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娜·阿伦特

Article

October 20, 2021

汉娜·阿伦特 (Hannah Arendt,1906-1975) 是德国出生的美国政治科学家,通常被描述为政治哲学家。然而,她没有使用哲学家这个词来形容她自己。阿伦特最著名的作品是关于极权主义起源的理解;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中,她试图展示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共同根源。阿伦特本人有犹太背景,她的许多作品都涉及犹太问题。阿伦特的许多观点使她在犹太圈内引起争议。她是以色列和犹太复国主义意识形态的早期批评者。在她有争议的著作《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中,她将迫害犹太人的程度归咎于犹太领导人,并提出了她关于邪恶平庸的理论。

家庭与教育

汉娜·阿伦特 (Hannah Arendt) 原名约翰娜·阿伦特 (Johanna Arendt),1906 年 10 月 14 日出生于德国汉诺威。她属于汉诺威林登的一个犹太世俗富裕家庭,在东普鲁士首都柯尼斯堡和柏林长大。他的父亲早逝。在柯尼斯堡的家中,一家人接触了多种犹太社区,包括犹太复国主义者、信奉犹太教的德国公民、西逃的犹太人、柯尼斯堡数百年历史的犹太社区以及离开该宗教的犹太人。这个家庭显然是犹太人,但不是很虔诚。在政治上,这个家庭对社会民主党表示同情。阿伦特于 1924 年开始学习神学,然后在柏林、马尔堡、弗莱堡和海德堡学习神学、哲学和希腊语。她在马尔堡菲利普斯大学跟随马丁海德格尔学习哲学。从19岁起,她就与时年30多岁的海德格尔发生了恋情。断绝关系后,她于1929年在存在主义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的指导下,前往海德堡撰写奥古斯丁思想中的爱情博士论文,题为《德·利伯斯贝格里夫·贝奥古斯丁》。 Versuch einer philosophischen Interpretation,但阿伦特在 1933 年因为是犹太人而被禁止获得教授职位(获得教授职位),因此离开家乡定居巴黎。在存在主义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的指导下,阿伦特受海德格尔存在主义的影响,但后来强烈地脱离了他的政治思想。该论文于1929年以Der Liebesbegriff bei Augustin的名义出版。 Versuch einer philosophischen Interpretation,但阿伦特在 1933 年因为是犹太人而被禁止获得教授职位(获得教授职位),因此离开家乡定居巴黎。在存在主义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的指导下,阿伦特受海德格尔存在主义的影响,但后来强烈地脱离了他的政治思想。该论文于1929年以Der Liebesbegriff bei Augustin的名义出版。 Versuch einer philosophischen Interpretation,但阿伦特在 1933 年因为是犹太人而被禁止获得教授职位(获得教授职位),因此离开家乡定居巴黎。

在纳粹政权下

1964 年,她说在议会火灾和随后的“保护性逮捕”之后,她于 1933 年 2 月 27 日开始参与政治。她开始收集有关纳粹对该国犹太人政策的信息,以用于国外的信息工作。阿伦特于 1933 年在州立图书馆从事这项工作时被捕,八天后被一位不知道该怎么做的友好警察释放。她立即​​计划在没有旅行证件的情况下离开德国。她和她的母亲偷偷越过边境进入捷克斯洛伐克,然后经由日内瓦前往巴黎。在巴黎,她经常不得不躲避警察,因为她没有也没有收到身份证件。她作为无纸难民和后来无国籍的难民的经历是她讨论公民身份与人权之间关系的重要基础。在法国,她致力于帮助德国犹太难民,并支持将犹太儿童移民到巴勒斯坦的工作。阿伦特在 1937 年失去了他的德国公民身份,然后成为无国籍人。 1940年,她嫁给了德国共产主义但反斯大林主义的作家和哲学家海因里希·布吕​​歇尔。 1940 年 5 月,德国入侵法国后,她与丈夫离婚,与其他 6,000 名无国籍德国人一起被关押在比利牛斯山脉(波城附近)的古尔营地。几周后,法国抵抗力量瓦解,预计拘留营将很快被推进的德国军队接管,营地中的 7,000 名妇女中有 2,000 人逃离。她逃离拘留营,步行前往蒙托邦(在维希政权的控制下),在那里她碰巧遇到了布吕歇尔。布吕歇尔在他的拘留营撤离后独自去了那里。在马赛,他们遇到了沃尔特·本雅明,阿伦特拿到了一本本雅明在 1940 年春天完成的历史哲学著作。本雅明自杀了,阿伦特后来出版了这本书。阿伦特在瓦里安弗莱的犹太人名单上,他们必须从维希法国获救,他们在里斯本等待三个月后于 1941 年从里斯本乘船到达那里。他们于 1941 年随布吕歇尔和阿伦特的母亲来到美国。随后,她开始活跃于纽约的德国犹太人社区,并为 Aufbau 杂志撰稿。除了她的母语德语之外,法语是阿伦特的主要外语,而且凭借她蹩脚的英语技能,她不得不重建自己的生活。大约 4,000 名没有逃离法国古尔斯营地的被拘留犹太人后来被维希政权(1942-1943 年)引渡给德国占领者,后者将他们驱逐到奥斯威辛集中营。 Eichmann 的雇员 Theodor Dannecker 组织了从 Gurs 的运输。战争结束后,阿伦特意识到她自己可能会乘坐这种交通工具。她作为难民的经历使她意识到生活中巧合、不可预测性和巧合的重要性。不可预测性和巧合在生活中。不可预测性和巧合在生活中。

在美国的职业生涯

战后,她与海德格尔和卡尔·雅斯贝尔斯重新建立了联系,并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智力友谊。她于 1950 年成为美国公民。 1953 年,她成为纽约布鲁克林学院的教授。她在多所大学任教,并于 1959 年成为普林斯顿大学第一位被任命为正教授的女性。

工人

阿伦特的作品涉及权力、政治、权威和极权主义等主题。尤其是战后,她对政治行动和直接参与政治产生了兴趣。阿伦特钦佩罗莎·卢森堡,批评列宁的革命理论。她关心的是官僚机构的不可预测性和不人道的潜力,而不是马克斯·韦伯所关心的合理性和可预测性。这也符合她对艾希曼及其在纳粹体系中的作用的分析。

阿伦特论犹太教、以色列和犹太复国主义

1940 年代,在以色列建国的同时,阿伦特撰写了许多关于犹太人问题、犹太复国主义和以色列建国的文章。她严厉警告新的犹太民族主义,并讽刺西奥多·赫茨尔的著作《犹太民族》以及巴勒斯坦的犹太国家应该是对反犹太主义的回应的想法。她还担心一个犹太国家会变得依赖其他国家,并写道明天的反犹太主义将声称犹太人从外国势力在中东的存在中获利并上演。她在后来引起争议的作品中进一步发展了这些观点,尤其是在以色列。

阿伦特论邪恶

汉娜·阿伦特以不妥协的哲学家、作家和辩论家着称。她与所有极权主义的对抗以及她对人类邪恶的探索仍然具有相关性。她认为,最危险的事情之一是当人们渴望成为有用的人时,交易自动化。她的想法是对反思和常识的致敬,使人们能够从世界的喧嚣中退后一步,为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东西。

对艾希曼的诉讼

前党卫军成员阿道夫·艾希曼于 1961 年在耶路撒冷受审,特别是因为他对大屠杀的贡献。阿伦特从《纽约客》的审判中报道,这些报道后来发表在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一书中。根据他的观察,阿伦特提出了著名的“恶之平庸”论断。艾希曼本人没有杀过人,也没有下令杀过人,他不是施虐狂,看上去灰蒙蒙的。对阿伦特来说,他是正常的可怕,她被他的脚踏实地、冷漠和冷漠而震惊。对于阿伦特来说,艾希曼的邪恶是平庸的,因为它是轻率的。为了理解艾希曼,阿伦特最终在重要的点上接受了他自己的陈述,并且显然站在了他的一边。阿伦特的做法让艾希曼看起来比检方要好一些。阿伦特相信他有罪,并没有为艾希曼参与种族灭绝而道歉。在阿伦特看来,反犹主义并不能很好地解释艾希曼的行为。阿伦特指出,艾希曼和其他许多大屠杀的肇事者和肇事者都非常正常或令人不安。她形容艾希曼在语言上不是很先进,他说话很陈词滥调,几乎没有变化。阿伦特写道,艾希曼不仅完全正常和普通,而且与朋友和家人的关系堪称典范。阿伦特和其他观察者认为艾希曼的性格特征是令人愉快的(英语:agreeable)和尽责性。对艾希曼的审判之所以广为人知,主要是因为阿伦特的报告以及对艾希曼人物和工作的描述中的“邪恶的平庸”。阿伦特的分析在当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并引起了争议,尤其是在许多犹太人中,并且在回顾过去时引起了很多争论。阿伦特对这个过程和对艾希曼人的关注非常批评,她认为艾希曼被赋予了不成比例的角色,声称艾希曼并不是特别邪恶,但他所犯的错误是在一个极端守法的人邪恶的系统,并避免思考并将他们的工作置于更大的背景中。阿伦特的书在许多犹太人中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并引起了激烈的争论。有些人甚至称她为“自恨的犹太人”。在书中,她还将艾希曼与所谓的犹太委员会的成员进行了比较,她将他们描述为只为自己的利益着想的懦弱的人,并将迫害的规模归咎于犹太领导人。在耶路撒冷的审判开始几个月后,斯坦利·米尔格拉姆开始了著名的米尔格拉姆实验。阿伦特的观察得到了米尔格拉姆实验结论的支持。斯坦利米尔格拉姆指出,阿伦特对邪恶的平庸比人们可能担心的更接近真相。阿伦特支持逮捕和处决艾希曼。她相信他完全了解大屠杀,但他愿意服务是因为他参与了一个拥抱和追随的运动。回想起来,阿伦特的评估和结论被批评只基于她在法庭玻璃笼子里看到的艾希曼的小人物以及法庭文件。Bernt Hagtvet 在 2000 年挪威版的介绍中写道,艾希曼出庭可能是为了给人留下他被动和顺从以试图拯救自己的印象。 Hagtvet 质疑法庭上的陈述是否全面了解了该男子的工作,以及他是否可能有比仅仅服从命令更个人化和雄心勃勃的目标。挪威哲学家Arne Johan Vetlesen问阿伦特为什么要和艾希曼谈话:为什么她认为艾希曼的失败在于他缺乏思考能力,而不是他在情感领域可能存在的缺陷。根据哈格维特的说法,争议的很大一部分是由于阿伦特自己的写作风格,因为她的写作风格密切,经常带有争议性和讽刺意味。因此,根据 Hagtvet 的说法,这些文本是含蓄的、间接的并且经常是讽刺的,尤其是在美国,她的复杂和耸人听闻的考虑很难赢得她的支持。阿伦特将此案称为本-古里安的表演审判。据说在耶路撒冷关于艾希曼的争执让她失去了友谊,而且是一种个人压力。虽然米尔格拉姆相信官僚的服从意味着责任减少,但阿伦特认为服从和支持是一样的:阿伦特认为艾希曼心甘情愿地支持政权,并应为政权的罪行受到惩罚。据说在耶路撒冷关于艾希曼的争执让她失去了友谊,而且是一种个人压力。虽然米尔格拉姆相信官僚的服从意味着责任减少,但阿伦特认为服从和支持是一样的:阿伦特认为艾希曼心甘情愿地支持政权,并应为政权的罪行受到惩罚。据说在耶路撒冷关于艾希曼的争执让她失去了友谊,而且是一种个人压力。虽然米尔格拉姆相信官僚的服从意味着责任减少,但阿伦特认为服从和支持是一样的:阿伦特认为艾希曼心甘情愿地支持政权,并应为政权的罪行受到惩罚。阿伦特认为艾希曼心甘情愿地支持该政权,该政权的罪行应该受到惩罚。阿伦特认为艾希曼心甘情愿地支持该政权,该政权的罪行应该受到惩罚。

极权国家的起源

汉娜·阿伦特还因其著作《极权主义的起源》(德语版 Elemente und Ursprünge totalitärer Herrschaft)而闻名,她在书中试图追溯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根源,以及它们与反犹太主义的联系。是她的丈夫向她介绍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和政治理论,但她对马克思主义的关注变成了与她认为极权主义并在她的书中将其等同于法西斯主义的意识形态的无情对抗。Origins 于 1951 年发行,使阿伦特享誉国际。然后,她出版了几本关于暴力、公民不服从、权威和革命等方面的书籍。阿伦特由此成为公共知识分子。

关于革命

在《论革命》一书中,她比较了法国大革命和美国大革命。阿伦特声称美国革命是一场成功的革命,而法国大革命则是一场失败的革命。根据阿伦特的说法,法国是从法律稳定和宪法统治演变而来的。

阿伦特的工作概念

汉娜·阿伦特 (Hannah Arendt) 也因其活动概念或工作概念而闻名,在主要作品 Vita activa oder Vom tätigen Leben(1958 年英文版,1960 年她自己翻译成德文)中,她区分了三种类型的人类活动:工作,即人为维持生命而与自然作斗争 生产,即人用自己的产品和对象包围自己的活动 行动,即人进入一种直接的、共同的活动的情况。根据阿伦特,它是现代技术社会的特征是行动和生产活动被贬低,而有利于工作活动,这是平等进步意识形态的一部分。劳动 (Die Arbeit) 与人类的生物过程有关,例如获取和消费食物、生孩子、照顾孩子,变老,被照顾。工作与生活过程相关联。工作再次将人与自然联系起来,工作是我们体内的动物元素。创造(Work / Das Herstellen)是人类创造人造事物的活动,即创造一个人造事物的世界。它可以是有用的技术和艺术。行动(Das Handeln)是直接发生在人与人之间的活动,人与人之间没有事物或环境。行动是发生在个人之间的事情。行动是从自由的思想、意见的交流、价值观和文化的形成以及政治行动中发展起来的。“当我们转向它时向我们显现的东西”),人类创造的世界。阿伦特的“世界”是一个非常具体的东西,homo faber(制造工具的人)是其起源,因此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感到宾至如归。通过对笛卡尔的批判,阿伦特追溯了世界的异化,笛卡尔通过内省,呈现了我们内心的真理,并将人解释为“会思考的东西”。

遗产

阿伦特于 1975 年 12 月 4 日在纽约去世,葬于纽约的巴德学院,她的丈夫曾在那里任教多年。小行星 100027 Hannaharendt 以她的名字命名。Hannah Arendt Express 是卡尔斯鲁厄和汉诺威之间的铁路线。汉娜·阿伦特 (Hannah Arendt) 的纪念邮票。伯恩特·哈格维特 (Bernt Hagtvet) 在 2000 年版《耶路撒冷艾希曼》的介绍中写道,她是一位有趣的思想家,无法写出一个松散的句子。她被 Arbeitsgemeinschaft Orte der Demokratiegeschichte 评为 100 名在过去的 200 年里,为德国民主的形成做出了贡献的最重要人物。

参考

文学

介绍性工作 Einar Øverenget Hannah Arendt, 2006 ISBN 9788215003566In Norwegian Violence in our time。 [奥斯陆]:卡佩伦。 1971. 原标题:关于暴力发表在卡佩伦不受欢迎的著作 Vita activa: det virksomme liv 中。奥斯陆:和平。 1996. ISBN 8253017502. 耶路撒冷的艾希曼:关于邪恶平庸的报告。 [奥斯陆]:Bokklubben 今天的书。 2000. ISBN 8252537367。在 Bokklubbens Kulturbibliotek 权力与暴力系列中:三篇卡佩伦不受欢迎的著作,2017 Arendt、Hannah 和 Bent Hagtvet (2000)。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关于邪恶平庸的报告。奥斯陆:Bokklubben 今天的书。 ISBN 8252537367。Hagtvet 对 2000 版的介绍。在 GermanDenken ohne Geländer。文字和信件。 Piper München, Zürich 2006 ISBN 3-492-24823-3(哲学、政治思想、政治行动、生活状况、livshistoryer) 我想了解一下。生活和工作的自我报告Hg。乌苏拉·卢兹。 Piper,慕尼黑 1996,新版 2005 ISBN 978-3-492-24591-3(blant annet brev til Scholem 1963,fjernsynssamtale med Thilo Koch 1964,Günter Gaus 1964,Roger Errera 1797 多伦多 I797卡尔·雅斯贝尔斯:1926-1969 年的通信。 Piper, 慕尼黑, 2001, ISBN 3-492-21757-5 Bøker, forelesninger og større verker Augustin 的爱情观。尝试进行哲学解释。柏林 1929,新版 Philo Verlagsges。,柏林和维也纳 2003 ISBN 3-86572-343-8 极权主义的起源。 1951年纽约,德国元素和总统治的起源,法兰克福a。米,1955);第 10 版 Piper,慕尼黑 2003 ISBN 3-492-21032-5 Rahel Varnhagen:犹太人的生活。 1958 年伦敦,德国人 Rahel Varnhagen。浪漫时期德国犹太人的生活故事。派珀,慕尼黑 1959;新版本:1981-1998 ISBN 3-492-20230-6) The Human Condition, University Press, Chicago 1958, German Vita activa or from active life, Kohlhammer, Stuttgart 1960; Piper,1967 年,慕尼黑,2002 年第 3 版 ISBN 3-492-23623-5 耶路撒冷的艾希曼:1963 年纽约邪恶的平庸报告,耶路撒冷的德国艾希曼。 1964 年慕尼黑,关于邪恶派珀平庸的报告; 1986 年第 14 版 ISBN 3-492-20308-6 关于革命。 1963 年纽约,德国关于革命派珀,1963 年慕尼黑,2000 年第 4 版 ISBN 3-492-21746-X 道德哲学的一些问题 1965,德语 道德的一些问题。讲座分四部分 i:关于邪恶。道德问题讲座,Piper,慕尼黑,2006 ISBN 3-492-04694-0,(Engelsk Responsibility and Judgment)引言,首次在死后发表《论暴力》,纽约,伦敦,1970 年,德国的权力与暴力,派珀,慕尼黑,1970 年; 2003 年第 15 版 ISBN 3-492-20001-X 康德政治哲学讲座,芝加哥 1982,dt。关于康德政治哲学的文本。 Piper,慕尼黑 1985 ISBN 3-492-22560-8,1970 年讲座,死后首先冒犯。心灵的生活,纽约,1978 年,德国人的精神生活。第 1 卷思考;第 2 卷 Das Wollen Piper,慕尼黑 1979 ISBN 3-492-22555-1,1973 年和 1974 年讲座,死后首先冒犯。思考日记 1950-1973。由 Ursula Ludz 和 Ingeborg Nordmann 编辑,德累斯顿汉娜·阿伦特研究所。 2 卷,Piper, München & Zürich 2002 ISBN 3-492-04429-8,死后首先冒犯。2003 ISBN 3-492-20001-X 康德政治哲学讲座,芝加哥 1982,德国。关于康德政治哲学的文本。 Piper,慕尼黑 1985 ISBN 3-492-22560-8,1970 年讲座,死后首先冒犯。心灵的生活,纽约,1978 年,德国人的精神生活。第 1 卷思考;第 2 卷 Das Wollen Piper,慕尼黑 1979 ISBN 3-492-22555-1,1973 年和 1974 年讲座,死后首先冒犯。思考日记 1950-1973。由 Ursula Ludz 和 Ingeborg Nordmann 编辑,德累斯顿汉娜·阿伦特研究所。 2 卷,Piper, München & Zürich 2002 ISBN 3-492-04429-8,死后首先冒犯。2003 ISBN 3-492-20001-X 康德政治哲学讲座,芝加哥 1982,德国。关于康德政治哲学的文本。 Piper,慕尼黑 1985 ISBN 3-492-22560-8,1970 年讲座,死后首先冒犯。心灵的生活,纽约,1978 年,德国人的精神生活。第 1 卷思考;第 2 卷 Das Wollen Piper,慕尼黑 1979 ISBN 3-492-22555-1,1973 年和 1974 年讲座,死后首先冒犯。思考日记 1950-1973。由 Ursula Ludz 和 Ingeborg Nordmann 编辑,德累斯顿汉娜·阿伦特研究所。 2 卷,Piper, München & Zürich 2002 ISBN 3-492-04429-8,死后首先冒犯。心灵的生活,纽约,1978 年,德国人的精神生活。第 1 卷思考;第 2 卷 Das Wollen Piper,慕尼黑 1979 ISBN 3-492-22555-1,1973 年和 1974 年讲座,死后首先冒犯。思考日记 1950-1973。由 Ursula Ludz 和 Ingeborg Nordmann 编辑,德累斯顿汉娜·阿伦特研究所。 2 卷,Piper, München & Zürich 2002 ISBN 3-492-04429-8,死后首先冒犯。心灵的生活,纽约,1978 年,德国人的精神生活。第 1 卷思考;第 2 卷 Das Wollen Piper,慕尼黑 1979 ISBN 3-492-22555-1,1973 年和 1974 年讲座,死后首先冒犯。思考日记 1950-1973。由 Ursula Ludz 和 Ingeborg Nordmann 编辑,德累斯顿汉娜·阿伦特研究所。 2 卷,Piper, München & Zürich 2002 ISBN 3-492-04429-8,死后首先冒犯。

外部链接

Hannah Arendt - Commons 上的图像、视频或音频类别 (en) Hannah Arendt - 互联网电影数据库上的 Hannah Arendt 图像、视频或音频画廊 (en) Hannah Arendt at American National Biography (en) Hannah Arendt in Store norske leksikon (en) Jødisk Virtuelt Bibliotek: Hannah Arendt (en) «Hannah Arendt», fra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en) «Hannah Arendt (1906-1975)», fra Internet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de) Hannah Arendt 的政治哲学 (de) Hannah-Arendt-Zentrum at the University of Oldenburg (de) Hannah-Arendt-Institut für Totalitarismusforschung eV at the Technical University of Dres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