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达传说:时之笛

Article

October 27, 2021

塞尔达传说:时之笛(ゼルダの伝说时のオカリナZeruda no Densetsu Toki no Okarina,塞尔达传说:时之笛)是由任天堂开发并发行的冒险类电子游戏。 Nintendo 64 游戏机自第五代广受欢迎的塞尔达传说系列。该系列的第一款 3D 游戏。该游戏由任天堂娱乐分析与开发团队在五位导演的指导下开发。该系列的创始人宫本茂也参与了开发,剧本由田边健介根据他的作品编写。原声带由资深系列开发商 Koji Kondo 创作。游戏设定在虚构的海拉鲁王国。玩家控制名为 Link 的主角,他踏上了阻止 Ganondorf 的旅程,塞尔达公主的主要敌人,也是系列游戏的主要对手。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他穿梭于地牢和地表,也得到了穿越时空的机会。该游戏具有目标获取系统和上下文敏感控制等功能,这些功能在发布时是革命性的,此后一直在该类型的所有游戏中使用。为了抽气,玩家在陶笛上学习歌曲,通过按下与乐器上的孔位于相同位置的游戏手柄按钮来播放这些歌曲。 《时之笛》获得了广泛的评论和用户赞誉以及无数奖项,包括来自众多出版物的年度游戏。评论家称赞了游戏玩法、图形、声音、游戏配乐和故事情节。事实证明,这款游戏在商业上也非常成功,到 2020 年,这款游戏的全球销量将超过 1200 万份。时之笛被许多游戏出版物和记者称为行业历史上最伟大的游戏。此外,它在 Metacritic 聚合器上的评分最高,为 99/100。该游戏的续集和直接故事情节续集《塞尔达传说:马约拉的面具》于 2000 年发布。同年年初,《时之笛》在 GameCube 主机上重新发布。 2011 年,发布了评分较低的 3DS 版本。这两个版本都包括所谓的 Master Quest,这是一个带有新谜题和更高难度级别的游戏替代版本。时之笛被许多游戏出版物和记者称为行业历史上最伟大的游戏。此外,它在 Metacritic 聚合器上的评分最高,为 99/100。该游戏的续集和直接故事情节续集《塞尔达传说:马约拉的面具》于 2000 年发布。同年年初,《时之笛》在 GameCube 主机上重新发布。 2011 年,发布了评分较低的 3DS 版本。这两个版本都包括所谓的 Master Quest,这是一个带有新谜题和更高难度级别的游戏替代版本。时之笛被许多游戏出版物和记者称为行业历史上最伟大的游戏。此外,它在 Metacritic 聚合器上的评分最高,为 99/100。该游戏的续集和直接故事情节续集《塞尔达传说:马约拉的面具》于 2000 年发布。同年年初,《时之笛》在 GameCube 主机上重新发布。 2011 年,发布了评分较低的 3DS 版本。这两个版本都包括所谓的 Master Quest,这是一个带有新谜题和更高难度级别的游戏替代版本。s Mask 于 2000 年发布。同年年初,《时之笛》在 GameCube 主机上重新发布。 2011 年,发布了评分较低的 3DS 版本。这两个版本都包括所谓的 Master Quest,这是一个带有新谜题和更高难度级别的游戏替代版本。s Mask 于 2000 年发布。同年年初,《时之笛》在 GameCube 主机上重新发布。 2011 年,发布了评分较低的 3DS 版本。这两个版本都包括所谓的 Master Quest,这是一个带有新谜题和更高难度级别的游戏替代版本。

游戏过程

塞尔达传说时之笛是一款以广阔地域为背景的奇幻冒险游戏。玩家从三维世界中的第三人称中控制名为 Link 的系列的主要可玩角色。他主要使用剑和盾进行战斗,但也可以使用其他武器,例如投掷武器,包括炸弹,以及他的魔法能力。控制系统包含上下文相关的动作和一个称为 Z 目标的特殊引导系统,它允许玩家将相机聚焦在 Link 上,以“紧贴”环境中的敌人和物体。当你按下按钮时,相机会跟随目标,而林克则不断地面向敌人。投掷武器会自动瞄准目标,这使玩家无需手动瞄准。另一方面,上下文相关操作允许您将多个任务分配给一个按钮,从而简化了控制方案。屏幕显示显示按下按钮时会发生什么,并根据 Link 的操作进行更改。例如,同时按下一个按钮可以让角色推动盒子,并可以通过向其方向推动模拟摇杆来爬上盒子。随着游戏的进行,林克通过在地牢和地表收集物品和武器来增加他的攻击力并开发新的能力。时之笛包含多个附加任务和次要任务,完成是可选的,不会影响整个游戏的通过。成功完成的支线任务让林克有机会使用新的武器或能力。例如,在其中一个小型冒险中,林克将自己不知道如何使用的物品交易给他人。如果玩家正确完成十次交换的顺序,林克将获得游戏中最强的剑刃比格隆剑。在另一个任务中,他可以得到一匹马,这将使他移动得更快,但在马背上,他将限制使用箭头。在游戏开始时,林克收到了一把陶笛,一种管乐器,后来他用它换来了时之笛。在整个游戏过程中,林克为这个乐器学习了 12 首曲调,这使他能够解决音乐难题并穿越时空。还需要时之笛才能获得时之神殿的大师之剑。当林克使用剑时,他穿越到未来 7 年并成为一个成年人。小林克和成年林克拥有不同的能力。例如,只有成年的林克才能使用仙女弓,只有小林克才能穿过狭窄的检修孔。使用剑,林克可以在两个时间段之间自由移动。小林克和成年林克拥有不同的能力。例如,只有成年的林克才能使用仙女弓,只有小林克才能穿过狭窄的检修孔。使用剑,林克可以在两个时间段之间自由移动。小林克和成年林克拥有不同的能力。例如,只有成年的林克才能使用仙女弓,只有小林克才能穿过狭窄的检修孔。使用剑,林克可以在两个时间段之间自由移动。

阴谋

游戏开始于仙女 Navi 从噩梦中唤醒 Link。在其中,主人公见证了一个穿着黑色盔甲的男人如何在马背上追逐一个年轻女孩。原来,森林的守护者大德库树派纳维把林克带到他身边。它受到了咒语的影响,等待着他的是早逝。林克解除了植物的诅咒,但无法使其免于枯萎。德库树告诉林克他被“沙漠之王”诅咒,他正在寻找一种方法来接管海拉鲁的土地,林克必须阻止他。它给了主角森林圣石,也被称为Kokiri Emerald,并将其发送到Hyrule与塞尔达公主交谈。对话结束后,德库树死亡。在城堡里,海拉鲁林克遇见了公主谁告诉他她关于海拉鲁未来的梦想,并透露她预见到了林克的到来。她向他保证,“沙漠之王”Ganondorf 正在寻找 Triforce,这是圣王国的圣物,它赋予了它的主人神的力量。反派的描述与杀死大德库树的人的描述相符。塞尔达要求林克找到两块圣石,这样他就可以进入圣域并在加农多夫之前到达特里弗斯。林克收集石头:第一个来自戈隆人的领袖达鲁尼亚,第二个来自鲁托,佐拉斯公主。之后,角色返回城堡,在那里他目睹了塞尔达和她的保姆因帕如何追捕加农多夫,就像他之前的噩梦一样。他试图阻止恶棍失败。看到林克,塞尔达将时之笛扔进了城堡的沟里。将仪器从水中取出后,塞尔达通过心灵感应教导角色时间之歌。在时间神殿内,林克使用时间之笛和石头打开了通往神圣领域的大门。他在那里找到了大剑,但当角色将其从基座中拔出时,Ganondorf 出现了,他跟随主角进入了神殿,并带走了 Triforce。七年后,林克醒来,看到面前是年迈的贤者劳鲁。他告诉英雄,后者的灵魂被隔绝了七年,直到他能够握住至尊剑并击败加农多夫。 Rauru 是一位古老的光之贤者,是守护三角力量的七位贤者之一。他们可以一起将加农多夫囚禁在位于神圣领域的地牢中。但是另外五位贤者因为加农多夫将海拉鲁变成了黑暗之地而被剥夺了他们的能力和记忆,现在他们不知道他们是谁。林克返回时间神殿,在那里他遇到了神秘的酋长,后者带领他将神殿从加农多夫的统治中解放出来,这让他们每个人的圣人都觉醒了。原来,林克从小就认识所有的智者。当五位贤者因林克而觉醒时,希克向主角展示了自己,原来是塞尔达和第七位贤者。她告诉林克,加农多夫的心脏失去了平衡,三角力量分裂成三部分。加农多夫只获得了力量三角,而塞尔达获得了智慧三角,林克获得了勇气三角。加农多夫出现并绑架了塞尔达,在他的城堡里磨砺了她。其他六位贤者帮助林克进入要塞。英雄击败了恶棍并释放了塞尔达。加农多夫摧毁了城堡,企图杀死英雄。塞尔达和林克从摇摇欲坠的城堡逃脱后,恶棍从瓦砾中逃脱,在力量三角的帮助下,变成了一只名叫加农的野猪般的野兽。他将至尊剑从主角手中打掉。在塞尔达的帮助下,林克取回利刃并击败了恶棍。七位智者联合起来,封印了黑暗国度的反派。他手里仍然握着三角力量,发誓要向塞尔达和林克的后代报仇。塞尔达使用时之笛将林克送回他的童年。纳维离开了,小林克再次在花园里遇见了塞尔达,在他的记忆中保留了对加农多夫统治下海拉尔命运的了解。加农多夫摧毁了城堡,企图杀死英雄。塞尔达和林克从摇摇欲坠的城堡逃脱后,恶棍从瓦砾中逃脱,在力量三角的帮助下,变成了一只名叫加农的野猪般的野兽。他将至尊剑从主角手中打掉。在塞尔达的帮助下,林克取回利刃并击败了恶棍。七位智者联合起来,封印了黑暗国度的反派。他手里仍然握着三角力量,发誓要向塞尔达和林克的后代报仇。塞尔达使用时之笛将林克送回他的童年。纳维离开了,小林克再次在花园里遇见了塞尔达,在他的记忆中保留了对加农多夫统治下海拉尔命运的了解。加农多夫摧毁了城堡,企图杀死英雄。塞尔达和林克从摇摇欲坠的城堡逃脱后,恶棍从瓦砾中逃脱,在力量三角的帮助下,变成了一只名叫加农的野猪般的野兽。他将至尊剑从主角手中打掉。在塞尔达的帮助下,林克取回利刃并击败了恶棍。七位智者联合起来,封印了黑暗国度的反派。他手里仍然握着三角力量,发誓要向塞尔达和林克的后代报仇。塞尔达使用时之笛将林克送回他的童年。纳维离开了,小林克再次在花园里遇见了塞尔达,在他的记忆中保留了对加农多夫统治下海拉尔命运的了解。恶棍从瓦砾下爬了出来,在三角力量的帮助下变成了一头名叫加农的野猪般的野兽。他将至尊剑从主角手中打掉。在塞尔达的帮助下,林克取回利刃并击败了恶棍。七位智者联合起来,封印了黑暗国度的反派。他手里仍然握着三角力量,发誓要向塞尔达和林克的后代报仇。塞尔达使用时之笛将林克送回他的童年。纳维离开了,小林克再次在花园里遇见了塞尔达,在他的记忆中保留了对加农多夫统治下海拉尔命运的了解。恶棍从瓦砾下爬了出来,在三角力量的帮助下变成了一头名叫加农的野猪般的野兽。他将至尊剑从主角手中打掉。在塞尔达的帮助下,林克取回利刃并击败了恶棍。七位智者联合起来,封印了黑暗国度的反派。他手里仍然握着三角力量,发誓要向塞尔达和林克的后代报仇。塞尔达使用时之笛将林克送回他的童年。纳维离开了,小林克再次在花园里遇见了塞尔达,在他的记忆中保留了对加农多夫统治下海拉尔命运的了解。七位智者联合起来,封印了黑暗国度的反派。他手里仍然握着三角力量,发誓要向塞尔达和林克的后代报仇。塞尔达使用时之笛将林克送回他的童年。纳维离开了,小林克再次在花园里遇见了塞尔达,在他的记忆中保留了对加农多夫统治下海拉尔命运的了解。七位智者联合起来,封印了黑暗国度的反派。他手里仍然握着三角力量,发誓要向塞尔达和林克的后代报仇。塞尔达使用时之笛将林克送回他的童年。纳维离开了,小林克再次在花园里遇见了塞尔达,在他的记忆中保留了对加农多夫统治下海拉尔命运的了解。

发展

时之笛的技术演示于 1995 年 12 月在任天堂的太空世界私人放映会上首次向记者展示。该游戏由任天堂娱乐分析与开发公司 (EAD) 与《超级马里奥 64》和《马里奥赛车 64》同时开发。该游戏最初计划作为 Nintendo 64 发布阵容的一部分,并打算以光盘形式发布,用于当时仍在开发中的 Nintendo 64DD 外设硬盘。然而,由于在整个游戏过程中需要读取 500 个动作捕捉角色动画而导致高数据性能要求,因此后来决定在 256 兆位卡带上发布游戏。发行日期从 1997 年的假期推迟到 1998 年。下一个计划是在 Nintendo 64DD 的光盘上发布游戏。按照最初的计划,这款游戏的重量应该是16兆,但后来门槛提高到了32兆,这使得《时之笛》成为当时公司最大的游戏。在最初的开发阶段,团队担心限制控制台盒式磁带上存储的数据的大小。在最坏的情况下,游戏必须遵循超级马里奥 64 的结构,即它的游戏世界必须被限制在 Ganondorf 的城堡作为中心枢纽,并使用门户系统来移动位置,类似于马里奥使用的在世界各地移动。在这个阶段,出现了与Ganondorf的分身战斗的想法,后者在画作中移动。它是在森林神殿地牢中的boss战开发过程中实施的。塞尔达传说系列的联合创始人宫本茂在开发之初是《超级马里奥64》的总导演和制片人,但他参与了时之笛的制作,同时负责了公司的五个项目。不同的董事负责游戏不同部分的开发,这是该部门的新战略。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同时间点的团队数量增加到 4-5 个,每个团队都致力于不同的基本机制和游戏组件,例如脚本编写、链接动画、将经典 2D 元素转换为改进的 3D 形式、进行实验具有摄像机位置、动作捕捉、声音、特效和时间管理。该团队之前从未开发过 3D 游戏。副导演 Makoto Miyanaga 回忆起她“对创造前所未有的新事物的热情”。尽管游戏的情节以“中世纪的剑与巫术”为背景,但日本流派的元素却成为宫本在创作动作游戏时的灵感来源。超过120人参与了游戏的开发,其中包括特技演员。宫本茂原本打算把时之笛做成第一人称游戏,让玩家沉浸在游戏中,对探索环境越来越感兴趣,同时让团队专注于开发敌人的外观和环境。这个想法在Child Link的想法出现后立即被放弃:游戏设计师认为有必要让玩家有机会在他们的屏幕上看到他。按照最初的想法,使用 Z 定位系统,玩家应该会在屏幕上看到一个标准标记。然而,它的设计后来改为仙女,以使其“不那么机械化”。这个系统在开发者中得到了“仙女导航系统”的绰号,然后这个表达被缩短并转化为“Navi”,最终导致了同名仙女角色的出现。这种生物的“诞生”是历史发展的一个“转折点”。宫本茂原本想在《时之笛》中实现的一些想法并没有进入游戏,而是用于并行开发的《超级马里奥 64》,这本应该是最先发布的。其他的由于时间不够而没有实施。按照原计划,两款游戏都应该运行在同一个游戏引擎上,然而,时之笛与马里奥如此不同,宫本茂称他们使用的引擎完全不同。两者之间的主要区别之一是相机控制:如果在《超级马里奥 64》中玩家对此有很多选择,那么在时之笛中则主要由 AI 控制。宫本茂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时之笛》中的镜头控制旨在反映对游戏世界的关注,而在《超级马里奥 64》中,它们则专注于角色本身。该游戏的剧本由大泽彻根据宫本和小泉义明的故事情节编写,并得到了过去的链接和链接的觉醒作家田边健介的支持。宫本茂为自己设定的目标是创造一款与电影不同的电影游戏。该公司游戏过场动画的作者川越拓海表示,他的首要任务是让玩家有掌控游戏的感觉。为了确保游戏的连续性和过场动画,游戏中的过场动画是使用实时计算生成的,而不是预先渲染的分成多个部分的全长视频。根据宫本茂的计划,实时过场动画应该需要超过 90 分钟的游戏时间,无论控制台是否有大量媒体,如 CD-ROM,可以存储这些预渲染的视频。在接受 Shigeru 采访时,他说,这种实时渲染让他的 3 到 7 名过场动画作者组成的小团队即使在开发的最后几个月也能快速创建故事情节视频并专注于开发额外的游戏元素,而不是等待重新渲染过程。在 1990 年代后期,任天堂游戏机上流行的独家游戏短缺。 Next Generation 杂志写道,该公司“如果没有真正的大型视频游戏,绝对无法承受另一个假期”,而《时之笛》是十年来最受期待的游戏之一,“命运基本上取决于机顶盒 Nintendo 64” . 1998年3月,塞尔达传说成为日本最受期待的主机游戏。主席霍华德林肯在 1998 年的 E3 上坚持以便游戏按时推出并成为真正的任天堂大片,就像一部流行的好莱坞电影一样。

释放

预购《时之笛》的美国人还收到了一个限量版盒子,里面有一张标有收藏版的金色塑料卡片以及游戏。它还包含一个金色墨盒,这一传统始于 1986 年为任天堂娱乐系统发行的原始塞尔达传说。对游戏的需求如此之大,以至于 1998 年 11 月 3 日,主要的电子精品店停止接受游戏的预订。时间之笛的多个版本已经发布。后来的改动包括一些小改动,例如修复了一些小错误,将加农多夫的血液颜色从深红色改为绿色,并更改了火神庙中的音乐以去除伊斯兰祈祷的元素。该样本取自商业图书馆,开发人员保证他们不知道其中包含对伊斯兰圣典的引用。然而,人们普遍认为该公司从一开始就知道并因公愤而删除了这些材料。另一种可能的选择是,该公司在发现其违反了在其产品中避免使用宗教材料的政策后取消了上诉。这违反了在其产品中避免使用宗教材料的政策。这违反了在其产品中避免使用宗教材料的政策。

移植和重制

该公司已将该游戏移植到其下一个游戏机 GameCube,作为塞尔达传说:典藏版的一部分,塞尔达系列中的游戏汇编。该端口以 640x480 分辨率运行,是原始分辨率的四倍,并支持逐行扫描。另一个 GameCube 版本包括原始游戏和第二个更具挑战性的“大师任务”,作为 2002 年《塞尔达传说:风之杖》在日本和美国的续集以及捆绑包中的预购奖励。世界各地的控制台。购买和注册某些软件或订阅任天堂杂志或俱乐部的人也会收到它。 2007 年 2 月,《时之笛》以 1000 分的价格在 Wii 虚拟控制台上发行。此版本是对 Nintendo 64 版本的模拟。由于不支持控制器振动,通过 Nintendo 64 Rumble Pak 控制器配件使用振动的“痛苦之石”元素最初不起作用。 Super Smash Bros. 提供了 5 分钟的 Ocarina of Time 演示。斗殴2008。此外,该游戏于 2015 年 7 月 2 日在全球范围内为 Wii U 游戏机重新发布,这次包含控制器振动。时之笛也是为数不多的 iQue Player 游戏机移植游戏之一。时之笛也是为数不多的 iQue Player 游戏机移植游戏之一。时之笛也是为数不多的 iQue Player 游戏机移植游戏之一。

时之笛 3D

2010年6月,任天堂美国分部宣布为任天堂3DS掌上游戏机重制《时之笛》。该游戏被称为塞尔达传说:时之笛 3D,于 2011 年 6 月 16 日在日本发售。同月,发布欧美版本。重制版获得了更新的图形和对立体图像的支持,以及对瞄准时的陀螺仪的支持。现在,您可以使用触摸屏更改角色的服装,而无需打开单独的菜单。此外,更新后的版本对游戏世界进行了细微的改动,包括让完成最困难的任务变得更容易。然而,这个版本的游戏评分低于原版。在评论聚合器 Metacritic 上,该游戏获得 95 分(满分 100 分),而原始版本是 100 中的 99。许多游戏出版物也对该游戏的评分低于原始时之笛。

“主任务”

在完成原作《时之笛》的工作后,任天堂团队为当时未发布的 64DD 外围设备开发了一个新版本,暂定名为 Ura Zelda,通常代表“另一个塞尔达”。它被描述为带有修改过的地下城的 Ocarina 的第二个版本,其中包含新的内容,其中一些之前由于内存限制而被删减。 1998年因64DD研制出现问题无限期推迟,后来又因该装置商业化失败而完全取消。 2000 年 8 月,宫本宣布工作已经完成,并且从未计划过游戏的在线模式。 Ura Zelda 后来被移植并于 2002 年在日本作为 GameCube 控制台发布,名为 Zeruda no Densetsu: Toki no Okarina GC Ura (Jap.(ゼルダの伝说时のオカリナGC里))并于2003年在北美和欧洲作为塞尔达传说:时之笛大师任务。据 Miyamoto 称,移植游戏很容易,因为它只使用了 64ADD 的一些功能。 Master Quest与原作《时之笛》使用相同的引擎,也与其剧情不谋而合,但同时游戏的地下城和谜题有所不同,难度也有所增加。 IGN 的 Peer Schneider 对这个版本的游戏给予了普遍积极的评价,将这个概念与原始塞尔达传说的第二个任务进行了比较。他写道,一些重做的区域比原来的要差,并暗示它们可能是用 1998 年游戏中被拒绝的二流材料编译的。Peer 将该端口描述为具有改进图形的游戏,但帧速率几乎没有变化。他写道,新控制台控制器上的控件看起来“有些尴尬”。尽管如此,这位记者将这款游戏描述为“对任何塞尔达粉丝来说都是一个甜蜜的惊喜”,并写道他建议即使以全价购买这款游戏。 RPG Gamer 的 Zachary Lewis 给这款游戏的平均评分为 3 分(满分 5 分)。他称赞重新设计的谜题需要更好的时机和对原始游戏物品的新用途,但写到了玩家会或欣赏的难度增加解决方案的模糊性. 并且非常失望。新机顶盒控制器上的控件看起来“有些尴尬”。尽管如此,这位记者将这款游戏描述为“对任何塞尔达粉丝来说都是一个甜蜜的惊喜”,并写道他建议即使以全价购买这款游戏。 RPG Gamer 的 Zachary Lewis 给这款游戏的平均评分为 3 分(满分 5 分)。他称赞重新设计的谜题需要更好的时机和对原始游戏物品的新用途,但写到了玩家会或欣赏的难度增加解决方案的模糊性. 并且非常失望。新机顶盒控制器上的控件看起来“有些尴尬”。尽管如此,这位记者将这款游戏描述为“对任何塞尔达粉丝来说都是一个甜蜜的惊喜”,并写道他建议即使以全价购买这款游戏。 RPG Gamer 的 Zachary Lewis 给这款游戏的平均评分为 3 分(满分 5 分)。他称赞重新设计的谜题需要更好的时机和对原始游戏物品的新用途,但写到了玩家会或欣赏的难度增加解决方案的模糊性. 并且非常失望。RPG Gamer 的 Zachary Lewis 给这款游戏的平均评分为 3 分(满分 5 分)。他称赞重新设计的谜题需要更好的时机和对原始游戏物品的新用途,但写到了玩家会或欣赏的难度增加解决方案的模糊性. 并且非常失望。RPG Gamer 的 Zachary Lewis 给这款游戏的平均评分为 3 分(满分 5 分)。他称赞重新设计的谜题需要更好的时机和对原始游戏物品的新用途,但写到了玩家会或欣赏的难度增加解决方案的模糊性. 并且非常失望。

游戏中的音乐

《时之笛》的音乐由近藤浩二作曲,他是一位著名的作曲家,他为任天堂的主要游戏制作配乐,以及大部分塞尔达传说游戏的音乐。 Hyrule 的每个区域都与一首特定的音乐相关联。这被称为反向基调——而不是仅代表一个新角色作为主题曲,当玩家接近它时,它向玩家展示了一个新环境。在某些地方,音乐是演奏者从该地区学习的陶笛旋律的变体。除了为游戏玩法提供总体背景外,《时之笛》中的音乐在游戏玩法本身中也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游戏机控制器上按钮的位置类似于陶笛上的孔位置,在完成游戏之前,玩家必须学会在上面播放几首歌曲。它们都是使用乐器上可用的五种不同音符演奏的。同时,通过改变模拟摇杆的高度,玩家可以播放额外的音调。近藤说,用如此有限的音符创建多个单独的主题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他认为最终的结果是很自然的。澳大利亚音乐学家兼作家丹·戈尔丁 (Dan Golding) 指出,十几岁的时候,他将游戏视为一种音乐剧:在所有重要时刻,音乐都会出现,这深深扎根于记忆中,并且从配乐中听到了某些时刻,他当然开始记住游戏中的相应时刻。游戏的官方原声带于 1998 年 12 月 18 日由 Pony Canyon 在日本发行。它由一张记录了 82 首曲目的 CD 组成。还发行了美国版本,曲目较少,包装设计不同。该游戏的音乐得到了许多评论家的称赞,尽管 IGN 评论家 Pir Schneider 对该系列的经典主题没有包含在《时之笛》原声带中感到失望。 2001 年,在线版 GameSpot 将该游戏的原声带列为其历史上 10 个最佳游戏得分之一。原声带尚未在欧洲或澳大利亚发行。它在 2011 年到达了这些大陆的国家,当时在游戏的 3DS 版本中发布了 51 首曲目的限量版。对于购买此游戏机游戏的人和来自这些地区的 Nintendo Club 会员,它会免费邮寄,作为在俱乐部注册产品的奖励。这个版本也改变了火神庙的主题,简单地去掉了伊斯兰教的主题。时间英雄是由斯洛伐克国家交响乐团演奏的时间之笛原声带的管弦录音,由游戏公司 Materia Collective 于 2017 年发行。黑胶版由 Iam8bit 发行。这张唱片被提名为第 16 届年度游戏音频网络协会奖的最佳游戏音乐翻唱/混音。游戏的火爆带动了乐器本身的销量增长。这个版本也改变了火神庙的主题,简单地去掉了伊斯兰教的主题。时间英雄是由斯洛伐克国家交响乐团演奏的时间之笛原声带的管弦录音,由游戏公司 Materia Collective 于 2017 年发行。黑胶版由 Iam8bit 发行。这张唱片被提名为第 16 届年度游戏音频网络协会奖的最佳游戏音乐翻唱/混音。游戏的火爆带动了乐器本身的销量增长。这个版本也改变了火神庙的主题,简单地去掉了伊斯兰教的主题。时间英雄是由斯洛伐克国家交响乐团演奏的时间之笛原声带的管弦录音,由游戏公司 Materia Collective 于 2017 年发行。黑胶版由 Iam8bit 发行。这张唱片被提名为第 16 届年度游戏音频网络协会奖的最佳游戏音乐翻唱/混音。游戏的火爆带动了乐器本身的销量增长。2017 年,游戏公司 Materia Collective 发布了由斯洛伐克国家交响乐团演奏的时之笛配乐的管弦乐录音。黑胶版由 Iam8bit 发行。这张唱片被提名为第 16 届年度游戏音频网络协会奖的最佳游戏音乐翻唱/混音。游戏的火爆带动了乐器本身的销量增长。2017 年,游戏公司 Materia Collective 发布了由斯洛伐克国家交响乐团演奏的时之笛配乐的管弦乐录音。黑胶版由 Iam8bit 发行。这张唱片被提名为第 16 届年度游戏音频网络协会奖的最佳游戏音乐翻唱/混音。游戏的火爆带动了乐器本身的销量增长。

洞察力

评价

用于 Nintendo 64 的《时之笛》的第一个版本获得了广泛的好评。许多出版物都给这款游戏打了最高分,包括 Famitsu、Next Generation、Edge、Electronic Gaming Monthly、GameSpot、IGN、Game Revolution、GamePro。在评论聚合器 Metacritic 上,这款游戏的最高分是 99 分(满分 100 分)(没有一款游戏是满分 100 分)。在类似资源 Gamerankings 上 - 97:54 满分 100%,排名第三。在评论中,评论者称赞了游戏的许多方面,尤其是关卡设计、一般游戏机制、声音和电影摄影。 GameSpot 专栏作家杰夫·格斯特曼 (Jeff Gerstman) 写道,《时之笛》除了“无可挑剔”之外,不能用任何其他词来评判,IGN 专栏作家皮尔·施奈德 (Pir Schneider) 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他写道,该游戏注定要成为视频娱乐的新标杆,因为以及她在未来几年形成了 RPG 类型的原则。 GameTrailers 的编辑称《时之笛》为“行走的专利局”,因为游戏中首次出现了许多新功能,并成为该类型的真正标准。与此同时,俄罗斯杂志《游戏之国》的谢尔盖·奥夫钦尼科夫在 1999 年写道,游戏不是革命性的,而是“传统的”。但做得很好,“它已经令人叹为观止。”游戏在发布时的图形在深度和细节方面获得了极高的评价,尽管需要注意的是游戏并没有使用控制台的所有功能。 Game Revolution 的杜克·佩里斯 (Duke Perris) 分别注意到了当时接受最复杂 3D 动画的角色的面孔,并写道,他们以“惊人的优雅”着称。 IGN 的 Peer Schneider 写道,时之笛改进了《超级马里奥 64》的图形,赋予它一种规模感。抽奖范围被评为“惊人”,大老板角色被评为图形加分。尽管在颜色、范围和环境细节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但一些评论家指出,游戏的某些图形元素并没有像在同一控制台上的 Banjo-Kazooie 那样工作。 Peer Schneider 写道,《时之笛》的帧率也低于主机上的前作,尤其是在 Hyrule Castle Market 的位置,他形容这是不必要的模糊。 Sergei Ovchinnikov 写道,该游戏没有任何轰动的图形或玩家以前在其他游戏中未见过的东西,但同时它也不能玩“几分钟”。坐了半个小时,玩家“早上五点醒来,眼睛发粘”。时之笛的游戏玩法被评论家普遍称赞为非常详细,有许多玩家非常想分散注意力的支线任务。 IGN 编辑写道,玩家会对周围世界的细节和创造世界的想法数量感到“惊讶”。他们还称赞游戏的电影质量,描述了广泛的情感影响和无可挑剔的电影摄影。 《电子游戏月刊》的 Huber Brooks 表示,他很高兴该公司能够从他们的旧 2D 游戏中提取最佳元素并“将它们完美地转换为 3D 图形”。 Nintendo Power 杂志在 2010 年将《时之笛》和《超级马里奥 64》命名为为其他 3D 游戏铺平了道路并“开创了 3D 时代”。他在 1998 年,当时由任天堂自己拥有(2009 年被英国公司 Future plc 收购),成为少数没有给游戏最高分的出版物之一——10 分中只有 9.5 分。 IGN 的 Peer Schneider 将上下文敏感控制视为整个游戏玩法中最强大的元素之一。评论者指出,由于需要按更少的按钮,这大大简化了控制,但有时也正因为如此,玩家被迫执行意外操作。相机控制施耐德称之为“第二天性”,尽管他以及电子游戏月刊的评论家写道,这样的系统仍然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时之笛的配乐也普遍受到好评。谢尔盖·奥夫钦尼科夫写道,他不喜欢“奇怪而难以理解的日本真实声音”。与此同时,他称其余的音乐很有趣。他指出,这款游戏是他记忆中自 1990 年革命性的 LOOM 以来的第一款游戏,音乐在游戏玩法中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施耐德指出,科多的一些作品与菲利普·格拉斯的作品相似。在他看来,很多声音都是浩瀚而大气的,让坐在游戏机前的人很快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同时,他对游戏进行了一些批评,认为有些声音“不必要地过时了”。另一方面,GameRevolution 记者认为这是一个优势,因为这些声音给游戏带来了“复古感”。该出版物的审阅者发现这种声音对任天堂来说是好的,但总体上不是最好的。官方原声专辑被 Pitchfork 专栏作家 Gabriel Stazan 评为 9 分(满分 10 分),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的音乐教师,时之笛音乐研究员蒂姆·萨默斯写道,时之笛很多评论家都没有白白指出音乐和“非常受欢迎”,因为它是“游戏的先锋”,了解它的目的,您可以了解整个视频游戏文化的许多方面的目的。美籍华裔教授、信息技术专家葛万写道,时之笛是唯一真正使用这种乐器的游戏,并补充说它被广泛认为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游戏之一。康奈尔大学副教授罗杰·莫斯利认为,陶笛被置于器官学背景下,参考了莫扎特歌剧 Die Zauberflöte 中的一种类似乐器,在那里它也被赋予了神奇的特性。罗杰觉得游戏完美地传达了乐器的活泼,这是游戏最重要的元素。根据澳大利亚音乐学家丹·戈尔丁的说法,即使在 2019 年,考虑到一般技术和特别是录音技术的总体发展,《时之笛》仍然是“在游戏中使用音乐可能性的极好例证”。他称近藤的作品为“摇篮曲”,营造出令人难忘的氛围。与此同时,游戏中最具标志性的旋律,以及整个系列中,戈尔丁考虑了名为“塞尔达摇篮曲”的作品在这位女主角出场时演奏,探戈在手风琴上表演并在海拉尔市场上演奏。

销售量

得益于良好的营销活动,《时之笛》已被证明在商业上非常成功。在美国,该游戏的预购量超过了 50 万份,是当时记录的三倍。在开始销售后的一个多星期内,该游戏的销量超过了 100 万份。尽管距离《时之笛》上映仅39天,但截至当年年底,该游戏已售出250万份,创下1998年电子游戏的最高销量。这款游戏让宫本茂成为了“公司的代言人”,并在很多方面赋予了他进一步开发塞尔达传说系列其他游戏以及后来成为公司经典的许多其他项目的全权委托。在相同 39 天的游戏销售额中,该公司赚了 1.5 亿美元——更多,超过任何一部好莱坞电影的票房收入,其中最高票房收入同期为 1.14 亿美元。在日本,该游戏已售出82万份,位列年度畅销游戏排行榜第10位。 Edge 杂志还报道称,第一周在该国的销量为 386,234 份,超过了当年日本最畅销游戏《合金装备》的同期销量。在英国,该游戏在第一个周末售出 61,232 份。 2020 年,该游戏的全球销量为 1322 万份,使时之笛成为第二畅销系列,紧随 2017 年发行并售出 1908 万份的旷野之息之后。...此前,在 2014 年,《时之笛》作为任天堂游戏机历史上最畅销的游戏进入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奖项

1998年,《时之笛》获得日本媒体艺术节互动艺术单元主要奖项。她还在第二届互动成就奖中获得了 6 个奖项:年度游戏、互动设计卓越奖、软件开发卓越奖、年度游戏:控制台、年度冒险游戏:控制台和年度角色扮演游戏:控制台,以及被提名为卓越人物或故事发展。《时之笛》已被多家游戏出版物评为年度最佳游戏,包括 Edge、电子游戏月刊(也将《时之笛》评为任天堂年度最佳游戏)、Games、GameSpot。该游戏还获得了娱乐内容商人协会颁发的类似奖项。

遗产

发布后,该游戏多次被各种出版物列入“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游戏”名单。在评论聚合器上,Metacritic Ocarina of Time 是唯一一个得分最高的游戏 - 99/100,在“有史以来最佳电子游戏”列表中排名第一。将《时之笛》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游戏的发行商:Computer and Video Games、Edge、Entertainment Weekly、GameTrailers、IGN、Next Generation、Nintendo Power(《时之笛》也因此获得了任天堂游戏机最佳游戏的称号) , 游戏线人, FHM 和 PALGN。她还被 Slant(第 11 名,第一名也是塞尔达传说系列的游戏 Majora's Mask)和电子游戏月刊(第 8 名)等出版物列入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游戏名单。ABC-CLIO 视频游戏百科全书中有关该系列的文章的作者也对游戏提出了类似的看法。时之笛在 Gamasutra 的最佳开放世界游戏列表中排名第 9,被评论家评为有史以来最佳游戏。该游戏还在官方任天堂杂志的任天堂游戏机有史以来 100 款最佳游戏中排名第二。 2011 年 5 月,IGN 举办了一场粉丝投票,庆祝塞尔达传说 25 周年系列最佳游戏:时之笛在决赛中击败马约拉的面具获得第一名。 Rockstar Games 创意总监兼 GTA 系列的共同创作者 Dan Hauser 在 2012 年表示,“任何制作 3D 游戏并说他们没有从马里奥或塞尔达 [任天堂 64] 借过任何东西的人都是在撒谎。” - D 游戏说他们 '我没有从马里奥那里借过东西,或者塞尔达在撒谎)。自 2000 年 1 月以来,该游戏一直在 Edge 杂志的“有史以来最佳游戏”名单中排名第一,包括由该杂志读者投票选出的 1993 年至 2013 年 20 年中的前 20 款游戏。之所以能入选2007年的榜单,该刊的记者用“时之笛来了,上榜,不是因为任天堂有实力和智慧做出一款优秀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拥有勇于打造独一无二的游戏”(《时之笛》之所以出现在榜单上,并不是因为任天堂有能力和智慧来打造一款出色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有勇气打造独一无二的游戏。自 2000 年 1 月以来,该游戏一直在 Edge 杂志的“有史以来最佳游戏”名单中排名第一,包括由该杂志读者投票选出的 1993 年至 2013 年 20 年中的前 20 款游戏。之所以能入选2007年的榜单,该刊的记者用“时之笛来了,上榜,不是因为任天堂有实力和智慧做出一款优秀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拥有勇于打造独一无二的游戏”(《时之笛》之所以出现在榜单上,并不是因为任天堂有能力和智慧来打造一款出色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有勇气打造独一无二的游戏。自 2000 年 1 月以来,该游戏一直在 Edge 杂志的“有史以来最佳游戏”名单中排名第一,包括由该杂志读者投票选出的 1993 年至 2013 年 20 年中的前 20 款游戏。之所以能入选2007年的榜单,该刊的记者用“时之笛来了,上榜,不是因为任天堂有实力和智慧做出一款优秀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拥有勇于打造独一无二的游戏”(《时之笛》之所以出现在榜单上,并不是因为任天堂有能力和智慧来打造一款出色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有勇气打造独一无二的游戏。上榜,不是因为任天堂有实力和智慧做出伟大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有勇气做出独一无二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有勇气做出独一无二的游戏)。上榜,不是因为任天堂有实力和智慧做出伟大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有勇气做出独一无二的游戏。”而是因为它有勇气做出独一无二的游戏)。

注释(编辑)

评论 (1)

任天堂娱乐分析与开发:时之笛

来源

文学

Austin Mickhael L. Music games 140 //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Video Game Music (англ.) / Melanie Fritsch & Tim Summers 的编辑。 — Cambr.:剑桥大学出版社,2021 年。— P. 140-159。 — 372 页——(剑桥音乐伴奏)。 — ISBN 1-108-47302-4。 — ISBN 978-110-8-47302-6。希利亚德·凯尔。塞尔达传说:时之笛(Nintendo 64,1998)//塞尔达传说世界(англ.)。 — 芝加哥:Triumph Books,2017 年。— 第 36-42 页。 — 144 页— ISBN 1-633-19818-9。 — ISBN 978-1-633-19818-0。戈尔丁丹。 10 塞尔达传说:时之笛:音乐 // 如何玩电子游戏 (англ.) / Matthew Thomas Payne、Nina B. Hunteman。 — 纽约:纽约大学出版社,2019 年。 I. — 第 82-90 页。 — 363 页—(流行文化用户指南)。 — ISBN 1-479-80592-0。 — ISBN 978-1-479-80592-1。塞尔达传说 时之笛 (англ.) / Shigeru Miyamoto。— 美国:任天堂美国,1998 年。— 41 页。宫本茂、青沼英次、姬川明。塞尔达传说: Hyrule Historia : [англ.] ハイラル・ヒストリア ゼルダの伝説大全 : [пер. сяп.] / 任天堂。 ——英文版。 — 纽约:黑马漫画,2013 年。— 276 页。 ——(塞尔达传说)。 — 400 000 экз。 — ISBN 1-616-55041-4。 — ISBN 978-1-616-55041-7。萨默斯蒂姆。塞尔达传说:时之笛:游戏音乐伴侣 (англ.)。 — L.:智力书籍,2021 年。— 334 页。 —(游戏声音和音乐研究)。 — ISBN 1-789-38227-0。 — ISBN 978-1-789-38227-3。塞尔达传说百科全书 (англ.) / 任天堂。 ——精装版。 — 纽约:黑马漫画,2018 年。— 328 [1] 页。 — ISBN 978-1-50670-638-2。] / 任天堂。 ——英文版。 — 纽约:黑马漫画,2013 年。— 276 页。 ——(塞尔达传说)。 — 400 000 экз。 — ISBN 1-616-55041-4。 — ISBN 978-1-616-55041-7。萨默斯蒂姆。塞尔达传说:时之笛:游戏音乐伴侣 (англ.)。 — L.:智力书籍,2021 年。— 334 页。 —(游戏声音和音乐研究)。 — ISBN 1-789-38227-0。 — ISBN 978-1-789-38227-3。塞尔达传说百科全书 (англ.) / 任天堂。 ——精装版。 — 纽约:黑马漫画,2018 年。— 328 [1] 页。 — ISBN 978-1-50670-638-2。] / 任天堂。 ——英文版。 — 纽约:黑马漫画,2013 年。— 276 页。 ——(塞尔达传说)。 — 400 000 экз。 — ISBN 1-616-55041-4。 — ISBN 978-1-616-55041-7。萨默斯蒂姆。塞尔达传说:时之笛:游戏音乐伴侣 (англ.)。 — L.:智力书籍,2021 年。— 334 页。 —(游戏声音和音乐研究)。 — ISBN 1-789-38227-0。 — ISBN 978-1-789-38227-3。塞尔达传说百科全书 (англ.) / 任天堂。 ——精装版。 — 纽约:黑马漫画,2018 年。— 328 [1] 页。 — ISBN 978-1-50670-638-2。— ISBN 978-1-789-38227-3。塞尔达传说百科全书 (англ.) / 任天堂。 ——精装版。 — 纽约:黑马漫画,2018 年。— 328 [1] 页。 — ISBN 978-1-50670-638-2。— ISBN 978-1-789-38227-3。塞尔达传说百科全书 (англ.) / 任天堂。 ——精装版。 — 纽约:黑马漫画,2018 年。— 328 [1] 页。 — ISBN 978-1-50670-638-2。

附加文献

勒梅尔奥斯卡。塞尔达系列的历史。传奇的诞生和开花 L'Histoire de Zelda - 1986-2000: naissance et apogde d'une Legende: [trans.来自法语] / 翻译:Ya. B. Sorokin, V. Badeshko。 - M.:邦博拉,2021 年 .-- 432 页- (传奇电脑游戏)。 - ISBN 978-5-04-094602-0。塞尔达传说 时之笛。 - 美国:任天堂美国,1998 年。 64 .-- 109 页- (任天堂玩家指南)。塞尔达传说和哲学:我链接所以我是/编辑卢克卡迪。 - 插图版。 - 芝加哥:Open Court Publishing Company,2008 年。 36 .-- 263 羽-(流行文化和哲学)。 - ISBN 0-812-69654-9。 - ISBN 978-0-812-69654-7。塞尔达传说艺术和手工艺品 / 任天堂。 - 纽约:黑马漫画,2017 年 .-- 424 页。 - (塞尔达传说)。 - ISBN 1-630-08938-9。 - ISBN 978-1-630-08938-2。塞尔达时之笛//任天堂动作:[исп.]。 - 马德里:Axel Springer SE,1998 年。 - 第 224 名。 - 24 页。

链接

官方网站有完整的演练 Site Ocarina of Time on Zelda Universe Ocarina of Time on Zeldapedia 业余将游戏翻译成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