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

Article

May 24, 2022

道德(来自拉丁语moralis“方式、性格、适当的行为”)是意图、决定和行动在被区分为适当的和不适当的之间的区别。值得一提的是,关于“道德”一词的词源,它起源于罗马人翻译希腊词 êthica 的意图。因此,道德这个词并没有完全翻译原来的希腊词。对希腊人来说,ethica 有两个互补的含义:第一个来自 ethos,总而言之,它的意思是人类行为的内在性,即产生真正的人类行为并源自道德主体内部的东西,即,êthos 将我们带到行动的核心,到达意图。另一方面,ethica 也意味着精神,指的是习惯、习俗、用途和规则的问题,这些问题体现在价值观的社会同化中,评价态度的社区意识。这种不完整的翻译导致今天许多人在伦理和道德这两个术语之间产生混淆。从个人的道德,到一种社会价值,由此,当它在社会中适当地扎根时,它就变成了法律。因此,依此推论,可以说没有以伦理为基础的法律。根据何塞·费拉特·莫拉 (José Ferrater Mora) 的说法,“道德”和“道德有时可以互换使用。然而,道德一词通常比“道德”一词具有更广泛的含义。道德是服从价值的东西。黑格尔将主观道德(通过意志行为履行义务)与客观道德(服从社会规范、法律和习俗所确定的道德规律,同时代表客观精神)进行区分。黑格尔认为单纯的主观善意是不够的。主观善意本身不能消失,也不能仅仅作为对善的渴望,在纯粹抽象的主观主义中。为了使其具体化,它必须与客观相结合,客观道德在道德上表现为客观道德。正是具体的普遍道德的合理性可以赋予纯粹道德良心的主观道德内容。一些词典将道德定义为“一套被认为有效的、合乎道德的、绝对适用于任何时间或地点、或适用于群体或群体的行为规则。确定的人”(Aurélio Buarque de Hollanda),即人类社区在特定时期建立和接受的规则。

道德

道德是欢乐中的一套规则。它的应用领域比法律领域更广。并非所有道德规则都是法律规则。道德的领域更广。法律与道德的相似之处在于两者都是社会控制的形式。有一些理论可以更好地解释法律和道德之间的适用领域,即: 法国法学家克劳德·杜帕斯基尔 (Claude du Pasquier) 的割圆理论,根据该理论,法律和道德并存,不分离,因为有一个共同的权限领域有具有法律性质和道德特征的规则。每个法律规范都有道德内容,但并非所有道德内容都有法律内容;同心圆理论(Jeremy Bentham),根据该理论,法律秩序将完全包括在道德领域。两个圆(道德和法律)将是同心的,较大的一个属于道德。因此,道德的领域比法律的领域更广,而这一领域从属于道德;伦理最低限度理论,由乔治·耶利内克发展,根据该理论,法律只代表最低限度的强制性道德,以便社会能够生存。宗教。对他们来说,法律与社会习俗混淆。道德、宗教和法律混淆。在在古代法典中,我们不仅可以找到法律的戒律,还可以找到道德和宗教的规定。当时的法律还没有获得自主权,这可能是因为,正如鲁比尔所说,“在古代社会,风俗和宗教强制的严酷性使得有可能通过大量强制自发获得法律后来才实现的东西。”(GUSMÃO,2007,第 69 页)得出的结论是,道德先于法律,或法律科学“罗马人,法律的组织者,在希腊哲学的影响下将其定义为 ars boni et aequi。(善与公平的艺术)。伟大的法学家保罗,也许简化理解会更好法律的特殊性,他坚持认为 non omne quod licethonestum est。并非所有合法的都是诚实的。并非所有合法的都是道德的。“道德的对象是受规则和道德价值观支配的人类行为,这些行为已铭刻在我们的良心,没有代码,由意志决定而产生的行为,使人在违反道德规则的情况下,通过自由而对自己的罪行负责。” “权利是:他律的:因为它是由主管当局强加或保证的,甚至违背其接受者的意愿;双边的:通过将自己作为主体的个人(各方)之间的运作,一种权利和另一种义务;强制:因为法律义务必须在使债务人遭受有组织制裁的后果的惩罚下履行,适用于社会的专门机构。单方面:因为它​​只涉及个人;不可强制的:道德义务不是任何人可以强制执行的,被归结为良心的义务。” [需要引用]“[需要引用?]“[需要引用?]当你违反道德规则时,你要为自己的罪负责。” “权利是:他律的:因为它是由主管当局强加或保证的,甚至违背其接受者的意愿;双边的:通过将自己作为主体的个人(各方)之间的运作,一种权利和另一种义务;强制:因为法律义务必须在使债务人遭受有组织制裁的后果的惩罚下履行,适用于社会的专门机构。单方面:因为它​​只涉及个人;不可强制的:道德义务不是任何人可以强制执行的,被归结为良心的义务。” [需要引用]当你违反道德规则时,你要为自己的罪负责。” “权利是:他律的:因为它是由主管当局强加或保证的,甚至违背其接受者的意愿;双边的:通过将自己作为主体的个人(各方)之间的运作,一种权利和另一种义务;强制:因为法律义务必须在使债务人遭受有组织制裁的后果的惩罚下履行,适用于社会的专门机构。单方面:因为它​​只涉及个人;不可强制的:道德义务不是任何人可以强制执行的,被归结为良心的义务。” [需要引用]甚至违背接受者的意愿;双边的:通过将自己作为主体的个人(各方)之间的运作,一种权利和另一种义务;强制:因为法律义务必须在使债务人遭受有组织制裁的后果的惩罚下履行,适用于社会的专门机构。单方面:因为它​​只涉及个人;不可强制的:道德义务不是任何人可以强制执行的,被归结为良心的义务。” [需要引用]甚至违背接受者的意愿;双边的:通过将自己作为主体的个人(各方)之间的运作,一种权利和另一种义务;强制:因为法律义务必须在使债务人遭受有组织制裁的后果的惩罚下履行,适用于社会的专门机构。单方面:因为它​​只涉及个人;不可强制的:道德义务不是任何人可以强制执行的,被归结为良心的义务。” [需要引用]适用于社会的专门机构。道德是:自主的,因为它是由良心强加给人的;单方面:因为它​​只涉及个人;不可强制的:道德义务不是任何人可以强制执行的,被归结为良心的义务。” [需要引用]适用于社会的专门机构。道德是:自主的,因为它是由良心强加给人的;单方面:因为它​​只涉及个人;不可强制的:道德义务不是任何人可以强制执行的,被归结为良心的义务。” [需要引用]

来源

人类道德一直是人们好奇和探究的对象。有几位哲学家提出了它的起源和发展。有些人相信人的道德有生物学或经验的起源,或者是在出生时插入的。在这些分歧中,他在《企鹅的征程与道德的起源》一文中说,道德不是自然产生的,就像许多思想家所暗示的动物的仁慈一样,而是来自人类将自己置身于其中的能力。代替他们的相似之处,并使对方的经验丰富你的经验。

伟大思想家的愿景

亚当·斯密

对亚当·斯密来说,道德原则源自历史经验。在他看来,决定工业革命及其生产过程的情感是:特别敏感的激情(性欲、愤怒、嫉妒、同情)、自爱或自私、仁慈,这与社会和良心的倾向有关。 ,或理性,指导理性计算。社会制定的规则在变得有效和有用时得到应用。

大卫休谟

大卫休谟凭经验观察道德。它表明道德与激情而非理性密切相关。与它的先例所设想的不同,不会有一种人类被引导去追求的至善。在休谟看来,人类行为的基本动力是获得快乐和防止痛苦。在什么是道德方面,这位哲学家认为(经验的)经验促进了人类的理解。欲望暗示着印象、想法,因此,是由引发自由的需要所激发的。

伊曼纽尔·康德

与休谟所声称的不同,康德捍卫理性作为道德的基础。从同一性原则出发,人的行为与对他者的认同有关,即人的行为影响个体的行为,从而使行为成为普遍规律。

野外道德

荷兰灵长类动物学家弗兰斯·德瓦尔在他的《灵长类动物》一书中指出,政治行为和利他主义存在于灵长类动物中,因此具有共同的生物学根源。在他的另一本书《灵长类动物和哲学家》中,瓦尔认为道德属性以前被认为是人类独有的,但也存在于其他灵长类动物中。他认为人的道德不是凭空而来的,也不是宗教或文化的产物。根据作者的说法,它的起源类似于灵长类动物,因为它们具有同理心、互惠和正义感的能力。

媒体实践中的道德

道德与言论

道德也存在于交流中,根据它们所处的社会确定话语类型。例如,道德可以决定意识形态计划(政治、经济和宗教)或控制词,例如过滤语句中的体面划分。也可以与社会类型有关,即在一定的社会阶层中,道德决定了口语。禁忌与道德直接相关,因为它们界定了社会中可以说什么。

道德和皮尔斯的符号学

根据查尔斯·桑德斯·皮尔斯 (Charles Sanders Peirce) 的第三性理论,符号是共识、意见的结果。因此,道德进入了这种界定社会习俗的意义上。

道德与宗教

宗教团体有共同的道德实践,其成员具有相同的行为,并尽量不实践宗教所谴责的行为。每个人的救恩取决于神圣的律法。这一点使得宗教道德成为控制个人和社会的决定性因素。

基督教

基督教道德以一个核心为中心,核心美德在其中吸引,如果实现,据说会导致兄弟情谊和心灵平静。因此,道德总结为慈善和谦逊,即与自私和骄傲相反的两种美德。在其所有教义中,基督教都指出这两种美德是通往永恒幸福的美德。

佛教

佛教的道德是以保命、中庸的原则为基础的,即修心重于戒、定、慧。

印度教

印度教道德最重要的一点可以概括为:自我控制、对他人、人或动物的同情和出离心。

文学道德

儿童文学

这种文学体裁在大多数情况下具有向儿童传递道德价值观和知识,形成有意识的成年人的功能。一个经典的例子是寓言,动物所经历的情况的寓言式叙事,它们指的是人类的情况,旨在传达道德。这些文本的范例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道德和它们所包含的教学特征。然后提供摩尼教行为的模型;必须复制“正确”并避免“错误”。

浪漫

这部小说也可能旨在使社会道德化。例如,马查多·德·阿西斯(Machado de Assis)在他的小说中进行了道德化的批评。

也可以看看

道德和公民教育

参考

参考书目

古斯莫,保罗·杜拉多。法律研究导论,第 28 版。古斯莫,保罗·杜拉多。法律研究导论,第 39 版。2007. BATSON, D., & Ahmad, N. (2008)。利他主义:神话还是现实?In-Mind 杂志,6. 休姆,大卫。对道德原则的研究。附录 IV 来自一些口头争议,译文:José Oscar de Almeida Marques。康德,伊曼纽尔。对判断力的批判。Valério Rohden 和 António Marques 翻译。里约热内卢,RJ:大学取证,1993 年。SALVI,Gaetano。伟大的宗教——从起源到今天的世界。Editora Caminho, 2001, 意大利

外部链接

GERT,伯纳德,“道德的定义”,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2011 年夏季版),Edward N. Zalta(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