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术

Article

January 18, 2022

占星术是一种伪科学的占卜系统,通过研究天体的相对运动和位置来预测人类事务和地球事件。占星术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2 千年,它源自用于预测季节和天体周期变化的日历系统,作为与众神交流的标志。许多关注天文事件的文化,如印度教徒、中国人和玛雅人,已经开发出复杂的系统,通过观察天体来预测地球事件。西方占星术是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占星术系统之一。它大概起源于公元前二千年的美索不达米亚,然后传播到古希腊、古罗马、阿拉伯世界,最后是中欧和西欧。当时的西方占星术经常使用星座系统(类似于东方星座的系统)来解释一个人的性格方面并根据其他天体的位置来预测未来的生活事件。大多数专业占星师都依赖类似的预测系统。纵观历史,占星术一直被视为一种学术和流行的学术传统系统。通常与天文学、炼金术、气象学和医学密切相关。它存在于政界,并在各种文学作品中被提及,从但丁·阿利吉耶里和杰弗里·乔叟到威廉·莎士比亚、洛佩·德·维加和卡尔德龙·德拉巴卡等作家。19世纪末,随着科学方法的广泛接受,研究人员完全不再从理论上、实验上接受占星术,并证明它没有价值、科学或说服力。结果,占星术失去了它在学术和理论中的地位,大众对它的信仰也大大减弱,直到 1960 年代重新兴起。

词源

英语中的占星术是占星术,源自拉丁词astrologia,更深入地源自希腊词ἀστρολογία - 这是单词ἄστρον(astron,意思是“明星”)和-λογία(-logia,意思是“研究”)的复合词. 占星术随后将其含义更改为“星星占卜”,这在科学术语中称为天文学。

历史

有许多文化非常重视天文事件。自古以来,印度人、中国人和玛雅人已经开发出复杂的系统,通过观察天体来预测地球事件。在西方,占星术通常包括一个星座系统,该系统解释一个人的个性,并根据他们出生时的太阳、月亮和其他天体的位置来预测他们的未来生活。大多数专业占星师都依赖这样的系统。占星术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2 千年,在美索不达米亚,起源于用于预测季节变化的日历系统,并将天体周期解释为与众神交流的迹象。Vedāṅga Jyotiṣa 是已知最古老的印度教天文学和占星术 (Jyotisha) 文本之一。根据基于语言和天文证据的多位学者的说法,该文本可追溯到公元前 1400 年至公元前最后几年。中国占星术从周朝(公元前 1046-256 年)开始系统化。公元前 332 年以后的希腊占星术与埃及的亚历山大十二宫占星术混合,形成了星座占星术。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亚洲促进了占星术向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传播。在罗马,占星术与“迦勒底智慧”有关。 7世纪征服亚历山大之后,穆斯林学者开始使用占星术,希腊化文本被翻译成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在 12 世纪,阿拉伯文本进入欧洲并被翻译成拉丁文。第谷·布拉赫、约翰内斯·开普勒和伽利略等伟大的天文学家都是皇家占星家。在但丁·阿利吉耶里和杰弗里·乔叟等诗人以及克里斯托弗·马洛和威廉·莎士比亚等剧作家的文学作品中也提到了占星术。在占星学的大部分历史中,它一直被视为一种学术传统系统。它在政治和学术背景下被接受,并与其他研究相关,如天文学、炼金术、气象学和医学。在 17 世纪末,天文学和物理学中的新科学概念(如日心说和牛顿力学)对占星术提出了质疑。结果,占星术在学术和理论中失去了地位,对占星术的普遍信仰也在很大程度上下降。

古代世界

占星术,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说,就是寻找天空的意义。人类有意识地通过参考天文周期,从骨头和洞穴墙壁来测量、记录和预测季节变化的古代证据表明,最早记录的月球周期可以追溯到大约 25,000 年前。这是记录月球对潮汐和河流影响以及创建通用日历的第一步。农民通过提高对出现在不同季节的星座的了解来满足农业需求——并利用观察特定恒星群的升起来预测年度洪水和活动、季节性运动。到公元前 3 世纪,文明对天体周期有了复杂的认识,并且有可能在与太阳升起的星星相一致的地方建造寺庙。零散的证据表明,已知最古老的占星术来源是古代世界产生的文本的副本。据信,阿米萨杜卡的金星碑是在公元前 1700 年左右在巴比伦起草的。有一个卷轴记录了事件占星术的古代使用,很可能来自拉加什的苏美尔 (ensi) 统治者古地亚 (公元前 2144 - 2124 年) 的统治。该卷轴描述了众神如何在梦中向古地亚启示哪些星座最适合按照惯例建造寺庙。然而,这些究竟是当时的记载,还是只是古代统治者的后人故事,至今仍存在争议。因此,使用占星术作为一般知识系统的最古老的无可争辩的证据被认为来自美索不达米亚第一王朝(公元前 1950-1651 年)的记录。这种占星术与希腊化(西方)希腊化占星术有一些相似之处。巴比伦人视天象为预兆而不是自然现象。中国的占星系统建立于周朝(公元前 1046-256 年),并在汉朝(公元前 2 世纪-公元 2 世纪)蓬勃发展。里面汇集了阴阳哲学、五行理论、天地、儒家思想——都汇集在一起​​使中医、占卜、占星术和炼金术的哲学原理合法化。

古代争议

希腊哲学怀疑论者批评占星术的合理性。西塞罗、卡尔内德斯和法沃里努斯等学术怀疑论者对占星术的批评;和Pyrrhoganists,如Sextus Empiricus,至今仍保存完好。 Carneades 认为,对命运的信仰否定了自由意志和道德;不同时代出生的人都可能死于同一次事故或战斗;与受星星的影响不同,部落和文化不同。西塞罗争论双胞胎,即出生日期相近,结果可能因人而异。这种观点后来由圣奥古斯丁提出。西塞罗认为,由于其他行星比月球离地球更远,因此与月球相比,它们的影响可能很小。他还认为,如果占星术解释了人类命运的一切,那么由于医学的影响或天气对人类的影响,忽视遗传和养育方式、健康变化等的可见影响是错误的。认为恒星和行星会以影响人体的方式影响人体的想法是荒谬的。潮汐,而天空中的微小运动会导致人类命运的巨大变化同样荒谬。 Empiricus 认为将人类的事物与有关黄道带的神话联系起来是荒谬的。他还写了一整本书,Pros astrologous,撰写反对占星术的论据。

希腊化埃及

公元前525年,埃及被波斯人征服。公元前1世纪埃及黄道带Dendera与美索不达米亚占星术有相似之处,当时天秤座和天蝎座都有黄道十二宫。埃及进入希腊化时期,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公元前332年占领。征服之后,亚历山大建立了亚历山大城,在那里巴比伦的占星术与埃及的德肯占星术相融合,形成了占星术。它包括巴比伦占星术与星座系统、黄道十二宫和日食的重要性。星座占星术使用埃及的概念将黄道带划分为 36 个十度,每个度为 10°。此外,它还利用了希腊的行星神系统、黄道带的统治者和四种元素。公元前 2 世纪的文本预测了在某些 decans 上升时行星在黄道带中的位置,尤其是 Sothis。占星家和天文学家托勒密住在亚历山大,他是四书的作者。这项工作是西方占星术的基础。

希腊和罗马

亚历山大大帝对亚洲的征服使希腊人接触到了来自叙利亚、巴比伦、波斯和中亚的思想。公元前 280 年左右,一位来自巴比伦的神父贝罗索斯移居希腊科斯岛,教授占星术和巴比伦文化。在公元前1世纪,占星术有两种,一种是用占星术来描述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占星术;第二种是theurgy,它强调灵魂飞向星星。希腊的影响在占星学理论传播到罗马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罗马最早记载的占星术肯定来自一位名叫卡托的演说家。公元前 160 年,他警告农场监督员不要咨询被描述为巴比伦“观星者”的迦勒底人。在希腊人和罗马人的眼中,巴比伦的名字(也称为迦勒底)与占星术联系在一起,以至于“迦勒底智慧”成为行星占卜的同义词。以及为什么。 2 世纪的罗马诗人和讽刺作家尤文纳利斯抱怨迦勒底人的广泛影响,他说:“迦勒底人仍然是最受信任的人;占星家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让他们(即女性)相信来自哈蒙(即木星)的来源。 “最早将爱马仕占星术带到罗马的占星家之一是色拉西勒斯。他是提比略皇帝的占星师,是第一位拥有皇家占星师的皇帝。即便如此,提比略的前任奥古斯都还是利用占星术使他的帝国权利合法化。巴比伦的名字(也称为迦勒底)与占星术联系在一起,以至于“迦勒底智慧”成为使用行星和恒星占卜的同义词。 2 世纪的罗马诗人和讽刺作家尤文纳利斯抱怨迦勒底人的广泛影响,他说:“迦勒底人仍然是最受信任的人;占星家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让他们(即女性)相信来自哈蒙(即木星)的来源。 “最早将爱马仕占星术带到罗马的占星家之一是色拉西勒斯。他是提比略皇帝的占星师,是第一位拥有皇家占星师的皇帝。即便如此,提比略的前任奥古斯都还是利用占星术使他的帝国权利合法化。巴比伦的名字(也称为迦勒底)与占星术联系在一起,以至于“迦勒底智慧”成为使用行星和恒星占卜的同义词。 2 世纪的罗马诗人和讽刺作家尤文纳利斯抱怨迦勒底人的广泛影响,他说:“迦勒底人仍然是最受信任的人;占星家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让他们(即女性)相信来自哈蒙(即木星)的来源。 “最早将爱马仕占星术带到罗马的占星家之一是色拉西勒斯。他是提比略皇帝的占星师,是第一位拥有皇家占星师的皇帝。即便如此,提比略的前任奥古斯都还是利用占星术使他的帝国权利合法化。与使用行星和恒星占卜的同义词。 2 世纪的罗马诗人和讽刺作家尤维纳利斯抱怨迦勒底人的广泛影响,他说:“迦勒底人仍然是最受信任的人;占星家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让他们[即女性]相信来自哈蒙 [即木星]的来源。 “最早将爱马仕占星术带到罗马的占星家之一是色拉西勒斯。他是提比略皇帝的占星师,是第一位拥有皇家占星师的皇帝。即便如此,提比略的前任奥古斯都还是利用占星术使他的帝国权利合法化。与使用行星和恒星占卜的同义词。 2 世纪的罗马诗人和讽刺作家尤维纳利斯抱怨迦勒底人的广泛影响,他说:“迦勒底人仍然是最受信任的人;占星家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会让他们[即女性]相信来自哈蒙 [即木星]的来源。 “最早将爱马仕占星术带到罗马的占星家之一是色拉西勒斯。他是提比略皇帝的占星师,是第一位拥有皇家占星师的皇帝。即便如此,提比略的前任奥古斯都还是利用占星术使他的帝国权利合法化。占星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让他们(即女性)相信它来自哈蒙(即木星)的源头。”最早将爱马仕占星术带到罗马的占星家之一是色拉西勒斯(Thrasyllus)。他是皇帝的占星家提比略是第一位拥有皇家占星师的皇帝,尽管提比略的前任奥古斯都使用占星术使他的帝国权利合法化。占星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让他们(即女性)相信它来自哈蒙(即木星)的源头。”最早将爱马仕占星术带到罗马的占星家之一是色拉西勒斯(Thrasyllus)。他是皇帝的占星家提比略是第一位拥有皇家占星师的皇帝,尽管提比略的前任奥古斯都使用占星术使他的帝国权利合法化。

中世纪世界

印度教

印度古典占星学所依据的主要文本是中世纪早期的选集,尤其是 Brihat Parashara Hora Shastra 和 Kalyanavarman 国王的 Saravali。Hora Shastra 是一部包含 71 章的选集,第一部分(第 1-51 章)的历史可追溯至 7 世纪至 8 世纪早期,第二部分(第 52-71 章)的历史可追溯至 7 世纪末至 8 世纪初期。8 世纪. 同样,萨拉瓦利也可以追溯到 8 世纪左右。

伊斯兰

公元7世纪亚历山大城沦陷于阿拉伯人之手,8世纪建立阿巴斯家族后,穆斯林学者开始研究占星术。阿拔斯王朝的第二任哈里发阿尔曼苏尔 (754–775) 建立了巴格达市作为学习中心。该市建立了名为“智慧之家”Bayt al-Hikma 的图书馆翻译中心,一直由阿尔曼苏尔的继任者维护,是阿拉伯语翻译的主要推动力。早期的翻译者包括帮助确定巴格达建国日期的 Mashallah 和 Sahl ibn Bishr(也称为 Zael),他们的文本对占星家有直接影响。后来的欧洲人,如 Guido Bonatti(13 世纪),和威廉·莉莉(17 世纪)。来自阿拉伯语文本的知识开始通过 12 世纪的拉丁语翻译进入欧洲。

欧洲

欧洲出版的第一本占星学书籍是 Liber Planetis et Mundi Climatibus(“世界行星和地区之书”),该书出版于 1010 年至 1027 年,其作者可能是教皇西尔维斯特二世。 1138 年,托勒密的书《Tetrabiblos》(公元 2 世纪)被柏拉图·提伯提努斯 (Plato Tiburtinus) 翻译成拉丁文。诺瓦拉的 13 世纪数学家坎帕努斯发明了占星系统,该系统将主垂直线划分为“房屋”,每个房屋的弧长为 30°,不过这个系统以前曾被东方使用过。 13世纪的天文学家圭多·博纳蒂(Guido Bonatti)写了一本名为《自由天文学》(Liber Astronomicus)的教科书,其抄本属于15世纪末英格兰国王亨利七世。意大利诗人但丁·阿利吉耶里 (Dante Alighieri) 提到了有关占星术行星的“无数细节”。然而,他确实使传统占星术适应了他的基督教观点。例如,在他关于基督教国家改革的预言中使用占星术思维。

中世纪的争议

7世纪,伊斯帕利斯的伊西多鲁斯(Isidorus of Hispalis)在其词源学中认为天文学描述的是天体的运动,而占星学有两部分:一是描述太阳、月亮等天体运动的科学。剩下的就是做出预测,这在神学上是错误的。相比之下,约翰高尔(14 世纪)定义基本占星术仅限于做出预测。对星星影响的研究属于自然占星学的分支,例如预测星星对潮汐和植物生长的影响,以及预测占星术对人类可能产生的影响。然而,怀疑论者 Nicole Oresme(10 世纪)在他的 Livre de divinacions 中将天文学列为占星术的一部分。尽管 Oresme 认为当代预测瘟疫、战争和天气等事件的方法是不合适的,但此类预测仍然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领域。然而,他抨击利用占星术选择行动时间(所谓的审问和选举)是完全错误的,不接受人类基于星辰的行动决定,因为它禁锢了人的自由意志。 .同样,在他的著作 Contre les Devineurs (1411) 中,修士 Laurens Pignon (c. 1368–1449) 反驳了所有形式的占卜和决定论,包括星占卜。这与阿拉伯天文学家阿布·马沙尔的传统观点形成鲜明对比,他的著作《天文学导论》和德·马格尼斯·康尼尤布斯认为,个人和更广泛的历史行动都是确定的。15 世纪末,乔瓦尼·皮科·德拉·米兰多拉 (Giovanni Pico della Mirandola) 撰写了《反对的争论》(Disputationes contra)。强烈攻击占星术的占星家,认为天堂不是导致或预言发生在冥界的事件的地方。他的同时代人 Pietro Pomponazzi 是一位“理性主义者和批判性思想家”,他相信占星术并批评 Pico 的攻击。他的作品 Introductorium in Astronomiam 和 De Magnis Coniunctionibus 认为个人行为和历史都是由原因决定的。15 世纪后期,Giovanni Pico della Mirandola 写了 Disputationes contra Astrologos。强烈攻击占星术,认为天堂不是导致的地方,也不预示,尘世的事件。他的同时代人 Pietro Pomponazzi 是一位“理性主义者和批判性思想家”,他相信占星术并批评 Pico 的攻击。他的作品 Introductorium in Astronomiam 和 De Magnis Coniunctionibus 认为个人行为和历史都是由原因决定的。15 世纪后期,Giovanni Pico della Mirandola 写了 Disputationes contra Astrologos。强烈攻击占星术,认为天堂不是导致的地方,也不预示,尘世的事件。他的同时代人 Pietro Pomponazzi 是一位“理性主义者和批判性思想家”,他相信占星术并批评 Pico 的攻击。他的同时代人 Pietro Pomponazzi 是一位“理性主义者和批判性思想家”,他相信占星术并批评 Pico 的攻击。他的同时代人 Pietro Pomponazzi 是一位“理性主义者和批判性思想家”,他相信占星术并批评 Pico 的攻击。

文艺复兴时期和现代时期

文艺复兴时期的学者经常从事占星术。杰罗拉莫·卡尔达诺为英格兰国王爱德华六世制作了占星术,约翰·迪是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服务的皇家占星家。凯瑟琳·德·美第奇斯 (Catherine de Médicis) 在诺查丹玛斯 (Nostradamus) 上花钱,以验证占星家 Lucus Gauricus 关于她丈夫法国国王亨利二世 (Henri II) 死亡的预测。从事皇家占星术的主要天文学家包括丹麦王室的第谷·布拉赫、哈布斯堡王朝的约翰内斯·开普勒、美第奇家族的伽利略·伽利莱,以及因被视为异端而于 1600 年在罗马被烧死的乔尔丹诺·布鲁诺。占星术和天文学之间的区别并不完全清楚。天文学的进步通常是由提高占星术准确性的愿望推动的。带有复杂占星术计算的天文历法,以及解释天文事件和选择播种时间的历书,在伊丽莎白时代的英格兰非常流行。 1597 年,英国数学家和医生 Thomas Hood 创造了一个纸盒,使用旋转涂层帮助学生弄清楚星星或固定星座、黄道十二宫的天顶(中天)和占星术中的 12 个“房子”之间的关系。胡德的仪器还说明了黄道十二宫、行星以及被认为由行星和黄道十二宫主宰的人体部位之间的假设关系。英国数学家和医生托马斯·胡德 (Thomas Hood) 创造了一套纸质工具包,使用旋转叠加层帮助学生找出星星或固定的中天星座、黄道带和占星术中的 12 个“宫位”之间的关系。胡德的仪器还说明了黄道十二宫、行星以及被认为由行星和黄道十二宫主宰的人体部位之间的假设关系。英国数学家和医生托马斯·胡德 (Thomas Hood) 创造了一套纸质工具包,使用旋转叠加层帮助学生找出星星或固定的中天星座、黄道带和占星术中的 12 个“宫位”之间的关系。胡德的仪器还说明了黄道十二宫、行星以及被认为由行星和黄道十二宫主宰的人体部位之间的假设关系。以及被认为受行星和星座统治的人体部分。以及被认为受行星和星座统治的人体部分。

启蒙时代及以后

启蒙时期,知识分子不再认同占星术,只留下一大批信奉廉价历书的追随者。英国年鉴学家理查德桑德斯通过印刷题为《占星学无效性话语》的嘲讽来回应时代精神,而在法国,皮埃尔·贝勒的词典(1697 年)则认为占星术是儿戏。爱尔兰-英国讽刺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嘲笑约翰·帕特里奇,辉格理论的政治占星家。占星学显示出流行的迹象可以追溯到 19 世纪,作为万物有灵论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及后来的新时代哲学运动。大众媒体,例如占星术,也对占星术的复兴产生了影响。 20世纪初,精神病学家卡尔荣格发展了许多与占星术相关的概念,从而导致了心理占星术的发展。

原则与实践

支持者将占星术定义为一种象征语言、一种艺术形式、一门科学和一种占卜方法。尽管跨文化的大多数占星术系统都有一个共同的、相互关联的、古老的哲学背景,但也有许多系统使用的方法与西方不同。其中包括印度占星术(也称为“印度占星术”,现代称为“吠陀占星术”)和中国占星术,两者都影响了世界文化史。

西部

西方占星术是一种占卜形式,其基础是为某个特定时刻(例如一个人的出生日期)构建一个星座。它使用热带黄道带,与春分对齐。西方占星术是基于太阳、月亮和行星等天体的相对运动和位置,这些天体被分类。通过它们的运动通过黄道星座(12 个空间黄道带的划分)及其方面(基于几何角度)彼此相关。它们也可以通过它们在“房屋”(天空的 12 个空间划分)中的位置来考虑。大众媒体中的现代占星术通常被简化为太阳星座占星术,它只考虑一个人出生日期的太阳星座。此方法仅使用黄道图的 1/12。星座图直观地表示所选事件的时间和地点的关联集。这些联系位于七个“行星”之间,象征着战争和爱情等倾向;十二生肖;和12个“房子”。每个行星在选定的时间都在一个特定的星座和一个特定的宫位。当从选定的地方观察这颗行星时,会产生两种类型的关系。第三种是每颗行星与所有其他行星的相位,例如 2 颗行星相距 120°(“三角形”)的关系会很和谐,但 2 颗行星相距 90°(“直角”)彼此有着不相容的关系。随着塔罗牌的阅读,占星术是西方神秘学的核心研究之一。因此,它不仅影响了西方神秘主义者和赫尔墨斯主义者的魔法信仰体系,而且还影响了借用或影响该主题的 Wicca 等信仰体系。

印度教

最早的吠陀文献,关于吠檀迦乔提沙天文学。后来吠陀思想在占星术中也被提及。印度本命占星术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3 世纪的希腊化占星术。然而,在整合 nakshatra 的概念(相当于十二个八星座)方面,印度教占星术仍然存在差异。星座的名称(例如,希腊占星术中的白羊座是“Krios”,印度占星术中的它是“Kriya”)、行星(例如希腊占星术中的太阳是“Helios”,然后是印度占星术中的“Heli”)和占星术术语(例如,希腊占星术中的“apoklima”和“sunaphe”分别是赤纬和合相,印度占星术中的“apoklima”和“sunapha”分别是“apoklima”和“sunapha”) 在天文学家 Varahamihira 的着作中被视为印度占星术中希腊起源的令人信服的证据。印度占星术还加入了巴比伦占星术。

中国、东亚和东南亚

中国占星术与中国哲学(天、地、人三才论)密切相关,使用阴阳五行、天地气、时神(即守时、用于宗教目的的时间计算方法)。早期中国占星术主要用于政治目的,观察异常现象,识别凶兆,为重大事件和决策选择吉日。中国明星不使用西亚和欧洲黄道带的星座系统;取而代之的是天空分为三部(三垣)和第十二(十二次)的第十二和八十(二十八宿)。据说12生肖代表了12种不同的性格。它以农历年月为周期,每天每两小时一表(神时间)。传统上,12 种动物的循环从鼠开始,然后通过其他 11 种动物继续:牛、丹、兔、瘦、蛇、马、梅、比、公鸡、大牛、猪。基于一个人的出生日期、出生季节和出生时间的复杂运运和命运预测系统,例如死平(子平)和星座(简体中文:紫微斗数;繁体中文:紫微斗数)是直到今天,在中国占星术中仍然经常使用。这个系统不依赖于直接观察星星。韩国的十二生肖与中国的星座相似,除了第八个动物是绵羊(阳)而不是山羊(yeomso),虽然从中国借来的阳可以指山羊科的任何物种。越南的12种动物与中国的相似,只是第二种动物是水牛而不是牛,第四种动物是猫而不是兔子。日本十二生肖是羊(hitsuji)而不是山羊(yagi),野猪(inoshishi,i)而不是猪(buta)。

神学观点

远古时代

圣奥古斯丁(354-430)相信占星学的决定论与基督教的自由意志和人类责任的教义相矛盾,上帝不是邪恶的根源。此外,他还提出了他的哲学反对意见的基础,称占星术无法解释双胞胎的行为方式不同,即使他们是同时受孕、几乎同时出生的。

中世纪

穆斯林天文学家如法拉比 (Alpharabius)、伊本·海瑟姆 (Alhazen) 和阿维森纳 (Avicenna) 等以神学为基础,争论了几种中世纪的占星术实践。他们说占星术的方法与穆斯林学者的正统观点相矛盾,他们认为可以知道和预测安拉的意志。例如,阿维森纳 (Avicenna) 的 Risāla fī ibṭāl aḥkām al-nojūm 反对占星术的实践,但赞成行星可以充当神圣因果关系的原则。阿维森纳认为行星的运动决定了地球上的生命,但他反对精确确定恒星影响的可行性。基本上,阿维森纳并不否认占星学的核心教条,但否认人类知道它的可能性,以至于它可以根据决定论做出准确的预测。

科学分析与批评

科学界拒绝占星学,因为它无法解释宇宙的本质。占星术也被认为是伪科学。进行了占星术的科学测试,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支持占星术传统中概述的任何前提或声称的影响。恒星和行星的位置和运动可以影响地球上的人和事件的每一个提议的行动机制,都与一个基本的和已知的方面相矛盾。关于生物学和物理学。确认偏见是一种认知偏见,一种心理因素有助于相信占星术。占星家倾向于选择性地记住那些成真的预测,而不是那些结果是错误的。另一种形式的确认偏差起着同样重要的作用,因为信徒常常无法区分显示出非凡能力的信息和那些没有表现出非凡能力的信息。因此,正在研究与占星术信仰相关的两种不同形式的确认偏差。

界限的划分

根据科学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提出的反驳标准,占星术是伪科学。波普尔认为占星术是“伪经验的”,因为“它需要观察和实验”,“但它没有达到科学标准”。与科学相反,占星学不提供实验反驳,哲学家托马斯·库恩与波普尔相反,认为占星术不是因为没有反驳,而是伪科学,而是占星术的过程和概念是非经验的。库恩认为,虽然从历史上看,占星家显然无法做出预测,但这本身并不意味着占星术不科学。也不是占星家试图通过声称创建星座系统很困难来为失败辩护。在库恩看来,占星术不是一门科学,因为它更类似于中世纪的医学。占星家对一个看似必要的领域遵循了一系列规则和指示,他们仍然知道该领域存在某些缺陷,但他们不研究,因为该领域无法研究,因此“他们没有要解决的难题,因此没有科学可以解决实践。”天文学家可以纠正错误,但占星家不能。占星家可以为失败辩护,但不能以更有意义的方式纠正占星学假设。所以,对于库恩来说,即使星星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人生轨迹,也不是科学。哲学家保罗·萨加德断言,在找到另一种更合适的解释之前,不能将占星术视为违反直觉(即与经验证据相矛盾)。在行为预测的情况下,心理学是另一种选择。对于 Thagard 来说,区分科学与伪科学的另一个标准是科学领域必须是进步的,研究界应该将当前的理论与其他可能的理论进行比较,而不是“挑剔可验证的和未经验证的”。在这里,进步的定义是解释新现象和解决现有问题,但占星术在近 2,000 年的时间里并没有因为变化很小而取得进步。根据萨加德的说法,占星师的行为就像从事普通科学一样,他们认为占星学虽然有“许多未解决的问题”,但有着良好的基础,并面临更好的替代理论(心理学)。出于这些原因,萨加德认为占星术是一门伪科学。对于哲学家爱德华·W·詹姆斯来说,占星术之所以不合理,不是因为它存在众多机制问题和通过实验可逆的可能性,而是因为它陷入了谬误和推理不力(根据占星学文献的分析)。但因为它容易出现谬误和推理不力(根据占星学文献的分析)。但因为它容易出现谬误和推理不力(根据占星学文献的分析)。

效率

占星术尚未在对照研究中证明其有效性,也没有科学价值。当占星术在实验环境下做出可能违反直觉的预测时,他们被证明是错误的。有一个著名的实验,涉及 28 位占星师,他们被要求将 100 多个生日图表与根据加州心理测试问卷创建的心理档案进行比较。本研究中使用的双盲实验规则是由美国国家地球宇宙研究委员会 (NCGR) 提出的一组物理学家和占星家同意的。这些人为实验者提供建议,帮助确保测试的公平性,并协助中央计划本命盘测试。他们还从 28 位占星家中挑选了 26 位进行测试(后来又有 2 位自愿参加)。 1985 年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研究发现,基于出生图的预测并不比运气好,而且该测试“完全推翻了占星学假设。”1955 年,占星家和心理学家米歇尔·高奎林声称,虽然他没有发现黄道带和占星术中的行星相位是真实的,他确实发现了一些行星的日期位置与职业成功之间的明显关联,占星术通常将其与该行星联系起来。高奎林最著名的发现是基于火星在成功运动员出生图中的位置,它被称为火星效应。七位法国科学家进行了一项研究来重现高奎林的发现,但没有找到统计证据。他们将这种影响归因于 Gauquelin 在信息选择方面的偏见,声称 Gauquelin 试图说服他们在他们的研究中添加或删除姓名。Geoffrey Dean 认为这种影响可能是由于他们父母的出生日期自我报告的结果,而不是任何高奎林研究中的问题。有可能父母改变了出生时间以匹配更相关职业的星盘。这个样本是在人们普遍相信占星术的时候收集的。 Gauquelin 未能在当前人口中发现火星效应,那里的出生日期记录是医生和护士。不符合占星术惯例的出生人数也在减少,进一步支持父母选择了适合他们信仰的日期和时间的论点。

查看更多

占星术和科学巴纳姆效应

参考

阅读更多

巴顿,塔姆森 (1994)。古代占星术。劳特利奇。 ISBN 0-415-11029-7。坎皮恩,尼古拉斯 (1982)。占星学历史导论。 ISCWA。霍尔顿,詹姆斯·赫歇尔 (2006)。占星学史(第二版)。阿法。 ISBN 0-86690-463-8。凯,理查德 (1994)。但丁的基督教占星术。中世纪系列。宾夕法尼亚大学出版社。 Long, AA (2005)。 “6:占星术:赞成和反对的论据”。在巴恩斯,乔纳森; Brunschwig, J.(编辑)。科学与投机。剑桥大学出版社。 NS。 165–191.CS1 经理:多个姓名:编辑列表(链接)Parker、Derek;帕克,朱莉娅 (1983)。占星学的历史。德语。 ISBN 978-0-233-97576-4.CS1 经理:多个姓名:作者列表(链接)罗宾斯,弗兰克 E. 编辑(1940)。托勒密 Tetrabiblos。哈佛大学出版社(勒布古典图书馆)。ISBN 0-674-99479-5。测试员,SJ (1999)。西方占星学史。博伊德尔和布鲁尔。 Veenstra, JR (1997)。勃艮第和法国宫廷的魔法与占卜:Laurens Pignon 的“Contre les Devineurs”(1411)的文本和背景。布里尔。 ISBN 978-90-04-10925-4。韦德尔,西奥多·奥托 (1920)。中世纪对占星学的态度:特别是在英国。耶鲁大学出版社。伍德,昌西 (1970)。乔叟与星辰之国:占星学意象的诗意用途。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中世纪对占星学的态度:特别是在英国。耶鲁大学出版社。伍德,昌西 (1970)。乔叟与星辰之国:占星学意象的诗意用途。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中世纪对占星学的态度:特别是在英国。耶鲁大学出版社。伍德,昌西 (1970)。乔叟与星辰之国:占星学意象的诗意用途。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

外部链接

DMOZ 天文伪科学上的天文:来自太平洋天文学会的怀疑论者资源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