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大卫·梭罗

Article

October 18, 2021

亨利·大卫·梭罗,本名大卫·亨利·梭罗(1817 年 7 月 12 日-1862 年 5 月 6 日)在马萨诸塞州康科德,是美国散文家、教师、社会哲学家、博物学家和诗人。在梭罗的一生中,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他的著作。然而,今天,他是 19 世纪美国文学中的大人物。通过两次象征性的行动——在瓦尔登湖的小屋里静修两年,以及因公民不服从而入狱一夜——梭罗将他的朋友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的超验主义教义付诸实践。梭罗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他的文章、散文、日记和诗歌构成了 20 多本书。他还是一位热情的自然观察者。这种组合为他赢得了朋友威廉·埃勒里·钱宁 (William Ellery Channing) 的绰号“自然诗人”。尤其是晚年,梭罗对植物的开花期、树种的分布等现象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凭借对自然保护的承诺和对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追求,他成为生态学作为一门科学的先驱和启蒙者。在 1854 年出版的杰作《瓦尔登湖》中,他描述了如何在树林中过着简朴的生活,远离“文明”社会。 1849 年公民不服从的主题是个人对不公正政府的有充分理由的抵抗;这本书成为后来非暴力抵抗形式的灵感来源。梭罗原则上反对奴隶制,作为一名活动家,针对逃亡奴隶和罪犯的法律进行演讲,并赞扬废奴主义者的工作——尤其是约翰·布朗的工作。梭罗的非暴力抵抗哲学后来影响了列夫·托尔斯泰、圣雄甘地和马丁·路德·金等政治、精神和文学人物。

性格

梭罗在他的作品中透露的自传信息很少。不过,看了他的作品,还是可以对他有一个很好的印象,更何况他是一个意见很强烈的人。梭罗的个人日记直到 1906 年才出版。此外,还有威廉·埃勒里·钱宁(William Ellery Channing)等亲友的证词,他于1873年出版了梭罗(Thoreau the Poet-Naturalist)的第一本传记。传记作者对梭罗感兴趣的另一个来源是哈里森布莱克,他是前伍斯特一神论牧师,1848 年 3 月至 1861 年 5 月与梭罗定期通信。对传记作者同样有价值的是他的朋友和导师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的证词,作为梭罗的《远足》(1863 年)的前言,他写了一篇关于他的传记:“他没有受过任何职业的训练,他从未结婚,独自生活,从未去过教堂,从未投票,拒绝纳税。支付他不吃肉,不喝酒,不抽烟。”梭罗对财富根本不感兴趣:“一个漂亮的房子,衣服,有文化的人的举止和谈话,他都很冷。” [...] “他选择通过限制自己的需求并尽可能多地自给自足来致富。他只使用铁路来架起不符合他旅行目的的土地。他走了数百英里,避开旅馆,并在农民和渔民的小屋里避难,他发现住在那里更便宜、更愉快。”爱默生钦佩梭罗坚忍和斯巴达的性格,但也透露梭罗可以非常热情和同志:“尽管他是一个隐士和斯多葛,他真的很喜欢同情,像个孩子一样热情地全身心投入到他所爱的年轻人的陪伴中,想以只有他能做到的方式来娱乐,用他在现场和沿途的经历说不完的轶事。河。他也随时准备带头寻找蓝莓、栗子或葡萄。”梭罗拥有的另一个卓越品质是他的耐心。例如,他可以一动不动地坐在同一个地方几个小时,直到鸟,已经撤退的爬行动物或鱼类重新出现。爱默生指出,梭罗因其非凡的洞察力而似乎具有额外的感官。 “他用显微镜看东西,用喇叭听东西,他的记忆是他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的照片记录。”在他的“传记草图”中,爱默生还着眼于梭罗在社会交往中激进的诚实所带来的问题。梭罗强加于自己的完美正直,他也要求他人。最重要的是,与他的谈话有时会因为梭罗倾向于采取相反的观点或自相矛盾地呈现事物而变得复杂。 ”他在与他人打交道时非常直言不讳,以至于他的崇拜者开始称他为可怕的梭罗。” [...] “我认为他理想的严谨性剥夺了他与人交往的健康数量。”据他的朋友说。威廉·埃勒里·钱宁,梭罗独特的鼻子酷似凯撒大帝 诗人纳撒尼尔·霍桑这样描述梭罗:“梭罗很丑:他有一个长鼻子,一张奇怪的嘴;农村人,虽然彬彬有礼,但与他的外表相得益彰。可他的丑依旧美得让人心旷神怡,比美更适合他。”据他的朋友威廉·埃勒里·钱宁说,梭罗独特的鼻子酷似凯撒大帝。诗人纳撒尼尔·霍桑这样描述梭罗:“梭罗很丑:长鼻子,嘴很奇怪;乡村,虽然彬彬有礼,但与他的外表相称。容貌。但他的丑依旧是白皙可人,比美更适合他。”据他的朋友威廉·埃勒里·钱宁说,梭罗独特的鼻子酷似凯撒大帝。诗人纳撒尼尔·霍桑这样描述梭罗:“梭罗很丑:长鼻子,嘴很奇怪;乡村,虽然彬彬有礼,但与他的外表相称。容貌。但他的丑依旧是白皙可人,比美更适合他。”

生活

根据阿莫斯·布朗森·奥尔科特和梭罗的阿姨玛丽亚的说法,“梭罗”的发音类似于英文单词“thorough”。爱默生的儿子爱德华写道,“梭罗”发音为“Thó-row”,这确实使它与 19 世纪新英格兰的“彻底”押韵。然而,“梭罗”的当前美式发音是在第二个音节上重音:“Thur-rów”。

家史

第一个来到美国的梭罗是亨利的祖父让梭罗(后来英语化为“约翰”)。约翰大约于 1754 年出生在泽西岛的海峡岛,1685 年南特敕令被撤销后,最初的新教家庭在那里避难。在 1773 年的渡口期间,他在一次海难后获救并被带到殖民地。在波士顿,他找到了一份帆船制造商和制桶工人的工作。美国独立战争结束后,他开始做生意,开了一家据说只有一只猪头糖的商店。 1801 年他去世时,他在波士顿和康科德的家为他留下了 25,000 美元和 12,000 美元的现金和股票净资产。梭罗的祖母简·伯恩斯是苏格兰血统。他的外祖父阿萨·邓巴 (Asa Dunbar)1766 年在哈佛大学参与了“黄油叛乱”,这是美国殖民地历史上的第一次学生示威。

早年(1817-1828)

亨利·大卫·梭罗 (Henry David Thoreau) 出生在弗吉尼亚路一栋灰色、未上漆的农舍楼上的房间里,该农舍属于他的外祖母。 1817 年 10 月 12 日,他在七月在康科德去世的叔叔大卫之后,接受了大卫·亨利·梭罗的洗礼。直到 1830 年代中期,他才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亨利·大卫·梭罗。他的父母是约翰梭罗和辛西娅邓巴。他有一个哥哥和姐姐,约翰和小海伦,还有一个妹妹,索菲亚。他在弗吉尼亚路的出生地得到了保存,在 1878 年被移动了近 300 米。当时,在 1817 年,康科德是一个安静的小镇,有两千居民,主要以农业为生。前往波士顿途中的农民和旅行者在酒店过夜并经常光顾商店。在梭罗出生的那一年,詹姆斯·门罗担任总统期间开始了一段和平繁荣的时期,但梭罗的家庭却过得并不好。他们经历了一系列的挫折,未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尽管这个家庭过去曾享有繁荣,但只有在 1824 年梭罗的父亲决定开办铅笔厂时,情况才有所好转。改善的财务状况使他们能够先在马萨诸塞州切姆斯福德定居,然后在波士顿定居。大卫亨利很快也在那里上学。 1822年与外婆同住时,参观了小湖瓦尔登湖,其名称“池塘”(池塘)实际上是错位的,因为水深达30米。第二年,全家搬回康科德。1827 年,年轻的学生梭罗写下了他最古老的作品《四季》。

形成期(1828-1837)

1828 年,他的父母将他送到康科德学院,在那里教他拉丁语、古希腊语和几种现代语言,包括法语、意大利语、德语和西班牙语。 1833 年,奖学金使他得以在哈佛大学学习。在那里,他获得了修辞学、新约、哲学和科学的知识。从 1835 年开始,除了在哈佛度过的学期之外,梭罗还在马萨诸塞州坎顿的一所小学任教了几个月。在那段时间里,他还通过阅读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的作品发现了超验主义。在大学里,亨利被证明是一个好学生。尽管他因病和经济困难而缺席了几个月,但他还是于 1837 年毕业了。 1837 年,梭罗的姐姐把他介绍给露西·杰克逊·布朗,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的嫂子。露西的丈夫抛弃了她,带着两个孩子,她和梭罗之间建立了一种温柔的友谊。梭罗经常在那些场合拜访她和她的孩子,用他的独舞、吹长笛和交谈来招待她和她的孩子。梭罗向她展示了他的一些文本,她看到了与爱默生作品的相似之处,促使她安排他们之间的会面。 34 岁的爱默生后来成为梭罗的朋友和导师,当时他正走在成为超验主义运动领袖的道路上。他已经出版了两部重要的文学作品:《自然》和《美国学者》,而梭罗二十岁时还没有发表过任何作品。然而,两人很快就建立了亲密的友谊。爱默生将他介绍给一群作家和其他知识分子,他们于 1836 年共同创立了超验俱乐部。发起人中有威廉·埃勒里·钱宁(William Ellery Channing),他后来成为梭罗最好的朋友,并引导他进入了他自己在哈佛教授的一神论主义。梭罗还结识了玛格丽特·富勒、阿莫斯·布朗森·奥尔科特和琼斯。梭罗的故乡康科德因富勒、奥尔科特和维瑞的到来而成为超验主义的知识中心。在这一时期——大约在 1835 年到 1860 年之间——梭罗与沃尔特·惠特曼、爱默生和霍桑等作家一起积极参与了“美国文艺复兴”,在这个时期,美国的许多杰作都被创作出来。发起人中有威廉·埃勒里·钱宁(William Ellery Channing),他后来成为梭罗最好的朋友,并引导他进入了他自己在哈佛教授的一神论主义。梭罗还结识了玛格丽特·富勒、阿莫斯·布朗森·奥尔科特和琼斯。梭罗的故乡康科德因富勒、奥尔科特和维瑞的到来而成为超验主义的知识中心。在这一时期——大约在 1835 年到 1860 年之间——梭罗与沃尔特·惠特曼、爱默生和霍桑等作家一起积极参与了“美国文艺复兴”,在这个时期,美国的许多杰作都被创作出来。发起人中有威廉·埃勒里·钱宁(William Ellery Channing),他后来成为梭罗最好的朋友,并引导他进入了他自己在哈佛教授的一神论主义。梭罗还结识了玛格丽特·富勒、阿莫斯·布朗森·奥尔科特和琼斯。梭罗的故乡康科德因富勒、奥尔科特和维瑞的到来而成为超验主义的知识中心。在这一时期——大约在 1835 年到 1860 年之间——梭罗与沃尔特·惠特曼、爱默生和霍桑等作家一起积极参与了“美国文艺复兴”,在这个时期,美国的许多杰作都被创作出来。非常了解阿莫斯·布朗森·奥尔科特和琼斯。梭罗的故乡康科德因富勒、奥尔科特和维瑞的到来而成为超验主义的知识中心。在这一时期——大约在 1835 年到 1860 年之间——梭罗与沃尔特·惠特曼、爱默生和霍桑等作家一起积极参与了“美国文艺复兴”,在这个时期,美国的许多杰作都被创作出来。非常了解阿莫斯·布朗森·奥尔科特和琼斯。梭罗的故乡康科德因富勒、奥尔科特和维瑞的到来而成为超验主义的知识中心。在这一时期——大约在 1835 年到 1860 年之间——梭罗与沃尔特·惠特曼、爱默生和霍桑等作家一起积极参与了“美国文艺复兴”,在这个时期,美国的许多杰作都被创作出来。

重返康科德 (1837-1844)

完成学业后,梭罗成为康科德公立学校的一名教师,两周后他辞去了那里的职务,因为他不想再进行体罚。在《自然诗人梭罗》中,他的朋友埃勒里·钱宁 (Ellery Channing) 写道,在学校院长的要求下,他只使用过一次体罚。据说他在放学后惩罚了六名学生,包括他自己的清洁女工。梭罗事后良心挣扎,匆匆离开,这对他的经济状况造成了重大影响。毕竟,1837 年是经济危机年,这使他无法立即找到另一份教师工作。因此,他于 1838 年决定在康科德开设一所私立文法学校,该学校将持续三年。他的兄弟约翰帮助他当老师,他们将一些进步的概念融入课程。除了没有体罚之外,这所学校还因其创新的、实践性的科学实验计划、自然漫步和当地工匠作坊的游览而脱颖而出。梭罗兄弟在那里任教到 1841 年 3 月。同样是在 1838 年,梭罗在康科德中学做了一次关于康科德社会的讲座,这让人想起爱默生在哈佛神学院的演讲;先验主义运动的哲学宪章。讲座会接踵而至,尽管梭罗不愿冒险远超出康科德。在 1940 年代后期,他偶尔会在新贝德福德和伍斯特等小城镇以约 25 美元的价格讲课,偶尔也在波士顿。那一年,梭罗也独自外出,第一次穿越缅因州乡村。 1839 年,他和他的兄弟约翰在康科德河和梅里马克河上划独木舟。这次旅行将为 1849 年出版的康科德河和梅里马克河上的一周提供材料,这在文学上并不成功。从 1837 年 10 月开始,梭罗在爱默生的建议下开始写日记,收集他对自然的观察以及对他所读书籍的评论。该日记中的第一篇文章,日期为 1837 年 10 月 22 日,反映了保留这本日记的可取性。梭罗将继续更新他的日记,直到 1861 年。他最终将它们编辑成文学形式,但最初他主要使用这些笔记作为他的散文、讲座和书籍的来源,包括瓦尔登湖。在此期间,他还改变了名字的顺序,现在让自己被称为亨利·大卫·梭罗,但从未将其合法化。 1840 年,梭罗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关于拉丁讽刺诗人奥卢斯·珀尔修斯·弗拉库斯 (Aulus Persius Flaccus) 和诗歌同情的文章。两者都出现在由超验主义者玛格丽特·富勒 (Margaret Fuller) 领导的报纸 The Dial 上。四年,直到报纸消失,梭罗继续为它写文章。对于法国教授米歇尔·格兰杰来说,这似乎是梭罗意识到他一生真正想做的事情的地方。他从超验主义中解放了自己,变得不那么灵活,并超越了他的老师爱默生。梭罗当时认为自己是有意识地选择成为职业诗人的人,并且在 1840 年至 1850 年之间的十几年间,他写了很多诗歌。由于缺乏成功以及对诗歌斗争的冷淡反应,他在那之后放弃了。 1839 年,亨利·大卫 (Henry David) 和约翰 (Henry David) 和约翰 (Henry David) 都爱上了一位牧师的 17 岁女儿艾伦·德弗罗 (Ellen Devereux Sewell)。那时,艾伦已经是一位比 22 岁的亨利更有经验的作家,她的日记和信件。梭罗夫妇认识这个女孩和她的家人已有一段时间了。毕竟,她的母亲是梭罗的姑姑的朋友,而她的姑姑,就像她母亲以前所做的那样,作为寄宿生搬进了梭罗家。有很多关于亨利'唯一不为人知的求婚是因为艾伦·塞维尔后来从她的日记中删除了引用它的段落,而包含亨利求婚的信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她在梭罗一家呆了两个星期,亨利爱上了她。 1839 年 7 月 25 日,他在日记中写道:“爱没有良药,只能爱得更多”。 1841 年,约翰第一个向她求婚,几个月后亨利也这样做了。艾伦拒绝了这两项提议,因为她的父亲埃德蒙·昆西·西沃 (Edmund Quincy Sewall) 是 Scituate 第一教区教堂的牧师,反对他们。由于约翰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梭罗兄弟的学校于 1841 年关闭,尽管它取得了一些成功。梭罗随后在康科德与爱默生一起度过了两年,辅导他的儿子沃尔多,并担任过编辑助理和劳动园丁。在爱默生和富勒的鼓励下,他继续为 The Dial 和其他期刊投稿。他还继续在康科德大学讲学,从而仍然参与了超验主义的发展。同年,他结识了刚搬到康科德的美国诗人纳撒尼尔霍桑。他的兄弟约翰于 1842 年 1 月 12 日死于破伤风,他的突然死亡对亨利大卫来说是一次创伤性的经历。虽然他自己没有被感染,但他患上了一种有症状的破伤风。同年,他确实出版了马萨诸塞州自然史,部分书评,部分自然历史论文。爱默生和梭罗在那一刻变得更加亲密,因为爱默生六岁的儿子死于猩红热,而梭罗则失去了他的兄弟。梭罗于 1843 年离开康科德前往纽约的史泰登岛,在那里他成为拉尔夫的兄弟威廉·爱默生的儿子们的伴侣。他喜欢当地的植物群,这与他村庄周围的环境非常不同,并发现了海洋和纽约市。尽管他最终为康科德感到想家,但由于他结识了各种纽约出版商,因此这次逗留最终会有益于他的写作生涯。这份工作的另一个好处是他可以进入纽约社会图书馆,在那里他发现了东方文学的书籍——当时在美国相对不为人知。他还会见了《纽约论坛报》的创始人霍勒斯·格里利 (Horace Greeley),他成为了他的文学经纪人并帮助他出版了他的作品。应爱默生的要求,梭罗在《美国杂志》和《民主评论》上写了一篇长篇文章,讲述了约翰·阿道夫·埃茨勒 (John Adolphus Etzler) 将(重新)获得的天堂一书,他于 1833 年移居美国以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殖民地. 找到。梭罗的这项研究已经体现了他后期著作的承诺。在纽约待了一年后,他决定回到家乡,在家族企业中从事铅笔生产。梭罗表明自己是一个创新的企业家。他应用了一种可以制作更好铅笔芯的工艺,使用粘土作为石墨的粘合剂。这是梭罗的叔叔查尔斯·邓巴 (Charles Dunbar) 于 1821 年在新罕布什尔州发现的一项技术。后来,梭罗转而生产用于定型机的石墨。然而,他的健康受到了石墨粉尘的影响。当他后来感染肺结核时,他的肺部已经严重受损,无法在疾病中存活下来。 1844 年 4 月,他和他的朋友爱德华·霍尔在生火时不小心在康科德萨德伯里河上的一个海湾费尔黑文湾周围生火。超过 120 公顷的土地被烧毁,造成三名土地所有者损失两千美元。梭罗和霍尔被指控粗心大意和疏忽大意,但尽管一些村民希望他们受到起诉,霍尔的家人设法阻止了这一点——可能是通过支付损失。从那时起,村民们称梭罗为“烧柴人”。他明智地决定暂时消失,去帮助父亲为家人盖新房。那时他常说买或租一个农场,穷困潦倒,孤苦伶仃;写一本书的理想条件。对于梭罗来说,谨慎地利用他所拥有的时间是必不可少的。这意味着,除其他外,他只想工作以满足他的基本需求,而不是参与占用他太多宝贵时间的活动——这个主题他也将在沃尔登的“经济”一章中发展。纽约论坛报的出版商霍勒斯·格里利(Horace Greeley)通过在报纸上讨论梭罗在 The Dial 中的出版物和他 1843 年的书籍,为梭罗的全国知名度做出了巨大贡献。他还在梭罗讲课时宣布,亲自监督梭罗一些著作的重印,并与纽约和费城的杂志出版商进行了相当积极的竞选活动,以使他的论文被接受。然而,尤其是爱默生对梭罗产生了最大的影响,并继续协助他出版作品。 1842 年至 1844 年间,他在 The Dial 上发表了梭罗的许多早期诗歌和散文,并亲自努力说服波士顿和纽约的出版商出版梭罗的《瓦尔登湖》。然而,尤其是爱默生对梭罗产生了最大的影响,并继续协助他出版作品。 1842 年至 1844 年间,他在 The Dial 上发表了梭罗的许多早期诗歌和散文,并亲自努力说服波士顿和纽约的出版商出版梭罗的《瓦尔登湖》。然而,尤其是爱默生对梭罗产生了最大的影响,并继续协助他出版作品。 1842 年至 1844 年间,他在 The Dial 上发表了梭罗的许多早期诗歌和散文,并亲自努力说服波士顿和纽约的出版商出版梭罗的《瓦尔登湖》。

瓦尔登湖的生活和远足(1844-1849)

1837 年夏天,梭罗和他的哈佛同学查尔斯·斯登·惠勒在惠勒在林肯弗林特池塘附近建造的小屋里度过了六个星期。据另一位密友埃勒里·钱宁(Ellery Channing)在 1883 年的一封信中写道,“为了经济,购买希腊书籍和出国学习”,即为书籍和学习旅行存钱。这个假期留在梭罗身边,后来他试图在弗林特池塘购买一块土地,自己在那里建造小屋,但最终失败了。然而,在 1844 年末,爱默生在瓦尔登湖购买了土地。他让梭罗有机会在那里建造一间小屋并平静地写他的书。 1845 年 3 月,梭罗开始在离他出生地 1.5 英里的湖岸边,建造一座 3 × 4.5 m 的松木小屋。这是一段持续两年的经历的开始,他将在他的著作 Walden 或 Life in the Woods 中详细介绍。梭罗种植了 1 公顷的土豆、豆类、小麦和玉米,开始了他自给自足的实验。他还开始撰写《康科德河和梅里马克河上的一周》,这将成为他在文学上的第一个成功。梭罗希望在树林中过上“简单、独立、宽宏大量和信任的生活”。他在小屋里度过的第一个晚上是 1845 年 7 月 4 日,独立日。并不是梭罗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因为他经常和父母一起吃饭,经常拜访家人和朋友,自己也经常有客人来访。梭罗特别想向他的同时代人展示,一个人可以与自然保持积极的关系,而不是基于浪漫的考虑,捍卫简单的生活,作为现代社会的替代品。然而,这个现代社会并没有让他保持原样。 1846 年 7 月下旬,当梭罗在瓦尔登湖待了大约一年时,他想修补鞋子上的一个洞,并于 1846 年 7 月 24 日或 25 日步行到附近的康科德。离开鞋匠店后,当地税务员兼代理人山姆·斯台普斯 (Sam Staples) 拦住了他,并要求他缴纳 6 年的人头税。梭罗拒绝了,斯台普斯不得不把他关进监狱。他在监狱里呆了一晚,但第二天就被释放了。没有人确切知道是谁违背梭罗的意愿代替他缴纳了欠税,但人们通常认为是他的姑姑玛丽亚·梭罗(Maria Thoreau)。在他关于公民不服从的政治论文公民不服从 (1849) 中,梭罗解释说,那天他原则上拒绝向允许奴隶制并发动美墨战争的政府纳税。1846 年 8 月,梭罗离开瓦尔登湖去远足缅因州的卡塔丁山。他会在缅因森林 (1864) 的第一章“Ktaadn”中讲述这段旅程。梭罗到缅因州的旅行使他有机会观察美洲原住民。从孩提时代起,他就对他们的文化着迷。他的家乡康科德还有印第安人,但正是在缅因州,梭罗才能观察到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可以在大自然中自由和不受约束地生活的美洲原住民。他在美洲原住民导游的陪同下穿越缅因州的森林,了解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智慧。后来,他将在他的著作《缅因森林》中写到其中一位向导,佩诺布斯科特部落的乔·波利斯 (Joe Polis)。梭罗还是箭头和其他文物的狂热收藏家,在他的研究期间收集了大量关于美洲原住民的笔记。然而,他还没有时间写一本关于它的书。梭罗对美洲原住民的热情从他死前低声说的最后一句可以理解的词中可见一斑:“驼鹿”和“印第安人”。回到瓦尔登湖后,他欢迎反奴隶制运动的当地分会来到他的小屋,以纪念安的列斯奴隶的解放。梭罗于 1847 年 9 月 6 日永远离开了他在瓦尔登湖的小屋,回到爱默生身边。他在那里一直待到 1848 年 7 月。当爱默生周游英格兰时,梭罗照看这所房子十个月。在此期间,他还开始记下美洲原住民的笔记。从 1847 年到 1861 年,他写了大约 3000 页的引文和观察。于是他决定回父母家打工还债。在此期间,他继续从事他的手稿工作。他在康科德的第一场关于他在瓦尔登湖逗留的讲座的题目是“我自己的历史”。梭罗会从中衍生出许多构成瓦尔登湖开端的元素。 1848 年 1 月和 2 月,他在康科德中学做了题为“个人对政府的权利和义务”的演讲。参加本次演讲的阿莫斯·布朗森·奥尔科特 (Amos Bronson Alcott) 在他的日记中提供了有关这些会议的宝贵信息。梭罗将编辑他的论文公民不服从的文本,该论文由伊丽莎白皮博迪于 1849 年 5 月在她的美学论文中发表。他与父母一起在家族企业中与父亲一起工作。他还从事测量工作并赚取额外的钱来粉刷建筑物。他每天步行大约四个小时。每年他都在康科德和波士顿以及(有时)缅因州讲学。他还在几本新英格兰杂志上发表了论文。梭罗现在几乎成为了一位大师,经常吸引着对瓦尔登湖故事着迷的年轻崇拜者。他完成了康科德河和梅里马克河上的一周的初稿,这是一首给他兄弟约翰的挽歌,他在其中描述了他们 1839 年前往白山的旅程。由于无法为这部作品找到出版商,梭罗在爱默生的建议下决定通过爱默生的出版商门罗自行出版。然而,他几乎没有宣传这本书,导致它卖得不好,梭罗的债务不断增加。这也导致了两个老朋友之间的分歧。 1849 年,梭罗宣布即将出版的《瓦尔登湖》,他已经编辑了三个版本。他遇到了 HGO Blake,一位与他经常通信的老师。布莱克支持他写下他在树林里的生活。他和威廉·埃勒里·钱宁一起去了科德角。同年,梭罗的妹妹海伦因肺结核去世,梭罗又经历了一段悲伤的时期。

最后几年(1850-1862)

1850 年,他和家人搬到康科德大街 255 号,他将在那里住到去世。 7 月,梭罗前往火岛,将他的女友、超验主义者玛格丽特·富勒 (Margaret Fuller) 的遗体运回国,她与丈夫和孩子一起在海难中丧生。此后,1850 年 9 月 25 日至 10 月 2 日,梭罗与他的朋友钱宁前往加拿大。他对这段旅程的描述于 1853 年在普特南的月刊上连载,作为一次远足加拿大,然后在 1866 年以书籍形式作为加拿大的洋基人,以及反奴隶制和改革论文。梭罗在这个叙述中表现出自己是一位热情的美国爱国者,对英国有着传统的厌恶感,并且蔑视君主制作为一个无能为力的机构。尽管梭罗多次对他自己的国家制度进行尖锐批评,但这表明爱默生关于他的朋友的陈述是真实的:“没有比梭罗更真实的美国人了。”梭罗长期以来一直被称为废奴主义的拥护者。 1837 年,他的母亲和妹妹海伦是康科德女性反奴隶制协会的创始成员,经常让亨利·梭罗参与他们的活动。梭罗夫妇把逃跑的奴隶藏在家里,亨利帮逃跑的人买火车票,开车送他们到车站,照顾病人,直到他们恢复健康才能旅行。因此,他在 1851 年参加了反对奴隶制法律的抗议活动并帮助奴隶逃往加拿大也就不足为奇了。同年,他开始欣赏博物学家威廉·巴特拉姆(William Bartram)的作品,尤其是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著作《比格犬的航程》(The Voyage of the Beagle)。他对自然历史和旅行或探险方面的书籍着迷,开始编写大量的植物学文献。他的日记充满了对野生动物的观察,尤其是关于康科德森林中的植物群,以及各种概念,例如水果成熟所需的时间、瓦尔登湖深度的波动以及鸟类迁徙的日期。从 1851 年开始,他开始记录康科德的季节进展。有了这个,他希望能够准确预测某些现象,例如特定植物的第一朵花的出现。他收集的数据涵盖了 300 多种植物和动物。 1852 年,他对瓦尔登湖的手稿进行了最后润色,该手稿大部分是根据他日记中的笔记制作的。随后,他成为了一名测量专家。与此同时,他继续勤奋地编写自然观察小册子,对总面积67平方公里的康科德景观进行了细致的观察。他还保留了笔记本,这些笔记本将构成他的自然历史工作的基础,包括《秋季色彩》、《树木的继承》和《野苹果》,这是一篇关于当地苹果品种衰落的文章。 1853 年,梭罗出版了旅行小说《加拿大洋基人》的第一卷,该小说将于 1866 年出版最终版。与此同时,家族企业遇到了困难:铅笔的生产停止了,他的父亲从那时起就限制自己生产石墨。梭罗厌倦了与工厂打交道。这些商业活动过多地分散了他对精神追求的注意力。他也没有接受美国科学促进会的邀请,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是科学家,不信任精英主义。梭罗于 1854 年 7 月 4 日发表了演讲,导致了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和无原则的生活。同年 2 月和 3 月,他正在编写瓦尔登湖的第七稿,并为出版商准备手稿。他拜访了丹尼尔·里克森,来自新贝德福德的早期崇拜者,后来加入了超验主义运动。出版商 Ticknor 和 Fields 于 1854 年 8 月出版了 Walden。第一版印刷了 2000 份,售价为 1 美元。一年后卖出了 1,750 册,《瓦尔登湖》是梭罗在文学上的第一个成功。然而,第一次印刷直到 1859 年才售罄。 1855 年,他收到了想要认识爱默生的年轻英国人托马斯·乔蒙德利 (Thomas Cholmondeley) 的 44 部东方书籍。梭罗很兴奋。自 1841 年以来,多亏了爱默生,他对东方主义和佛教以及美洲印第安人的文化产生了新的热情。这些书向他介绍了有关印度灵性的新观念。他翻译了它,并在 The Dial 上发表了摘录。根据梭罗的传记作者罗伯特·理查森 (Robert D. Richardson) 的说法,当时他已经知道(其中包括)《博伽梵歌》和《毗湿奴往世书》,但其他印度教文本,如《梨俱吠陀》和一些奥义书对他来说是新的。 1850 年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使梭罗与爱默生的友谊变冷了。每个人都说他渴望建立更亲密的关系,而另一个人无法实现。梭罗也觉得爱默生太宠他了。然而,并不确定它为什么会真正中断。事实是,从那时起,梭罗开始更多地与他人交往。 1855 年,梭罗第三次访问科德角半岛,并随后发表了他的第一篇论文。 1856 年 11 月,他陪同阿莫斯·奥尔科特 (Amos Alcott) 前往纽约。他借此机会拜访了布鲁克林的诗人沃尔特·惠特曼。在 11 月 19 日给哈里森布莱克的一封信中,他将惠特曼描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党人”。 1857 年,他第四次前往科德角,最后一次与美洲原住民向导乔·波利斯 (Joe Polis) 一起前往缅因州。在康科德,他遇到了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上尉,后来他为他辩护。 1858 年,大西洋月刊发表了他的文章 Chesuncook,以赞扬缅因州 Chesuncook 湖的美丽。它将成为 1864 年出版的《缅因森林》的第二卷。1859 年,梭罗的父亲去世了。梭罗现在再次负责石墨生产。约翰·布朗在袭击一个军火库失败后在哈珀斯费里被捕后,他站在那些为约翰·布朗辩护的人一边。梭罗的愤怒导致了一系列题为“约翰·布朗的殉难”的讲座。 1859 年 12 月 2 日,也就是约翰·布朗被处决的那天,梭罗在波士顿和伍斯特的一次服务中向这位废奴主义者致悼词。他在同年为约翰·布朗船长的恳求中收录了歌词。梭罗严厉批评了在约翰·布朗袭击哈珀斯费里后从约翰·布朗手中堕落的废奴主义者。他在 1835 年感染的肺结核在 1859 年再次抬头,在一次夜间旅行后,他计算了暴风雨中倒下的树木的年轮,他患上了支气管炎。尽管有短暂的恢复期,但他的健康状况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恶化了。感觉到他的末日即将来临,梭罗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审查和编辑了他未发表的作品,包括《缅因森林》和《远足》。他还与出版商联系,要求重新发行康科德河、梅里马克河和瓦尔登湖上的一周。 1860 年 7 月,约翰·布朗的最后日子从印刷机上滚下。他最后一次与朋友威廉·埃勒里·钱宁 (William Ellery Channing) 一起前往新罕布什尔州的莫纳德诺克山 (Mount Monadnock)。在此期间,他讲授了荒凉地区的树木生长,这也成为他的著作《树木的继承》的主题。在这项生态学的开创性工作中,梭罗认为,自世界诞生之初,孕育种子的风便带来了生命,在以前贫瘠的地区,携带矿物质的溪流和土壤肥沃的火灾。十二月,梭罗的病情恶化。 1861 年 5 月至 7 月,他与植物学家 Horace Mann Jr. 在明尼苏达州旅行。他还参观了五大湖和尼亚加拉瀑布,以及底特律、芝加哥、密尔沃基、圣保罗和麦基诺岛。 1862 年,他的论文《行走》发表在《大西洋月刊》上。回到康科德后,梭罗非常虚弱,但还是决定在妹妹索菲亚的帮助下准备出版手稿。最终他再也不能动弹了,只好躺在床上。他花了很多时间写信和写日记,直到他太虚弱而无法写作。他的朋友被他的外表吓了一跳,他对死亡的平静接受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他的姑姑路易莎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周问他是否与上帝和好时,梭罗简洁地回答说:“我不知道我和他有过争执。”梭罗于 1862 年 5 月 6 日在康科德去世。他今年44岁,一直单身。他于 5 月 9 日被埋葬。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在葬礼上发表了演说,他在演讲中谈到梭罗:“听到这样的说法,似乎有一种本能一直在敦促他立即反驳。”梭罗的遗体最初被安葬在他母亲家族邓巴家族的墓穴中,但后来梭罗和他的直系亲属的遗体被转移到康科德的沉睡谷墓地。梭罗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死后出版的,包括《缅因森林》(1864 年)和《科德角》(1865 年),这本书他只能完成四章。 1894 年,Riverside Publishing 出版了他的 11 卷著作,然后在 1906 年,Houghton Mifflin 在剑桥出版了亨利·大卫·梭罗的著作。该版本仍然是梭罗著作的标准著作,共 20 卷,并于 1982 年重印。1894 年,Riverside Publishing 出版了他的 11 卷著作,然后在 1906 年,Houghton Mifflin 在剑桥出版了亨利·大卫·梭罗的著作。该版本仍然是梭罗著作的标准著作,共 20 卷,并于 1982 年重印。1894 年,Riverside Publishing 出版了他的 11 卷著作,然后在 1906 年,Houghton Mifflin 在剑桥出版了亨利·大卫·梭罗的著作。该版本仍然是梭罗著作的标准著作,共 20 卷,并于 1982 年重印。

梭罗在哲学中的地位

梭罗受到超验主义的影响并不意味着他可以简单地归类为新英格兰的超验主义者。与 Orestes Brownson、Margaret Fuller 和 Amos Bronson Alcott 等人物相比,这个标签不太合适。他的同时代人显然也这么认为,因为 19 世纪后期出版的新英格兰超验主义史只提到梭罗一次。梭罗的哲学在几个方面也与这个群体成员的信仰不同。例如,超验主义者特别看重某些版本的基督教,对心物有二元性的理解,这与梭罗不同,使他们觉得感官体验不可靠。梭罗研究康德、费希特和谢林,可能还有叔本华。因此,他将自己置身于康德的传统之中,可以说是一种“超验的唯心主义者”。梭罗是一位有文化和热情的古典主义者,他对古希腊和罗马作家的研究使他确信哲学应该是一种活生生的实践。 .在这一点上,他与其他 19 世纪思想家保持一致,例如克尔凯郭尔和尼采,他们也指出了近代早期(过于)抽象哲学的局限性。他与叔本华的共同点是,他深受中国古代和印度古代思想的影响。他对古希腊和罗马作家的研究使他相信哲学应该是一种活生生的实践。在这一点上,他与其他 19 世纪思想家保持一致,例如克尔凯郭尔和尼采,他们也指出了近代早期(过于)抽象哲学的局限性。他与叔本华的共同点是,他深受中国古代和印度古代思想的影响。他对古希腊和罗马作家的研究使他相信哲学应该是一种活生生的实践。在这一点上,他与其他 19 世纪思想家保持一致,例如克尔凯郭尔和尼采,他们也指出了近代早期(过于)抽象哲学的局限性。他与叔本华的共同点是,他深受中国古代和印度古代思想的影响。

梭罗的主题

保护环境

梭罗是环保运动的先驱。他意识到必须保护环境。只有这样,在他看来,人类才能最终取得真正的进步。梭罗已经在研究可能的能源,例如波浪能、太阳能和风能。他主张合理利用自然资源和保护动植物群。梭罗还热衷于种子生态学,仔细观察发现携带种子的松鼠对森林更新做出了重大贡献。从他关于荒凉地区树木生长的讲座中可以看出环保主义者的先锋精神。梭罗因此成为当前环境运动的灵感来源和参考。他在日记中所做的细致笔记现在也引起了博物学家的兴趣。例如,他在波士顿大学对鸟类迁徙的观察被用来研究气候变化对 1851 年至 2007 年间康科德鸟类抵达的影响。 20 世纪 70 年代初期的挪威哲学家 Arne Næss。爱默生和梭罗也将生态中心主义与人类中心主义进行了对比:不是人,而是自然和两者的和谐共存必须是核心。梭罗关于人与自然的观点也启发了后来的自然科学家。 “自然主义者”是这样写的像约翰·巴勒斯 (John Burroughs) 和约翰·缪尔 (John Muir) 以类似的方式与自然和谐共处。人类对自然的问题利用是梭罗的一个主要主题,也反映在刘易斯芒福德身上,他研究了技术和城市化的影响,并为保护而奋斗。

伦理与自然

伦理与自然的关系贯穿梭罗的整个作品。他继续指出,人与自然的区别是基于偏见,强调自然的治疗效果并感觉与自然有着密切的联系。这种与自然的亲密关系帮助他抵抗肉体和物质的诱惑,以过上更精神的生活,这是超验主义的重要信条。

进化

除了阿萨·格雷之外,没有人像梭罗那样彻底地阅读达尔文的《物种起源》(1859 年)。达尔文认为生存斗争是物种起源背后的引擎,这让他感到震惊。这破坏了自然本质上是善的先验论假设。动物必须互相吃食才能生存。这个想法破坏了梭罗在自然界中发现的和谐与安宁。但他现在也可以将其置于更大的哲学背景中。自然界中的生物具有过度的繁殖潜力,因此即使成为捕食者的猎物的大量生物也不会消灭它们的物种。梭罗在达尔文的著作中发现了一个他感兴趣的话题:植物种子的分布和地球上物种的地理分布。这一切让他感觉自己即将发现地球上更深层次的生命规律。像达尔文一样,他意识到这需要系统地收集和组织无穷无尽的数据。

孤独与惊奇

梭罗经常被指责为厌世,提倡一种天真的生活方式,在这种生活方式中,个人主要听取自己的意见。尽管如此,即使作为一个有同情心的隐士,他也成为受苦人类的慈善倡导者。这方面的一个典型例子是他对废奴主义的承诺,甚至帮助奴隶逃往加拿大。在不小心引发了一场野火后,他自愿寻找瓦尔登湖的孤独。可能是与其他村民发生的冲突导致他在自然界中寻求更多的“陪伴”。那种孤独使他能够惊奇地投身于对自然的第一手研究。梭罗也终生保持单身。

对经济和工业社会的批评

在他与瓦尔登湖的经历之后不久,梭罗发表了一篇关于“浪费的生活”的演讲稿,该演讲稿于 1854 年以论文的形式发表,标题为《没有原则的生活》。在这篇文章中,他强烈批评了当时的经济和工业社会。他将国家的观点与(哲学的)个人主义的道德价值观进行对比。他在《公民不服从》中是这样说的:“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做人,然后才是臣民。” 至于国家干预和侵犯隐私,他认为只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方面是公民抗命,另一方面是使用武力。因为这样的言论,梭罗被怀疑是无政府主义者。

艺术品

最重要的著作

梭罗的作品可以分为两组:一方面是政治道德作品,另一方面是具有自然主义倾向的旅行故事。梭罗的四部主要作品是:

瓦尔登湖

Walden 或 Life in the Woods,通常缩写为 Walden,是梭罗最重要的作品,也是自始至终为公众所熟知的作品。它既不是小说也不是真正的自传。瓦尔登湖是野生动物观察、社会批评和哲学见解的独特融合。 1844 年末,梭罗的朋友兼导师哲学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在马萨诸塞州康科德的一个小湖瓦尔登湖附近购买了土地。梭罗被允许使用它。他想要一个安静地写作的地方,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像隐士一样生活。在他的小屋里,他接待了许多朋友,包括威廉·埃勒里·钱宁(William Ellery Channing),他在 1845 年秋天和他在一起,并接待了来看他的粉丝。据一些人说,梭罗在瓦尔登湖休养,因为在森林火灾事件之后,他想从家乡康科德消失一段时间。另一个动机更具有历史性质:他想将他的住所恢复到三个世纪前“人类到达美国土地之前”的状态。梭罗拒绝像普通村民那样过着在日常生活中牺牲了太多自由的生活。梭罗也从小就认识瓦尔登湖,并发现它是一个神秘的地方。为了他的目的,她完全与外界隔绝(他称之为“Walled-in”),同时仍然为他提供野性的感觉。尽管梭罗并不浪漫,但他以浪漫的拟人化写了这种性质:当暴风雨中松针膨胀时,他们这样做是出于对新居民的同情:“每一根小松针都因同情而膨胀和膨胀,并与我成为朋友”。

公民抗命

直到 1849 年,梭罗在《反抗公民政府》(梭罗死后被称为“公民不服从”)中才写到他的政治和意识形态立场。他的出发点是他拒绝纳税后的短暂监禁。在书中,他捍卫被动抵抗作为抗议的手段。根据梭罗的说法,作为个人,他有责任始终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我有权承担的唯一义务是随时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他宣布拒绝支持美国政府,美国政府违反所有人权和道德,容忍奴隶制并在墨西哥发动征服战争。这篇文章对现在与非暴力有关的两位伟大人物产生了重大影响:圣雄甘地和马丁路德金,例如,它还激发了丹麦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德国占领者的抵抗。

缅因州森林和其他旅行故事

在《缅因州森林》中,亨利·大卫·梭罗 (Henry David Thoreau) 收集了他于 1846 年、1853 年和 1857 年在美国东北部森林中旅行的记录。他以浪漫的方式描述了卡塔丁山,并研究了拓荒者和美洲原住民的生活方式。这些著作表明梭罗拥有扎实的科学和植物学知识,尽管他的自然观经常被拟人化和理想化。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里,他作为博物学家的活动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在《缅因森林》的附录中,梭罗列出了植物、树木和鸟类的名称以及来自阿尔冈昆语的单词。野苹果和其他自然历史散文集是梭罗二十多年来致力于自然的各种散文的现代版。题为 Excursons (1962),其中包括马萨诸塞州的自然历史、Wachusett 的步行、冬季步行、步行、森林树木的继承、秋季色彩、野苹果以及夜晚和月光。梭罗原来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他对自然现象进行了仔细的研究。最后,1865 年死后出版的科德角(Cape Cod)包含对梭罗三度旅行的半岛动植物的生动印象和研究。梭罗只出版了前四章。然后可以将他日记中的自然观察页面添加到这些文本中,他从 1850 年代初就开始煞费苦心地工作。

日记

从 1837 年 10 月 22 日到 1861 年 11 月 3 日,梭罗为他的日记工作了 20 多年。他是在他的朋友爱默生的建议下开始的。最后,它由 14 个部分组成。梭罗将自己的日记描述为“灵魂潮起潮落的日历”,将其用于笔记、诗歌、帐户、情绪、植物研究、道德和政治考虑,简而言之,他后来的工作可以提供一切。

接待和批评

尽管他的作品后来受到广泛赞誉,但梭罗的思想并没有受到同时代文学界人士的青睐。例如,苏格兰作家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发现梭罗渴望在现代社会之外过着孤独和简朴的生活,这是软弱和柔弱的表现,对于一个自我放纵的白手起家的人来说是一种表现。纳撒尼尔·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也批评梭罗,写道他拒绝一切正常的生活方式,而是选择在文明人群中作为印第安人生活。同样,诗人约翰·格林利夫·惠蒂尔(John Greenleaf Whittier)厌恶他认为是瓦尔登湖“邪恶”和“异教”的信息。他谈到梭罗的野人“把自己降低到土拨鼠的水平,用四肢行走”。即使是他最好的朋友爱默生也不赞成梭罗的诗歌。在《远足》的前言中,他指出,尽管梭罗可以接触到诗歌的精神来源,但他缺乏“抒情的轻松”和成为一名优秀诗人的技巧。许多评论家认为他的诗句过于粗糙,缺乏诗意的复杂性,他的同时代人更喜欢他的诗歌散文而不是他的“平淡无奇”的诗句。梭罗牢记这一点,并在他的文学生涯早期停止写诗,这可能是最受爱默生和玛格丽特·富勒的反应所打击的。梭罗后来在 1862 年选择了他的一些更好的诗作修订出版。其中包括“烟雾”、“阴霾”和“我听到的每一个更美妙的音符”,也受到现代评论家的赞赏。洛厄尔和爱默生撰写并在他死后出版的关于梭罗的散文强调了他的禁欲主义和斯巴达品质,而没有过多关注他的哲学贡献。因为梭罗作为一位社会哲学家不再被当回事,他的朋友们开始强调他对自然研究的重要性,例如钱宁梭罗的《自然诗人》(1873),以及梭罗的追随者之一布莱克,他从梭罗的日记中继承了他的日记。索菲亚的姐姐,在马萨诸塞州出版了早春(1881 年)、夏天(1884 年)、冬天(1887 年)和秋天(1892 年)。然而,整个 19 世纪,梭罗普遍被低估,经常被视为爱默生的不那么有天赋的模仿者。直到 19 世纪 90 年代,在对他的作品进行批判性评价后,他才开始因其文学价值而受到赞赏。在这方面特别重要的是社会主义者亨利·索尔特 (Henry Salt) 于 1890 年出版的传记,因为它恢复了梭罗作为费边社圈子和工党成员中社会哲学家的声誉。自 20 世纪以来,梭罗被认为是 19 世纪美国最重要的作家之一。梭罗有时被称为无政府主义者。艾玛戈德曼甚至称他为“最伟大的美国无政府主义者”,尽管公民不服从似乎旨在改善而不是废除:“我要求,不是立即没有政府,而是立即建立一个更好的政府”(我不是要求立即废除政府,而是要求立即拥有更好的政府)。然而,梭罗似乎采取了一种无政府主义的立场,他说:“那种完全不进行统治的政府是最好的;当人们为它做好准备时,那将是他们将拥有的那种政府。” (那个政府是最好的,根本不管理,这将是人民准备好的那种政府。”)公民不服从的模糊性为各种相互矛盾的解释打开了大门。可能会令人惊讶读者是他一生阅读最多的作品不是瓦尔登湖,而是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和布朗船长的恳求。然而,梭罗似乎采取了一种无政府主义的立场,他说:“那种完全不进行统治的政府是最好的;当人们为它做好准备时,那将是他们将拥有的那种政府。” (那个政府是最好的,根本不管理,这将是人民准备好的那种政府。”)公民不服从的模糊性为各种相互矛盾的解释打开了大门。可能会令人惊讶读者是他一生阅读最多的作品不是瓦尔登湖,而是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和布朗船长的恳求。然而,梭罗似乎采取了一种无政府主义的立场,他说:“那种完全不进行统治的政府是最好的;当人们为它做好准备时,那将是他们将拥有的那种政府。” (那个政府是最好的,根本不管理,这将是人民准备好的那种政府。”)公民不服从的模糊性为各种相互矛盾的解释打开了大门。可能会令人惊讶读者是他一生阅读最多的作品不是瓦尔登湖,而是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和布朗船长的恳求。(那个政府是最好的,根本不管理,这将是人民准备好的那种政府。”)公民不服从的模糊性为各种相互矛盾的解释打开了大门。可能会令人惊讶读者是他一生阅读最多的作品不是瓦尔登湖,而是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和布朗船长的恳求。(那个政府是最好的,根本不管理,这将是人民准备好的那种政府。”)公民不服从的模糊性为各种相互矛盾的解释打开了大门。可能会令人惊讶读者是他一生阅读最多的作品不是瓦尔登湖,而是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和布朗船长的恳求。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为布朗船长辩护。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为布朗船长辩护。

梭罗的灵感来源

除了超验主义,梭罗还受到佛教和印度教(尤其是《薄伽梵歌》)的影响。瓦尔登湖像《博伽梵歌》一样由 18 章构成,这一事实可能并非巧合。在瓦尔登湖,梭罗经常提到希腊、罗马和北欧神话。正如斯坦利·卡维尔 (Stanley Cavell) 所展示的,梭罗也引用了许多福音书。他的理论也与 stoa 和犬儒主义有关。对于梭罗试图出版时《大西洋月刊》的编辑詹姆斯·罗素·洛厄尔(James Russell Lowell)来说,这种比较并不完全成立:“就他自己的看法而言,他在小屋里的生活是不可能的:完全独立于人类。第欧根尼的浴缸底部更健康。”根据亨利大卫梭罗的作者米歇尔格兰杰:悖论的作者,梭罗的思想归功于两大思想流派:一方面是欧洲人文主义,另一方面是美国清教主义。他还融入了加尔文主义神学,这是他在哈佛大学结识的。

梭罗的影响

神话中的梭罗

梭罗仍然是最著名和阅读最广泛的美国作家之一,这可以从他的英语和其他语言书籍的多次重印中看出。他的《瓦尔登湖》实际上是美国大学的必读读物,关于他的生活和工作的新出版物经常出现。梭罗在他有生之年成为一个神话。他通过在作品中描绘自己的方式对此做出了重大贡献。人们逐渐意识到梭罗还有其他方面,而这个神话可能会给他带来一些片面的画面。奥古斯特·维尔梅伦 (August Vermeylen) 于 1951 年发表了亨利·大卫·梭罗 (Henry David Thoreau) 的批判性素描,打破了这位勇敢的先驱者退居荒野的神话。神话背后的人也在其他​​出版物中寻找。例如,在 2009 年,The Thoreau You Don' 出现t Know by Robert Sullivan,其中梭罗不再表现为一个孤独的怪人,而是一个喜欢和朋友出去玩、跳舞和唱歌的人。

文学影响

梭罗对他的瓦尔登湖撤退的描述激励了许多人简化他们的生活并更接近自然:例如,安妮迪拉德在西弗吉尼亚州廷克溪附近的一个小木屋里度过了一年。她描述了她在 Tinker Creek 的朝圣者的经历,该项目于 1975 年获得普利策奖。另一位当代作家安妮·莫罗·林德伯格 (Anne Morrow Lindbergh) 也响应了梭罗对简单生活的呼吁。在《来自大海的礼物》(1955)中,她说:“我的意思是过一种简单的生活,选择一个我可以轻松携带的充足贝壳——就像寄居蟹一样。”我可以像寄居蟹一样轻松携带。)在荷兰语中- 说地区,梭罗的思想被作家弗雷德里克·范·伊登所吸引,他于 1898 年在布苏姆附近建立了瓦尔登湖殖民地,以实现他理想的公社。 Felix Timmermans 的小说 Pallieter 和 Thoreaus Walden 之间也有相似之处,因为 Timmermans 描述了梭罗在他的日记中所做的相同经历,并且这两部作品都是围绕着季节的变化而构建的。早在 1902 年,Suze de Jongh van Damwoude 出版了 Walden 的荷兰语译本:HD Thoreau, Walden,前言是 Frederik van Eeden。受梭罗影响的其他著名作家的一些例子是爱德华·阿比(绰号“美国西部的梭罗”)和威拉·凯瑟(Willa Cather)以及她关于美国边境的小说。一些梭罗研究人员还将他的影响追溯到威廉·巴特勒·叶芝、马塞尔·普鲁斯特、列夫·托尔斯泰和许多其他人。例如,在叶芝的诗《茵尼斯弗里湖岛》中,诗人使用了与梭罗相似的意象、隐喻和思想。

视觉艺术

想要在场景中表达“崇高”的风景画家尤其受到梭罗泛神论自然观的启发。此外,还有许多插画家和摄影师欣赏梭罗的作品并受到其影响。持有类似泛神论观点的最著名的风景画家之一是查尔斯·伯奇菲尔德(Charles Burchfield,1893-1967)。另一个例子是马斯登·哈特利(Marsden Hartley,1877-1943 年),一位描绘缅因州森林场景的现代主义画家,他甚至前往卡萨丁山朝圣,并在那里创作了一些他最好的作品。美国摄影师 Edward Steichen (1879-1973) 也对梭罗充满热情:为了 1934 年出现的限量版瓦尔登湖,他到康科德进行了两年的旅行,产生了一系列关于瓦尔登湖的大气和艺术照片。 Steichen 的作品因此有助于人们接受摄影作为一种真正的艺术形式。

政治社会影响

梭罗不仅在文学和艺术领域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尤其是在政治社会领域:1906 年,甘地将梭罗的公民抗命思想作为他争取印度从大英帝国独立的运动的核心。 1955 年,马丁路德金在梭罗关于公民不服从思想的启发下,决定领导蒙哥马利巴士抵制运动。 1960 年代的民权运动由此兴起。萨尔瓦多人民将梭罗关于公民不服从的思想转变为大学静坐和占领政府办公室、工厂和庄园以获得公民权利。越南战争的反对者在焚烧军事集会信并和平表达时应用了梭罗关于公民不服从的思想。 1980年代,纳尔逊·曼德拉以梭罗的“公民不服从”为蓝图,领导了南非的反种族隔离运动。梭罗提出的主题(例如环境保护、不同的生活方式、公民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仍然是热门话题。像今天的人们一样,他生活在一个工作不稳定、破产和技术快速变革的时代。现代社会的喧嚣和对更简单生活的渴望,使阅读梭罗成为他的读者呼吸的新鲜空气,他也与当今的人们分享他对一个更美好、更清洁的世界和一个公正社会的渴望。梭罗继续鼓舞人心,因此远未被遗忘。

音乐、电视和电影参考资料

梭罗的形象和他的作品也是当代作曲家、电视和电影制作人的灵感来源。一些例子:

音乐

美国作曲家查尔斯·艾夫斯(Charles Ives)将其巨大的协和奏鸣曲(1919 年)的第四乐章命名为“亨利·大卫·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以向这位作家致敬。他还写了一首由他自己作词的歌曲《梭罗》(1922)。美国作曲家约翰凯奇受到梭罗韵律诗的启发,创作了《空话》(1973-1974)和梭罗的 40 幅画作。

电视和电影

梭罗在《道森的溪》(第 4 季第 10 集)、美国青年(第 1 季第 3 集)、CSI(第 7 季第 20 集)和 Numb3rs(第 3 季第 7 集)等电视剧中被引用。在“纪录片”瓦尔登湖。 1969 年的日记、笔记和草图,一系列关于事件、人物和季节的个人笔记,导演乔纳斯·梅卡斯精心制作了一部 43 分钟的电影日记。在彼得·威尔 1989 年的同名电影中,死亡诗人协会成员每次会议的开头都引用了梭罗的《瓦尔登湖》中的段落。在著名的摘录中,约翰·基廷(英语文学教师,罗宾·威廉姆斯饰演)鼓励他的学生挣脱:梭罗的作品在许多其他故事片中也有提及,例如天堂允许的一切(1955),多好啊! (1964), Into the Wild (2007) en The Great Debaters (2007)。

参考书目

已发表作品一览(部分)

康科德河和梅里马克河上的一周 (1849) 公民不服从 (1849) 马萨诸塞州的奴隶制 (1854) 瓦尔登湖 (1854) 对约翰·布朗船长的恳求 (1860) 远足 (1863) 没有原则的生活 缅因州森林 (1864) 科德角(1865) 马萨诸塞州的早春 (1881) 夏季 (1884) 冬季 (1888) 秋季 (1892) 杂记 (1894) 亨利·大卫·梭罗期刊 (1906)

现代荷兰语翻译

Henry D. Thoreau - Walden / Civil Disobedience,(翻译 Anton Haakman)Athenaeum - Polak & Van Gennep,2005,ISBN 978-90-253-5335-3

外部链接

Online teksten (Engelstalig)对约翰·布朗船长秋季色彩的恳求 - (op Wikisource) A Week on the Concord and Merrimack Rivers Civil Disobedience - (op Wikisource) Life without Principle - (op Wikisource) Night and Moonlight - (op Wikisource) On公民不服从的责任 The Highland Light -(op Wikisource)亨利大卫梭罗期刊(Gedigitaliseerd,oorspronkelijke uitgave:波士顿:Houghton Mifflin Co.,1906)The Landlord -(op Wikisource)Walden Walking -(op Wikisource)Wild Apples : 苹果树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