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

Article

January 24, 2022

1967 年 1 月 14 日,旧金山金门公园举办了 Human Be-In,这是旧金山爱之夏的前奏,这使得 Haight-Ashbury 社区成为美国反主流文化的象征。

起源

反主流文化

Human Be-In 体现了 1960 年代反主流文化的关键思想:个人赋权、文化和政治权力下放、社区生活、环保主义、意识扩张(在迷幻药的帮助下)和激进的政治意识。嬉皮士运动源于旧金山州立大学、城市学院和伯克利的不满学生社区,以及旧金山的诗歌和爵士乐圈,这些社区还结合了对本能自发性的追求与对“中产”阶级的拒绝。艾伦·金斯伯格 (Allen Ginsberg) 是一代节拍者和嬉皮士之间过渡的缩影。

抗议

Human Be-In 的名字来源于艺术家 Michael Bowen 在 Love Show 抗议活动中的一次意外评论。这个俏皮的名字将人文主义价值观与大量的静坐运动相结合,这些静坐运动改革了大学和大学的实践,粉碎了根深蒂固的种族隔离的痕迹,从 1960 年在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伯勒和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午餐时间静坐运动开始。

事件

关于即将举行的活动的信息被放置在旧金山神谕第五期的封面上,名为“部落聚会”。原因是加利福尼亚州的一项新法律禁止使用迷幻药 LSD,该法律于 1966 年 10 月 6 日生效。集会的所有发言者均受到主要组织者鲍文的邀请。其中包括蒂莫西·利里(Timothy Leary)在他的第一次旧金山演出中,他以著名的台词“打开、调入、退出”定下了基调,理查德·阿尔珀特(即将被称为“拉姆·达斯”)和艾伦·金斯伯格等诗人,谁唱了咒语,加里·斯奈德和迈克尔·麦克卢尔。其他反主流文化大师包括喜剧演员迪克·格雷戈里、莱诺尔·坎德尔、劳伦斯·费林盖蒂、杰里·鲁宾和艾伦·瓦茨。该音乐已被各种当地摇滚乐队演奏,包括 Jefferson Airplane、The Grateful Dead、Big Brother and the Holding Company、Quicksilver Messenger Service 和 Blue Cheer。地下化学家 Owsley Stanley 提供了大量的 White Lightning LSD,专门为此次活动制作,Diggers 提供了 75 只 20 磅的火鸡免费分发。全国媒体大吃一惊,对这一事件的宣传导致美国各地的年轻人大规模涌入海特-阿什伯里地区。不久之后,每次会议都是一种“进场”:仅仅四个星期后,鲍勃·法斯(Bob Fass)的人类飞入,然后埃米特·格罗根(Emmett Grogan)启发了罗文和马丁在 NBC 上的电视喜剧节目“Laugh-in”。随后是第一次“Yip-In”(1968 年 3 月 21 日,在中央航站楼)、“Love-In”(1968 年 4 月 14 日,在马里布峡谷)和“Bed-In”(1969 年 3 月 25 日,在阿姆斯特丹)。 Human Be-In 后来被诗人艾伦·科恩(他协助艺术家鲍文进行组织工作)引用为将旧金山反主流文化在哲学上对立的派系聚集在一起的混合物:一方面,伯克利激进分子,谁倾向于增加好战性以回应美国政府在越南的政策,另一方面,相当不关心政治的海特-阿什伯里嬉皮士呼吁和平抗议。他们的手段截然不同,但他们追求的目的却是相同的。根据科恩自己的说法,他的朋友鲍文为这次活动提供了很大的“组织能量”,而鲍文的人际关系也对他的性格产生了很大影响。它在当时联合了旧金山反主流文化的哲学对立派别:一方面,伯克利激进分子倾向于增加好战性以回应美国政府对越南的政策,另一方面,相当不关心政治的海特-呼吁和平抗议的阿什伯里嬉皮士。他们的手段截然不同,但他们追求的目的却是相同的。根据科恩自己的说法,他的朋友鲍文为这次活动提供了很大的“组织能量”,而鲍文的人际关系也对他的性格产生了很大影响。它在当时联合了旧金山反主流文化的哲学对立派别:一方面,伯克利激进分子倾向于增加好战性以回应美国政府对越南的政策,另一方面,相当不关心政治的海特-呼吁和平抗议的阿什伯里嬉皮士。他们的手段截然不同,但他们追求的目的却是相同的。根据科恩自己的说法,他的朋友鲍文为这次活动提供了很大的“组织能量”,而鲍文的人际关系也对他的性格产生了很大影响。谁呼吁和平抗议。他们的手段截然不同,但他们追求的目的却是相同的。根据科恩自己的说法,他的朋友鲍文为这次活动提供了很大的“组织能量”,而鲍文的人际关系也对他的性格产生了很大影响。谁呼吁和平抗议。他们的手段截然不同,但他们追求的目的却是相同的。根据科恩自己的说法,他的朋友鲍文为这次活动提供了很大的“组织能量”,而鲍文的人际关系也对他的性格产生了很大影响。

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