本打算将佐助的童年装束与新的、更现代的服装结合起来。岸本还尝试了其他几种造型,包括使用石绳腰带来唤起反派大蛇丸的样子,以及用高领毛衣和军装来表现干净。由于与冷季服装重叠,他避免了第二种选择。最终,他设计出了身着日本传统服饰,手持长刀剑的佐助。年轻的外表,更清晰的面部轮廓。和鸣人剪了头发就变老相比,佐助的发型更长,遮住了脸的一部分。在原画中,佐助的头发遮住了左侧神秘的轮迴眼(轮迴眼,轮回之眼)。岸本决定让佐助戴上兜帽,因为这个角色在电影中隐藏了自己的身份。佐助的独特设计适合他的行为。火影忍者结尾的佐助手臂截肢者也被套装覆盖。岸本决定让佐助戴上兜帽,因为这个角色在电影中隐藏了自己的身份。佐助的独特设计适合他的行为。火影忍者结尾的佐助手臂截肢者也被套装覆盖。岸本决定让佐助戴上兜帽,因为这个角色在电影中隐藏了自己的身份。佐助的独特设计适合他的行为。火影忍者结尾的佐助手臂截肢者也被套装覆盖。

个性和配音演员

杉山纪明是日本媒体佐助的配音。在动画第一季开始时,杉山很难为佐助配音,因为他不太了解角色的性格。从佐助遇到哥哥宇智波鼬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熟悉这个角色了。杉山读了漫画,对佐助离开木叶时的发展特别感兴趣。他想重新配音动画中的几个场景,包括佐助离开村庄的那一刻。在讲述佐助和鼬过去故事的电影《宇智波幕后花絮》中,杉山说他在第二部(火影忍者疾风传)第6季的录制过程中感到非常激动,这是佐助得知弟弟角色真相的部分宇智波大屠杀当晚。杉山想了想”你真烦人”佐助的小樱总结了角色对小樱的感情,每次说这话都透露两人关系的变化,虽然是第一次说。离开木叶之前,他笑了笑。鸣人的日本声优竹内纯子说“下次见。感谢……谢谢”佐助寄给小樱表达对她的爱意。杉山表示,在系列结束时,佐助意识到自己伤害了小樱,向她道歉。在《火影忍者:火影忍者电影》的录制过程中,杉山期待看到佐助和弟子漩涡博人之间的羁绊。根据杉山的说法,佐助的性格在博人动漫系列中发生了变化,演员希望粉丝们看到角色与家人的互动。日本摇滚乐队Scenarioart在Pierrot的指导下演唱了弧线的片尾主题曲。这首歌展现了佐助和沙拉达之间的关系,尽管相隔遥远,但他们仍然关心对方。虽然歌词提到了佐助和莎拉达的分手,但还是表达了他们无论如何都会再见面的乐观态度。佐助的英文配音演员尤里·洛文塔尔表示很荣幸接受这个角色,因为他已经通过了很多演员的试镜,但他承认工作压力真的很大。尽管粉丝们批评了洛文塔尔录音的偏见和错误,但他还是喜欢为这个角色配音。他对佐助的最初印象是“一个认真、勤奋的人”,但在了解了角色的背景故事后,他的看法发生了变化。洛文塔尔说,佐助的一些台词,比如角色使用“杀”这个词的方式被改变了,因为 Viz Media 经常为西方观众审查系列中的对话。因此,他觉得日本原版更真实地呈现了这个角色。更改是因为 Viz Media 经常审查该系列对西方观众的对话。因此,他觉得日本原版更真实地呈现了这个角色。更改是因为 Viz Media 经常审查该系列对西方观众的对话。因此,他觉得日本原版更真实地呈现了这个角色。

功能和主题

佐助是一个安静的类型,他试图变得更强大,以便他可以杀死他的哥哥鼬,因为他背叛并屠杀了整个家族。他关心他的队友并多次救他们,但在第一部分后期他与他们断绝关系,相信这会让他变得更强大。当漩涡鸣人希望他与村子和解并将鸣人视为他唯一的朋友时,佐助被感动了。佐助在剧集结束时变得更加仁慈,但他仍然决定不回家,想要赎罪并追捕威胁木叶和平的敌人。 2010 年,洛文塔尔说佐助是他最早配音的黑暗角色之一,并补充说“他是英雄,但不是年轻的白帽英雄类型”。随着剧情朝着佐助成为故事的主要反派的方向发展,岸本将鸣人和佐助比作两极分化,因为他们的差异和互补性。大约在这个时候,作者被问到佐助是好是坏。他回答说佐助不属于任何类别,他称这个角色为“一个非常纯洁的人”。岸本说,虽然佐助的一些行为,比如遵循家族的理想,是好的,但他以自我为中心的本性往往会对他人造成伤害。自从漫画系列开始连载以来,岸本就计划以鸣人和佐助的战斗来结束系列,但他不确定他们是朋友还是敌人,有几位学者分析了这个角色。根据里克·斯潘杰斯的说法,佐助与鸣人的不同是悲剧性的,但主要人物接近世界的方式之间的对比对情节至关重要:“鸣人变得更强大,因为他得到了更多的亲人去爱。受到保护,而佐助则独自一人并越来越多地陷入复仇.”学者艾米·普拉姆注意到岸本将许多日本神话元素融入了火影忍者中,包括粉丝们习惯称之为内轮的宇智波氏族纹章,这有助于故事的多层次。佐助的能力有“吹走”九尾狐对鸣人的效果,就像用神话中的扇子驱邪一样。比阿特丽斯·佩尼亚认为佐助在剧中的仇恨是贯穿整个故事的战争主题的结果。木叶内战对宇智波一族的大屠杀,拉开了佐助和鸣人之间的联系。万华镜写轮眼,万华镜写轮眼。另一个提到的是大蛇丸在佐助和鼬之间的战斗中如何变成了山田大蛇。那场战斗中,鼬用须佐之男封印了大蛇丸,就像神话中一样。该系列的最终反派是受 Kaguya Hime 启发的 Otsutsuki Kaguya。与共享人类似,辉夜也提到了日本神话,佐助和鸣人都是她孩子羽衣和羽村的后裔。对应太阳神天照大和风暴神须佐之男。这两个角色之间的对比关系是漫画中的一个常见主题,因为它不仅通过鸣人和佐助进行了探索,而且还通过另外两个忍者柱间千手和宇智波斑进行了探索。

出现

在火影忍者

第一部分

佐助首次出现在火影忍者漫画的第 3 章中,作为一名年轻的忍者,与他的对手漩涡鸣人以及暗恋他的女孩春野樱一起被分配到第 7 队。训练这三人的人是旗木卡卡西。佐助虽然冷酷、难以接近、冷漠,但渐渐对鸣人和小樱产生了兴趣。在执行任务时,佐助唤醒了他的共享能力——他从宇智波一族继承的能够看穿幻象的能力,这使他能够以超人的速度学习难以察觉的动作。后来佐助被揭露是木叶曾经强大的宇智波氏族的唯一幸存者。七岁那年,他的哥哥鼬屠杀了整个家族,并认为自己不值得杀戮而饶了他一命。佐助试图找到强大的对手来让自己放心,他正在变得更强大。在忍者等级提升的考试中,7队遇到了大蛇丸。他是来自木叶的流放忍者,他在佐助的身上刻下了一个包含大蛇丸意识碎片的诅咒印记,以增加他的体力,但作为回报,他变得残忍和野蛮。卡卡西为了安抚佐助对力量的渴望,向佐助传授了雷系战斗忍术千鸟。在围攻木叶时,佐助被一个名叫我爱罗的战斗狂热的忍者击败,但他被鸣人所救。不久之后,鼬回到了村子,佐助试图杀死他,但没有成功,被折磨和殴打。心怀不满,他决定离开7队和木叶寻找力量。佐助认为如果受到大蛇丸的训练,自己会变得更强,于是就接受了成为忍者。鸣人追逐佐助,他们因为佐助拒绝返回村子而互相打架。佐助打赢了这场战斗,救了鸣人的命,然后出发前往大蛇丸的巢穴。

第二部分

经过两年半的修炼,佐助还没来得及拥有年轻的身体,就吸收了大蛇丸。在那次事件之后,佐助组建了鹤壁队寻找鼬。鼬和佐助交战,当战斗达到高潮时,鼬病死了。佐助随后遇到了鼬的上级托比,得知鼬是因为木叶的命令屠杀了整个宇智波家族,而鼬之所以放了佐助的性命,是因为他爱他,而不是出于蔑视。佐助与鹤壁重逢,将团名改名为塔卡,并宣布要灭掉整个木叶报仇。由于他哥哥的死,佐助的共享忍演变成一个芒果京共享忍,让他可以使用新的、更强大的忍术。在短暂同意为邪恶组织晓工作后,佐助成了一名罪犯。他暗杀了宇智波大屠杀的策划者志村团藏,当时木叶的临时火影。佐助与昔日的7队队友对峙,鸣人向佐助发起生死挑战,一段时间后,忍界大战爆发。佐助最初计划与鸣人战斗,但在遇到鼬和复活的第一代火影后,决定保护木叶。他与第七小队重聚,与晓背后的策划者控制的十尾战斗。佐助从诞生忍者世界的六道圣人羽衣大筒衣的精神中继承了传说中的轮回忍术。第 7 小队成功地战斗并封印了名为 Otsutsuki Kaguya(羽衣的母亲)和十尾创造者的古老生物。佐助随后与鸣人决斗以决定木叶的未来。失去左臂的佐助投降并与鸣人和解。佐助用林尼根打破了晓对人类的幻想。当时的第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赦免了佐助的罪行。从那时起,他决定周游世界以赎罪。临行前,佐助感激地向小樱和鸣人道别。在漫画的结尾,在短暂地回到村子后,佐助被揭露与小樱结婚,并且他们有一个女儿叫莎拉达。短暂回到村子后,佐助被曝与小樱结婚,并有一个女儿,名叫莎拉达。短暂回到村子后,佐助被曝与小樱结婚,并有一个女儿,名叫莎拉达。

在系列博鲁托

在衍生漫画《火影忍者外传:七田目火影到花月明郎》和动漫《博人传-火影来世》(2017)中,佐助在更田出生后数次离开木叶,执行调查威胁秘密的任务。辉夜。他周游世界,进入神乐的时空寻找线索,同时秘密支持其他村庄。在《火影外传》中,他与鸣人联手对抗大蛇丸的前测试对象申,后者取了宇智波的姓氏,密谋为鼬报仇,并密谋复活晓以破坏和平。击败申和他的克隆孩子后,佐助首先遇到了他的女儿,然后继续他的追求。宫本美玲写了一本小说,讲述佐助取代猿飞木叶丸成为博人、更田和美月队的教练。被辉夜的亲戚大筒木桃敷和大筒木锦敷,他们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寻求尾兽查克拉之力。佐助遇到了鸣人的儿子博人,并在他从父亲那里学会了如何使用rasengan后成为了他的老师。中忍考试期间,大槻一族的成员绑架了鸣人,博人与佐助和另一个村影一起前往桃敷的星球营救鸣人。佐助随后帮助鸣人和博人打败了桃敷,后者吸收了锦色以增强自己的力量。打败桃敷之后,佐助意识到敌人已经在博人身上封印了。动画中佐助陪我爱罗寻找大筒月浦敷。在漫画中,佐助得知大月一族与地下组织卡拉有关联。佐助和鸣人面对他们,注意到他可能会因为他们压倒性的力量而战死。

在其他作品中

佐助出现在为该系列制作的前 4 个 OVA 中。在第一部OVA中,他帮助鸣人和木滨丸找到了四叶草;在第二个OVA中,他加入了鸣人的团队执行任务;在第三个OVA中他参加了比赛;在第四个 OVA 中,他与 Team 7 合作。 Naruto: Shippuden 有一个 OVA 显示了鸣人和佐助之间的战斗。佐助也出现在前两部火影忍者电影中;在动漫《火影忍者:雪国之战》(2004)中,他是一位公主的守护者;在火影忍者:凝胶石传说(2005)中,他只在闪回中短暂出现。佐助出场的第一部II电影是火影忍者疾风传:秘密任务(2008)。第二部分的第六部电影是火影忍者之路(2012),描绘了一个超凡脱俗的调情佐助。在火影忍者:最终之战(2014),成年佐助短暂返回木叶保护木叶免受陨石攻击。佐助经常出现在火影轻小说中,是火影忍者神雷传:大神奈久漫画中的主角。嗨(2012)反映了他自鼬死后的想法以及他决定摧毁木叶的道路。在《樱飞传》(2015)中,长大后的佐助在一段救赎之旅中仍回到村子里,因为他担心小樱的安危。在Akatsuki Hiden (2015) 中,佐助遇到了两个给他讲述Akatsuki 故事的孩子,他们讨论了Itachi 的成就。他在佐助新田(2015)中扮演主角;在这个系列中,他同意在塔卡的团队和村里名叫赛的忍者的帮助下,帮助木叶调查一系列失踪事件。佐助也是漫画平贤治的衍生作品宇智波佐助的写轮眼书的主角。 Esaka Jun 写了小说 Sasuke Retsuden: Uchiha no Matsei to Tenkyū no Hoshikuzu 关于佐助和 Sakura 作为成年人的生活。和火影忍者:火影忍者系列。佐助的诅咒封印可以在某些游戏中解锁和激活。由于他缺席了《火影忍者疾风传》的早期剧集,佐助在《火影忍者大战》之前都没有出现在任何基于《火影忍者疾风传》的游戏中! EX 2 和 Narutimate Accel 2 (2007) 发布。佐助也出现在跨界游戏中,包括Jump Super Stars(2005)、Battle Stadium DON(2006)、Jump Ultimate Stars(2006)、J-Stars Victory VS(2014)、和 Jump Force (2019)。

文化影响

人气

在 Weekly Shōnen Jump 为该系列创建的民意调查中,佐助一直名列火影忍者漫画的前 5 名角色。最初,这个角色在第 3 和第 4 位之间交替,并且已经完成了两次第一。日本网站 Charapedia 上的另一项民意调查将佐助和鸣人的对抗列为动漫中最令人难忘的。同样,佐助在Anime Anime的动漫和漫画最佳对手名单中排名第二。在2015年纽约动漫展上,主持人克里斯托弗·布彻和编辑大月乔评论说佐助成为了该系列中最受欢迎的角色,大月将佐助命名为他最喜欢的角色。屠夫想知道读者是否会认为佐助是一个值得信赖的角色,因为他在系列结束时像火影忍者一样乐观地看待生活。据大月​​说,粉丝们常常觉得佐助的性格和忍术比鸣人更“酷”。动漫新闻网的雅各布·霍普将佐助和鸣人列为动漫中“最凶猛的敌人”之一。在 Tokyo Otaku Mode 的一项民意调查中,佐助在女性想要约会的角色中排名第 6。 IGN 也将他列为动漫中十大敌人之一。动漫投票!日本动画片!将鸣人和佐助列为已成为盟友的最佳对手组合之一。在2021年的投票中,佐助在博人漫画最喜欢的角色——出生后的鸣人中排名第5。当角色面对火影忍者时,松山还制作了他自己的佐助草图,将其带入游戏。松山后来反映,动画的第 133 集是他最喜欢的剧集之一,不仅因为鸣人和佐助之间的动作场面,还因为屏幕上显示的情感价值。

后续产品

Sasuke 商品包括钥匙扣和机芯模型。博人新电影上映时,观众也有机会收到一位有着佐助和莎拉达形象的粉丝。为了宣传电子游戏《火影忍者疾风传 究极忍者风暴4》,卢森堡公司Tsume开发了两个1/6比例的火影和佐助最终决战雕像。日本万代发布了佐助表演千鸟术的动人模型。 2017 年 5 月,万代发布了代表雷神雷神的佐助的缩影。皮埃罗工作室发布了伴随这个角色模型的艺术作品。万代还制作了出现在火影忍者和博人系列结局中的成人佐助的限量版微缩模型。艾因的记者t It Cool News 和 Crunchyroll 的 Scott Green 对这款模型印象深刻。

参考

外部链接

维基共享资源中与宇智波佐助相关的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