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志

Article

May 21, 2022

Logos(来自古希腊语λόγος——词、思想、意义、概念、原因、数字)是古希腊哲学的一个概念,既意味着“词”(话语、言语),又意味着“概念”(判断、意义)。赫拉克利特首先在哲学意义上使用它,并在本质上将其等同于火作为万物的基础(根据赫拉克利特的说法,火是世界的基本原理,或 arche,及其主要元素,或 stoicheion),将徽标称为“永恒和普遍的必要性”。虽然后来这个概念的含义一再变化,但逻各斯被理解为最深刻、最稳定、最本质的存在结构,世界最本质的法则。在犹太教中,它对应于“Memra”(希伯来语ממרה)或“Maamar”(מאומר)——“徽标”、“话语”作为上帝话语的创作原则。

在古代哲学中

“逻各斯”的概念由赫拉克利特引入希腊哲学。由于这个词与一个人所说的“词”的日常名称相一致,他用它来讽刺地强调作为存在法则的逻各斯与人类语言之间的巨大差异。宇宙徽标(词),希腊哲学说,“针对”那些即使“听到”也无法理解它的人。在宇宙逻各斯的光照下,世界是一个和谐的整体。然而,普通人的意识认为其私人的任意性高于“一般”的法律和秩序。在这个“万物流动”的全统一体中,事物甚至物质都按照相互过渡、合乎规律的节奏相互流动。但是逻各斯仍然等同于它自己。也就是说,赫拉克利特描述的世界图景是动态的,保持稳定与和谐。这种稳定性保留在 Logos 中。正如TSB的相应文章所述,赫拉克利特关于逻各斯的教导与老子关于道的教导相似。在晚期希腊哲学家:自然哲学家、诡辩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中,“逻各斯”的概念失去了本体论的内容。然而,后来的斯多葛主义又回到了逻各斯作为一个单一的包罗万象的世界组成部分的概念。斯多葛学派将逻各斯描述为由宇宙的微妙物质(以太-火热)灵魂组成,拥有一套创造形式的力量(所谓的“种子逻各斯”)。从它们而来的是惰性物质中事物的“创造”。发展斯多葛主义理论的新柏拉图主义者将逻各斯描述为形成感性世界的可理解世界的放射。对于古典古代哲学来说,逻各斯被解释为一个“词”,它属于实体,但不属于人格,是形成性的,而不是包含意志的。赫拉克利特关于逻各斯的教导与老子关于道的教导相似。在晚期希腊哲学家:自然哲学家、诡辩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中,“逻各斯”的概念失去了本体论的内容。然而,后来的斯多葛主义又回到了逻各斯作为一个单一的包罗万象的世界组成部分的概念。斯多葛学派将逻各斯描述为由宇宙的微妙物质(以太-火热)灵魂组成,拥有形成形式的力量(所谓的“种子逻各斯”)的集合。从它们而来的是惰性物质中事物的“创造”。发展斯多葛主义理论的新柏拉图主义者将逻各斯描述为形成感性世界的可理解世界的放射。对于古典古代哲学来说,逻各斯被解释为一个“词”,它属于实体,但不属于人格,是形成性的,而不是包含意志的。赫拉克利特关于逻各斯的教导与老子关于道的教导相似。在晚期希腊哲学家:自然哲学家、诡辩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中,“逻各斯”的概念失去了本体论的内容。然而,后来的斯多葛主义又回到了逻各斯作为一个单一的包罗万象的世界组成部分的概念。斯多葛学派将逻各斯描述为由宇宙的微妙物质(以太-火热)灵魂组成,拥有一套创造形式的力量(所谓的“种子逻各斯”)。从它们而来的是惰性物质中事物的“创造”。发展斯多葛主义理论的新柏拉图主义者将逻各斯描述为形成感性世界的可理解世界的放射。对于古典古代哲学来说,逻各斯被解释为一个“词”,它属于实体,但不属于人格,是形成性的,而不是包含意志的。在晚期希腊哲学家:自然哲学家、诡辩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中,“逻各斯”的概念失去了本体论的内容。然而,后来的斯多葛主义又回到了逻各斯作为一个单一的包罗万象的世界组成部分的概念。斯多葛学派将逻各斯描述为由宇宙的微妙物质(以太-火热)灵魂组成,拥有一套创造形式的力量(所谓的“种子逻各斯”)。从它们而来的是惰性物质中事物的“创造”。发展斯多葛主义理论的新柏拉图主义者将逻各斯描述为形成感性世界的可理解世界的放射。对于古典古代哲学来说,逻各斯被解释为一个“词”,它属于实体,但不属于人格,是形成性的,而不是包含意志的。在晚期希腊哲学家:自然哲学家、诡辩家、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中,“逻各斯”的概念失去了本体论的内容。然而,后来的斯多葛主义又回到了逻各斯作为一个单一的包罗万象的世界组成部分的概念。斯多葛学派将逻各斯描述为由宇宙的微妙物质(以太-火热)灵魂组成,拥有一套创造形式的力量(所谓的“种子逻各斯”)。从它们而来的是惰性物质中事物的“创造”。发展斯多葛主义理论的新柏拉图主义者将逻各斯描述为形成感性世界的可理解世界的放射。对于古典古代哲学来说,逻各斯被解释为一个“词”,它属于实体,但不属于人格,是形成性的,而不是包含意志的。然而,后来的斯多葛主义又回到了逻各斯作为一个单一的包罗万象的世界组成部分的概念。斯多葛学派将逻各斯描述为由宇宙的微妙物质(以太-火热)灵魂组成,拥有一套创造形式的力量(所谓的“种子逻各斯”)。从它们而来的是惰性物质中事物的“创造”。发展斯多葛主义理论的新柏拉图主义者将逻各斯描述为形成感性世界的可理解世界的放射。对于古典古代哲学来说,逻各斯被解释为一个“词”,它属于实体,但不属于人格,是形成性的,而不是包含意志的。然而,后来的斯多葛主义又回到了逻各斯作为一个单一的包罗万象的世界组成部分的概念。斯多葛学派将逻各斯描述为由宇宙的微妙物质(以太-火热)灵魂组成,拥有一套创造形式的力量(所谓的“种子逻各斯”)。从它们而来的是惰性物质中事物的“创造”。发展斯多葛主义理论的新柏拉图主义者将逻各斯描述为形成感性世界的可理解世界的放射。对于古典古代哲学来说,逻各斯被解释为一个“词”,它属于实体,但不属于人格,是形成性的,而不是包含意志的。“种子徽标”)。从它们而来的是惰性物质中事物的“创造”。发展斯多葛主义理论的新柏拉图主义者将逻各斯描述为形成感性世界的可理解世界的放射。对于古典古代哲学来说,逻各斯被解释为一个“词”,它属于实体而不属于人,是形成性的,而不是包含意志的。“种子徽标”)。从它们而来的是惰性物质中事物的“创造”。发展斯多葛主义理论的新柏拉图主义者将逻各斯描述为形成感性世界的可理解世界的放射。对于古典古代哲学来说,逻各斯被解释为一个“词”,它属于实体,但不属于人格,是形成性的,而不是包含意志的。

在亚历山大斐洛的教导中

到公元 2 世纪,“徽标”的概念被牢固地包含在犹太教和基督教教义的范围内。“逻各斯”这个词被重新思考为一位有位格的、活着的上帝的词,他用这个词(逻各斯)“呼唤”事物,从而将它们从不存在中呼唤出来。对于亚历山大的菲洛来说,道是上帝的形象,可以说是“第二位上帝”,是超凡脱俗的上帝和超凡脱俗的世界之间的中介。

在基督教

在基督教中,在约翰福音(约翰福音 1:1-14)中,然后从教父那里,道(道)获得了一个新的、正确的基督教意义:道是道成肉身,并在神人耶稣基督里道成肉身,由上帝之母所生。在三位一体的基督教教义中,逻各斯(话语)或上帝的儿子是一位上帝的第二个本质(第二人称)-三位一体,他与圣父上帝和圣灵上帝一起创造了可见的世界和看不见的世界。逻各斯与圣父和圣灵一起,不仅是整个世界的创造者,也是整个世界的供应者。根据三位一体的教义,道是永恒的,没有时间,从父神不断地诞生;这是 Logos 的第一次诞生。逻各斯的第二次诞生是他从圣母玛利亚的时间中诞生。逻各斯(话语)原本与父和圣灵是同体的,也就是说,它和他们一样,具有神性(本质)。转世之后,逻各斯的本质变成了双重的——既是神圣的又是人性的。

在现代哲学中

逻各斯的概念由于其内容的丰富性,牢牢地进入了各个方向的哲学范畴,并在各种语境中被使用,特别是被费希特、黑格尔、弗洛伦斯基、厄恩、海德格尔等哲学家使用。一方面,Logos 的意思是“思想”和“词”(“一个词,言语,如果它们是真诚的,是相同的”思想“,但释放到外面,走向自由”),另一方面,“意义”(概念、原则、原因、基础)事物或事件。一些俄罗斯唯心主义哲学家使用术语“Logos”来表示整体和有机的知识,其特点是思想和心灵的平衡,分析和直觉的存在(Ern,Florensky)。 R. Bart 将“logosphere”的概念发展为一种语言-话语文化领域,在语言结构中固定特定传统的心理和交流范式的细节,这些范式是根据与权力(encratic 和 acratic 语言)相关的不同地位而构成的。

也可以看看

《真理福音》Apophansis Rita《道成肉身》

注释(编辑)

文学

徽标 / S. S. Averintsev。// 库纳 - Lomami。- M.:苏联百科全书,1973。-(伟大的苏联百科全书:[30 卷]/主编 A. M. Prokhorov;1969-1978,第 14 卷)。

链接

Trubetskoy S.N. 与希腊化时代之前希腊思辨的发展有关的逻各斯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