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民党(日本)

Article

May 25, 2022

自民党(日文:自由民主党Jiyuminshuto[*];英文:LiberalDemocratism,自民党),简称自民党(日文:自民党Jiminto[*]),是1955年合并成立的日本保守派自由党和日本民主党的政党,截至2021年,社长为岸田文雄,书记为二阶俊博。自1955年成立以来,一直保持在众议院的执政党地位,与反对党日本社会党形成了称为55年制的两党制结构,党制首次崩溃。然而,即使在1994年重新建立内阁后,次年,除了2009年至2012年期间,它从未失去第一党的地位,在国内政界的影响力巨大,如不断产生总理们。议会成员往往属于党内的特定派系,这对总理和内阁成员的选举有很大影响。

概括

它是日本保守党,成立于 1955 年,是自由党和日本民主党之间的“保守联合”。一禅议员联合会、一禅政治协会、日本政治协会,以及批判帝国主义的东国教会、爱国主义同志、日本自由党、日本进步党、日本合作党,是立宪协会、立宪党的起源。民主党,并负责日本皇权制度的核心。这被认为是自民党的起源。就这样,自民党开始是由领导或接替日本帝国主义的势力与带有亲美反共倾向、对帝国主义持批判态度的保守自由势力联合起来的。政治家组成“派系”,每个派系都由立法者组成,派系之间的对抗和联盟对政党来说是很常见的。分析说,这是因为政党采用中期选区制作为选举制度,必须在一个选区提名多名候选人,不得不成为争吵不休的对手。另外,由于一个选区有多名候选人,没有一个候选人可以垄断中央党对选举的支持,所以每个候选人要么组成个人支持小组以确保竞选所需的资金,要么加入一个强大的政客派别加入政党。根据他的意愿,他每次选举都选择得到他派系的支持。这样形成的派系政治成为富豪政治的温床,在选举中互相用钱来博得选民的青睐。自民党是一个保守的右翼政党,但在55年的体制下,与西方保守政府相比,就经济整体而言,政府的干预是严厉的,在经济方面,被评价为比较接近社会民主。自民党政府实施了一项政策,通过使用许可和行政程序的权力,在政府管理所有国家经济政策的同时,积极支持各行业缺乏竞争力的公司,以防止它们落后。此外,对农业工人发放补贴,政府和地方政府联合开展各种公共项目。有人评价,政府如此强力干预推动的一系列政策被视为追求“解决收入差距”和“社会化风险”,“日本战后的自民党制度尽管有意识形态,却是一个成功的社会主义制度。甚至是讽刺自民党在日本培养了许多著名的政治家。从1990年代以后通过政界成为反对党有影响力的政治家的根源来看,自民党出身的不计其数。自民党在野党站稳脚跟的有细川守弘、羽田刚、鸠山由纪夫、冈田克也、小泽一郎、龟井静香。伴随着被视为追求“风险社会化”的评价,甚至有人讽刺“日本战后的自民党制度虽然意识形态上存在缺陷,但却是一个成功的社会主义制度。”自民党在日本产生了几位著名的政治家。 1990年代,许多通过政界成为在野党有影响力的政治家的人也来自自民党,冈田克也、小泽一郎、龟井静香。伴随着被视为追求“风险社会化”的评价,甚至有人讽刺“日本战后的自民党制度虽然意识形态上存在缺陷,但却是一个成功的社会主义制度。”自民党在日本产生了几位著名的政治家。 1990年代,许多通过政界成为在野党有影响力的政治家的人也来自自民党,冈田克也、小泽一郎、龟井静香。

党名

大约在1955年11月新党成立前后,新党成立委员会成立了单独的“党名委员会”,并要求提供党名。全国共有2191宗公开募股,按数量最多的顺序排列,“日本保守党”以546宗位列第一,“民主党自由党”和“保守党”并列第二各187件,“日本国民党”159件,位居第四。虽然“日本保守党”获得第一名,但提出“使用这样的党名在选举中处于不利地位”等负面意见,最终未能通过,最终决定“自民党”为政党最明显的原因的名称。自成立以来,媒体和其他媒体随意使用“自民党”的名称和“自民党”的缩写。在提及自民党时,很少使用原名“自民党”,而缩写“自由民主党”更常用。同理,党报名称由《自由新闻》改为《自由民主》。自民党在2009年9月举行的“政府倡议会议”上,在击败第45届大选后成为反对党后,就提出了更名的理论,称“自民党”的名称是被舆论否决。新党名是“和魂党”,“新自由党”等提出,但最终遭到党内批评,如“改党名似乎是真理,同时完善党章”等,最终被否决先到先得。”

历史

从创立到建立55年制

从二战到 1950 年代初,日本的政治结构分为左派和右派。战后,日本右翼势力分裂为几个延续战前立宪绕道或立宪民主党血统的政党,并多次尝试整合,但未能实现。然而,1955年10月13日,分裂为温和派和激进派四年的左翼势力与日本社会党重聚,商界和各界人士产生了危机感,要求统一社会党。由于日本宪法的合法性和修宪问题的合法性,以及与美国等西方列强的观点分歧,右翼势力团结起来。其成立初期,支持吉田茂的吉田派和反吉田派的反对,以及党内人士、官僚、战前和战后派系等内部力量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包括领导合资企业的三木武吉在内,党内普遍认为“如果统一制度能维持10年,那也是好事。”共获得298个席位。日本社会党也赢得了167个席位,建立了自民党和社会党占总席位99%的两党制(55年制)。后来还透露,自民党在成立前的 1954 年至 1964 年期间,作为美国白宫和国务院反共政策的一部分,得到了中央情报局 (CIA) 的支持。In order to prevent the establishment of a Socialist Party regime in Japan, the CIA provided systematic support to the right-wing forces in Japan, providing financial support to the LDP and even giving advice on winning elections.后来,当包含此类信息的报告发布时,美国政府承认了这一事实,但自民党却予以否认。

经济高速增长和政党稳定

作为 1959 年至 1960 年美日共同防御条约签署的“安全斗争”的一部分,岸信介内阁期间,全国发生了大规模的公民和学生运动,政治动荡持续不断,例如朝野矛盾激化,在第29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利用日本社会党和日本民主党分裂的机会增加了席位。自民党政府对以公民为首的大规模示威感到惊讶,将国家运行放在优先发展的位置,以经济发展为重点,实施政府主导的长期经济发展计划“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其中包括特别受朝鲜战争影响,日本经济快速重建,直到1955年至1973年重叠,进入经济高速增长期,18年经济年均增长10%以上。随着日本经济的快速增长,公众对各种社会问题的关注度也下降了。此后,自民党在“对话政治”下推动与日本社会党等反对党合作,政局也开始趋于稳定。 1963 年 10 月,自民党组织调查负责人三木武夫编写并发表了一份关于党的现代化的咨询报告。这份报告详细介绍了当时统治自民党的派系的罪恶,以及消灭该派系以防止进一步内部冲突的必要性,以及将流向各派系领导人的所有政治资金统一到一个统一体的必要性。由党的行政管理人员也有意见认为不过,前社长池田勇人说:“你不必担心米奇的报告。它没有任何意义。”每个派别都很难接受,例如在非正式采访中发言。之后,据报道,所有派系都正式解散,但这并不足以阻止已经分裂的党内权力之间的冲突。 1964年,池田勇人宣布因病辞去首相和自民党主席职务,并任命佐藤荣作为继任者。同年,小野半北去世,1965年7月河野一郎去世,8月池田勇人去世,有效地消灭了威胁佐藤荣作的党内对手。 1966年发生了名为“黑雾事件”的政治丑闻,导致多位知名政客下台,虽然在意料之中,但他们通过招募独立民选候选人,成功获得稳定的多数席位。佐藤荣作通过调派友好人员全面掌控党,担任党首四年,促成韩日关系正常化,实现了污染治理和冲绳回归。就这样,自建党到1960年代,自民党的候选人数量减少,每次选举的投票率都逐渐下降,但总体上处于稳定时期。另一方面,自民党在其他地区大量流入的大城市和床镇地区表现出相对的劣势,而日本社会党和日本共产党等进步党在这些地区的实力较强。然而,社会党分裂了,民主社会党成立了。公明党等中间偏向的政党发了大财,进步党在城市地区失去了大部分基础,而自民党则保持了相对稳定的支持基础。

保守与进步势力的对抗与内部冲突

1972年,佐藤荣作的长期任期结束,1972年举行了自民党总统选举。被称为“三角糯米糕”的四名党内知名人士竞选公职:三木武夫、角荣Tanaka,Masayoshi Ohira和Takeo Fukuda。倡导“改革理论”的Kakuei Tanaka以及中日关系的正常化,是总统。 1972年9月,由此成立的田中内阁发表了《中日联合声明》。中日建交决定后,自民党内部强硬派组成政策组织,展开反对中日建交的运动。作为“日本群岛改革理论”的一部分,田中内阁制定了 1973 年的预算,增加了社会间接资本(SOC)项目的成本,例如连接全国各地的高速公路的建设和新干线的维护。然而,不久之后,第一次石油冲击发生了,通胀异常到被称为“疯狂价格”,日本经济陷入混乱。田中任命以平衡财政为目标的竞争对手福田武夫为上将(现任财务大臣),并下令全面对策。福田开始认真推进政府预算削减和财政紧缩政策。 1974年,日本战后首次出现经济负增长。日本虽然在1975年恢复了正增长,但次年日本结束了这一时期的高经济增长时代,经济增速开始趋于稳定。 1974年7月的第10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保持了多数席位,但执政党与反对党的席位差距不大。同年12月,田中角荣出现财务问题,导致田中辞去首相和党领袖职务。田中的继任者自民党社长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而是由原副社长信名悦三郎提名,经参众两院大会通过的武夫美纪接任新社长。 .米奇主张实现党的现代化,消除政治不信任,克服经济下滑。 1976年2月,洛克希德事件发生。结果,同年6月,自民党成员河野洋平、山口敏夫等6名自民党成员因党内腐败而退党,成立新自由俱乐部。以“与腐败决裂”为座右铭。同年7月,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科逮捕田中角荣,田中退出自民党。当事态发展到前首相被捕的地步时,在国内外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同年 8 月,田中被指控贿赂和违反外汇法。日本首相三木武夫和法务大臣稻叶修对洛克希德案的调查采取积极态度,引起党内部分人士的强烈反对,强烈要求米奇辞职。作为对党内这一运动的回应,米奇解雇了反对洛克希德案件检察官调查的内阁成员,甚至宣布了解散众议院的计划,但解散没有发生,因为他的任期即将结束。到期。此后,在同年12月举行的第34届众议院大选中,自民党成立以来首次赢得不到多数席位(随后加入独立议员勉强获得多数席位)。米奇对选举结果负责并辞去总理职务。此后,执政党与反对党在国民议会中的对立不断,政局变得不稳定。 1976年12月,经自民党行政部门推荐和众议院两院大会批准,福田健夫就任新总统。最初,据报道福田签署了一项所谓的“糯米糕秘密协议”,其中福田将在任职仅两年后将职位移交给大平正芳。福田内阁虽然在成立之初的支持率很低,但在经济和外交上都取得了成果,而且由于领导层积极处理与反对党的关系,例如呼吁与一些反对党进行部分合作,反对和反对随着反对的继续而平息。开始成为1977年,自民党决定修改章程,让党员也可以参加州长选举,并成立了“自由国民议会”,对党友好的议员也参加了。此外,随着自民党内部阻碍团结的派系冲突的解决成为热门话题,各个派系再次被解散,尽管是正式解散。 1978年自民党总统选举中,福田健夫无视与大平正芳的“糯米糕秘密”,竞选总统连任。大平在 1979 年 10 月的第 35 届众议院大选中承诺征收消费税,但自民党在上次大选后未能赢得多数席位。结果,党内提出了大平的责任论,但大平拒绝了辞职要求,自民党在下一任首相的提名问题上陷入了激烈的内部冲突。根据选举结果举行的临时国民议会总理提名选举中,大平以微弱优势获胜。同年11月,党内冲突随着第二届大平内阁的就职而结束,但这段时期的混乱后来被称为“40天起义”,至今仍被认为是自民党历史上最严重的党内冲突。 1980年5月16日,日本社会党向众议院提交了对大平内阁的不信任决议。包括自民党内少数派的三木和福田在内的69名国会议员没有参加不信任投票,最终通过了不信任决议。不信任案通过后,大平内阁立即宣布解散众议院。然后,在 5 月 30 日,当提前的大选日程得到确认时,大平因心肌梗塞的症状住院,并于 6 月 12 日在竞选期间突然去世。尽管大平去世,自民党在第 36 届众议院换届选举和 6 月 22 日举行的第 12 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均获得多数席位。作为大平的继任者,对大平友好的铃木善子上任。铃木强调“和解政治”,注重党内和解,率先进行行政和财政改革。尽管大平去世,自民党在第 36 届众议院换届选举和 6 月 22 日举行的第 12 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均获得多数席位。作为大平的继任者,对大平友好的铃木善子上任。铃木强调“和解政治”,注重党内和解,率先进行行政和财政改革。尽管大平去世,自民党在第 36 届众议院换届选举和 6 月 22 日举行的第 12 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均获得多数席位。作为大平的继任者,对大平友好的铃木善子上任。铃木强调“和解政治”,注重党内和解,率先进行行政和财政改革。

双重权力结构和保守的支配地位

1980年代,日本社会党和日本共产党等进步政党的地方政府首脑开始衰落,自民党在过去进步政党强大的都市区重新占据主导地位。 1982年11月举行的总统选举中,现任铃木善子没有参选,四位候选人分别是中曾根康弘、小本俊雄、安倍晋太郎和中川一郎。结果是中曾根的胜利。但由于中曾根在党内根基薄弱,借用党内最大派系田中派的权力当上了社长,田中角荣的影响力很强,因此被昵称为“田中曾根内阁”。 ” 媒体和反对党。作为政权的口号,中曾根提出“彻底解决战后政治”。具体而言,它推动了行政改革、公共企业私有化、行业放松管制和扩大私营部门利用等新自由主义政策。他还在教育改革、国防政策的重新审视、政客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上采取了保守的立场。外交方面,1983年1月里根总统访美期间与里根总统会晤时,他强调要加强美日关系,表示“美日是太平洋沿岸的命运共同体”。海洋。”已经清楚地揭示了1983 年 10 月 12 日,东京地方法院(法院)在洛克希德案中对田中角荣的审判中认定田中有罪。反对派要求田中辞去国会议员的职务,但田中拒绝了。在国民议会中,反对党之间发生了冲突。反对党呼吁解散众议院,称“让人民受到审判”。最终,首相中曾根康弘在两院议长的推荐下解散了众议院(解散田中决定)。 In the 37th general election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held in this way, it did not win a majority of seats, but secured a majority by recruiting an independent elected.中曾根发表声明说,“从现在开始,田中先生的政治影响将被彻底排除。我们将增强政治道德,努力从根本上改革党章,建立廉洁党文化。” 12 月 27 日,自民党与盆唐新自由主义俱乐部和第二届中曾根内阁组成联合政府,确保在国会中获得稳定的多数席位。 1986年6月,在中曾根首相的领导下,众议院解散,与参议院选举同时举行。自民党赢得众议院304席和众议院74席(推荐席)。选举结束后,作为选举胜利的特殊例外,中曾根的党魁任期延长了一年。同年8月,新自由俱乐部解散,大部分党员重新加入自民党。中曾根内阁通过实施日本电报电报公司和日本专卖公司私有化和国铁部门私有化等政策,以及取消1%的限制国防预算来自 1987 年的预算。 1987年10月,在选举中曾根继任者的知事选举中,被称为“新领导人”的安倍晋太郎、竹下登、宫泽喜一等所谓的“安地宫”三人全部竞选公职。和以往一样,这三个不喜欢与对手摆出对抗角度的人进行了讨论,结果将统一候选人的问题托付给了中曾根。结果,中曾根决定选择竹下作为候选人。然而,也发生了暴力事件,包括过程中发生的暴力事件。在 1988 年 7 月的临时国会上,竹下内阁提交了六项与税制改革相关的法案,其中包括消费税法案。大约在同一时间,Recruit 案爆发,有消息称 Recruit Holdings 旗下公司 Recruit Cosmos 的未上市股份被贿赂给政商界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的秘书及其家人。反对党拒绝审议该法案,称对新兵丑闻的解释应优先于税改相关法案的审议,并要求涉案人员在国民议会和国民议会出庭作证。大会陷入停滞状态。此外,反对党在全体会议上推迟开会对该法案进行表决,12月9日,曾任副首相兼首席大臣(现任财务大臣)的宫泽喜一因招聘违规而辞职。然而,与税制改革有关的六项法案于 12 月 24 日通过了国民议会。 1989年1月7日,昭和天皇驾崩,其子明仁皇太子即位。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小渊圭三宣布了新的时代名称“平成”。同年4月1日,开始征收消费税。消费税出台后不久,竹下登就表示有意辞去首相职务。 5 月 22 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别部以受贿罪起诉中曾根派成员藤南高雄参与招募案,藤南高雄退出自民党。 5月25日,中曾根康弘作为证人出现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并就Recruit一案接受讯问,在接受讯问后,中曾根也随即离开了自民党。有好几个人都提到了竹下的接班人,但最后还是推荐了没有卷入新兵一案、担任外务大臣的宇野宗介。 On June 2nd, Uno was elected president through a standing vote at the general meeting of both houses of the LDP. On the next day, June 3rd, the Takeshita cabinet resigned.然而,宇野一上任首相,就发现了女性丑闻。宇野并没有明确否认这一点。 Then, in the 15th general election for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held in July, the LDP faced a headwind, with only 36 candidates being elected as the "three-piece set" emerged as a topic of discussion, including this scandal, the Recruit case ,开征消费税的问题,农产品的自由化问题,它停止了与此同时,以土井隆子会长为首的日本社会党在女性候选人之后,以46个席位跃升。自民党虽然在众议院保持第一党,但执政党和在野党的席位结构发生了逆转。乌诺在选举后不久辞去了总理和党领袖的职务。在大约两个月后再次举行的自民党总统选举中,海府俊树、林喜朗和石原慎太郎竞选总统。 Here,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Takeshita faction and the former Nakasone faction, Toshiki Kaifu was elected president with a majority of the votes.海府内阁被同为竹下派成员的小泽一郎从背后有效控制,与党内最大派系竹下派领导人金丸信同属竹下派。由于开府党内基础薄弱,1991年9月,开府内阁宣布“政治改革”,这是当时的重大政治问题。为尽快解决问题,临时国民议会期间提出政改议案,废除适用于众议院议员换届选举的中间选区制,引入单一选区制.然而,9月30日,众议院政治改革特别委员会董事会突然决定废除该法案。当决定废除该法案时,盖夫宣布将解散众议院,并表示“我们将采取严肃的决议行动”。此后,由于盖夫的政治地位缩小,他没有竞选同年10月举行的党主席选举而辞职。

55年制的崩溃与联合政府时代的来临

在 1991 年 10 月 27 日举行的总统选举中,宫泽喜一获胜,72 岁就职。然而,1992年,随着金丸神非法收受政治资金的问题引发了公众对自民党的不信任,自民党长期执政后的财阀政治带来的不良影响被频频议论。此外,随着金丸被推翻,在竹下派的继任者之战中败北的小泽一郎和羽田勤在政治上与竹下派更名的小渊派分裂,组成羽田派。宫泽内阁再次推动在开府内阁期间被废除的政改法案,旨在制定该法案,但最终还是像以前一样被废止。此后,担任三冢派主席的竹村正义、反对此事的羽田派等部分势力纷纷离开自民党。在宫泽内阁不信任案通过后因众议院解散而举行的第40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自民党在解散时赢得席位,保持第一名。党在众议院,但未能达到多数。神社引起了爆炸。与此同时,与自民党一起,战后主导日本政治的55年体制的支柱之一日本社会党也遭受了灾难性的失败。其结果是,与新日本党首相细川森弘建立了第一个非民主非共产主义联合政府,自成立以来一直维持执政党的自民党沦为反对党。 Kiichi Miyazawa负责选举结果,辞职为总理,并在同年7月30日举行的LDP选举中,尤伊科诺被击败Michio Watanabe选举。与此同时,随着自民党落入在野党,自民党成员转向自民党内部的执政联盟。根据选举结果启动的细川内阁旨在制定一项政治改革法案,主要目标是在众议院议员的换届选举中引入单一议员区制和比例代表制应自民党提出的要求,1994年1月29日,国民议会最终通过了《公职人员选举法》修正案。自 1996 年第 41 届众议院议员大选以来,改变后的选举制度一直适用。细川内阁通过,新党羽田勉接任首相后,联合政府继续执政,但一切都没有持续多久,联合政府内部的分歧因政策意见分歧而加深。自民党决定与在 55 年政权下发生冲突的日本社会党组成新的联合政府,由社会党主席村山富市担任首相,新党咲垣参与自民党、社会党和新党崎. 加克的三党联盟成立。大约一年后,自民党以联合执政党的身份重新掌权。 1996年1月11日,以自民党桥本龙太郎为首相的自民党、社会党和新党崎岳三党联合内阁再次成立。同年第41届众议院换届选举,虽未达到多数,但基本收回239席。同年,由直人、鸠山由纪夫等改革派创立的民主党在社会改革方面与自民党对立,桥本内阁深感危机,不顾反对推进行政改革。来自党内的一些人。 1993年至1994年期间掌管非民主非共产主义联合政府的大部分人物都在新进步党内,但由于自民党的积极求爱,立法者开始从新进党转向自民党。其结果是,自民党在 1997 年没有通过大选的情况下重新获得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因成员离去而党内权力大减的新进步党最终被解散,不再需要与不同方向的政党维持联合政府的自民党由原党改组。 1998年日本社会民主党和新党重新获得多数席位,结束与咲加的联合政府,组成自民党唯一政府。由于桥本政权的经济政策失败,自民党在1998年第18届众议院大选中失去多数席位,桥本内阁辞职。他的继任者是小渊惠三,小渊内阁成立。自民党于1999年1月与小泽一郎领导的自由党组成联合政府,以稳定政权,并成立“Jaja联合政府”。同年10月,公明党加入联合政府,改为“自子贡联合政府”。 2000年,自由党退出联合政府,从自由党分裂出来的保守党进入联合政府,再次改为“自贡博联合政府”。从此,自民党与公明党开始了全面的合作关系。后来小渊因病无法担任首相,成立了森内阁,由森喜朗担任新首相。然而,随着森的持续言论中加入自民党的政治操弄疑虑,内阁的支持率陷入停滞状态。后来山崎拓、加藤浩一、小泉纯一郎的所谓“YKK”成立小泉内阁。

结构改革与众议院妇女党

1991年,日本的泡沫经济走到了尽头。此时,随着冷战的结束和全球化的快速推进,现有的政府主导的经济运行方式已经行不通了。政府投入了天文预算,推进了一些效率低下的国家项目,包括被认为对经济刺激作用不大的社会间接资本(SOC)项目,都出现了巨额财政赤字。同时,在当时的日本,由于房地产投机狂潮,房地产价格从实际价值大幅上涨,同时因失败而破产,日元升值1985年广场协议后,日本的出口竞争力也减弱,导致海外投资下降,导致股票和房地产价格暴跌。随着日本经济陷入被称为“失去的十年”的长期衰退,在“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长水平”的前提下推行的政府经济政策开始被呼吁改变。在这种情况下,2001年小泉内阁上台时,停止了导致财政赤字的低效国家项目,以遏制政府预算浪费,推动将强大的中央政府权力转移给私营企业和地方政府的结构性改革。此前通过向政府主导的各省分配利润的过程获得了支持基础的自民党,废除了自民党的习俗,转向了走向小政府的道路。与以往的政客不同,小泉纯一郎试图通过狮子形发型来区分自己,他是如此受欢迎,以至于被称为“小泉爆炸”。在读卖新闻于2001年4月进行的民意调查中,就在小泉内阁就职后,内阁的支持率达到了内阁历史上最高的87.1%,而在朝日新闻的民意调查中,支持率达到了78%,是进行的最低值在同一时期。% 被记录。小泉内阁出版了内阁府内阁公务室出版的网络杂志《小泉内阁邮报》,订阅人数超过200万,成为热门话题。由于小泉的声望,自民党在同年7月的第19届众议院大选中以压倒性优势获胜。 2002年9月,小泉突击访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与金正日委员长举行了首次朝日首脑会谈。 2003 年 10 月,在第 43 届众议院大选之前,小泉宣布了一项政策,对比例代表成员适用 73 岁退休制度。对此,83 岁的宫泽喜一宣布退出政坛,而 85 岁的中曾根康弘则顽固地抗拒并拒绝辞职。不过,凭借党内执行官的强烈意愿,中曾根最终接受了辞呈。在这样的选举中,自民党、公明党和新保守党的执政联盟保持绝对稳定的多数,但自民党失去了10个席位,整体失去了12个席位。同年11月,自民党吸收新保守党,改组为自民党和公明党(自贡联合政府)双党联合政权。 2004 年 7 月,在第 20 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之前,养老金制度改革已成为选举议题。小泉内阁于 6 月在选举前通过了养老金改革法案,但由于选举,自民党仅赢得 49 个席位,比获得 50 个席位的民主党落后 1 个席位。 2005年8月召开的贸易大会上,众议院通过了小泉内阁的主要承诺的邮政私有化法案,但遭到众议院的否决,众议院因此解散。在以这种方式举行的第44届众议院大选中,小泉通过一次“友谊私有化”的选举策略,将反对自民党政权的舆论降到最低。最终,自民党赢得了296个席位,与联合执政党公明党一起取得历史性胜利,获得327个席位,占总席位的三分之二以上。在此过程中,一些反对邮政私有化的党员被开除,以独立人士的身份参选,但大部分都失败了。 .特别是麻生太郎、谷垣贞和、福田康夫、安倍晋三被选为《后小泉》的代表四人。 In the election for the president of the LDP held on September 20, 2006, Shinzo Abe, who had been mentioned as a potential prime minister even before the election and served as chief cabinet secretary in the Koizumi cabinet, was elected as the next president.随后,9月21日,小泉自民党领袖任期届满,9月26日,小泉内阁辞职,安倍内阁就职。然而,安倍内阁因社保机构养老金领取者记录被曝光而激起公愤,面临一系列内阁丑闻等危机,败给了赢得60个席位的民主党。最终,自民党成立以来首次成为众议院第二党。这造成了众议院和众议院(内齐雷国民议会)的多数派互不相同的局面。这加剧了试图通过该法案的执政党与试图以某种方式拒绝该法案的众议院之间的对抗,国家事务的效率开始恶化。自然而然,自民党政权的跛脚鸭子加速了,随着安倍晋三、福田康夫和麻生太郎每年接替首相,首相的领导力减弱。首相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每年更替,首相的领导权也有所减弱。首相安倍晋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每年更替,首相的领导权也有所减弱。

第二次反对并重返执政党

2009年7月12日,东京都议会选举举行。这次选举被称为“大选的前奏”,因为众议院四年任期届满后的大选最迟必须在2009年10月举行。由于选举,自民党在东京都议会共127个席位中仅失去38个席位,反对党民主党赢得54个席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自民党与大选一样努力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落败后,召开记者会说:“在众议院选举前,我遭受了相扑(输) “这是一个非常麻烦的结果,”麻生太郎和其他党内领导人表示。选举结束后,自民党内有声音要求自民党领袖兼首相麻生太郎下台,他宣布解散众议院,称“众议院将于7月21日解散,大选将于8月30日举行。”此外,包括民主党在内的反对党以选举结果为契机,向众议院提交了对内阁的不信任决议,并向参议院提交了谴责首相的决议。第一党) 通过。此后,自民党内部的不和仍在继续,一些高层领导人攻击领导层,称“如果我们在麻生系统下举行大选,我们肯定会输”。根据麻生的通知,2009 年 7 月 21 日,众议院解散。在8月30日举行的第45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自民党仅赢得119个席位,以308个席位的民主党惨败。这位前首相和权势派别首领等知名人士相继被民主党新人候选人击败。 1993年至1994年的上届反对派期间,它仍保持在众议院的最高位置,但这一次却是彻底失败。自民党因选举失利的冲击而开始剧烈动摇,包括经验丰富的部长在内的现任国会议员纷纷退党。选举后的第二天上午,麻生太郎知事在对惨败负责后宣布辞职。 Then, on September 16, when Hatoyama Yukio's cabinet was inaugurated, Aso's cabinet resigned. Aso resigned, and in the 2009 LDP held on September 28, 2009, Sadakazu Tanigaki was elected president.在 2010 年 7 月第 22 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民主党政权关键人物小泽一郎成为在野党后举行的首次全国大选,呼吁提高消费税,激怒民众。冲绳县普天间据点搬迁问题政权内部矛盾重迭,民主党支持率下降,自民党借此赢得51席,击败民主党44席,占多数在执政联盟的众议院中。被阻止获得席位。此后,在2012年12月的第46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自民党赢得了绝对稳定席位的294席(在鸠山邦雄接替后立即增至295席),成为第一党众议院。然后,12月26日,第二届安倍晋三内阁就职,自民党与公明党一起在大约三年零三个月后重返执政党。在 2013 年 7 月的第 23 届众议院选举中,公明党和公明党联合获得了多数席位。在2014年12月的第47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他赢得291个席位,成功扩大政府任期。在 2016 年 7 月的第 24 届众议院大选中,自民党在 32 个单议员选区中以 21 胜 11 负的成绩赢得了一名议员。)。通过这次选举,支持修宪的所谓“修宪力量”(包括自民党+公明党+日本维新党+爱日党+其他政党和积极参与修宪的独立议员) )在最高法院两院均为3席,超过三分之二符合修宪要求。大选后不久,作为独立人士活跃的平野达雄加入自民党,27 年来首次在众议院获得单一多数(122 个席位)。 2017年1月16日,在珍视日本心的党(后更名为“日本心”)和参议院成立统一派(谈判组)。该党名为“自由民主党和毛姆”,在2017年10月第48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共赢得284席,选区218席,比例代表制66席。指出,自民党在选举中获胜的最大因素是反对党民进党分裂,将选票分为希望党和立宪民主党。事实上,一些模拟结果表明,如果在反对派中没有划分,所选候选人将在最多63个选区中逆转,如果没有发生在反对派中。2018年11月,吸收日本人的思想并融合。在此之前,众议院党的名称改为“自由民主党,人民之声”。在2019年7月的第25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它在32个单议员选区中以22胜10负的成绩赢得了38个选区和19个比例代表席位,共赢得57个席位。这比上届第24届议会选举的56个席位增加了一个席位,少于本次选举的66个改善目标席位。自民党和公明党联合执政党赢得71个席位,超过63个席位,是121个有待改善的席位中的多数。结果,自民党未能在众议院保持单一多数。众议院的非改革席位总数,包括非改革(非选举)席位在内,共有 79 个,因此包括日本维新协会和包括自民党执政党和公明联盟在内的一些独立立法者是79个席位,为了确保164个席位,即三分之二的席位,本次选举需要赢得85个或更多席位。对此,安倍晋三总统宣布,将在人民民主党部分修宪支持者的配合下,尽早推动修宪。但就执政联盟党公明党而言,对修宪本身的负面评价也不少,因此修宪是否会真正进行尚不清楚。这比上届第24届议会选举的56个席位增加了一个席位,少于本次选举的66个改善目标席位。自民党和公明党联合执政党赢得71个席位,超过63个席位,在121个待改善席位中占多数,但从有待改善的77个席位中减少了6个席位。结果,自民党未能在众议院保持单一多数。众议院的非改革席位总数,包括非改革(非选举)席位在内,共有79个,因此,包括日本维新协会在内的所谓“宪法改革力量”的非改革席位包括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联盟在内的一些独立议员是79个席位。为了确保164个席位,即三分之二的席位,本次选举需要赢得85个或更多席位,但作为一个结果,它未能获得三分之二,因为它只获得了 81 个席位。对此,安倍晋三总统宣布,将在国民民主党部分修宪支持者的配合下,尽早推动修宪。不过,就执政联盟党公明党而言,对修宪本身的负面评价也不少,因此修宪是否会真正发生尚不清楚。这比上届第24届议会选举的56个席位增加了一个席位,少于本次选举的66个改善目标席位。自民党和公明党联合执政党赢得71个席位,超过63个席位,是121个有待改善的席位中的多数。结果,自民党未能在众议院保持单一多数。众议院的非改革席位总数,包括非改革(非选举)席位在内,共有 79 个,因此包括日本维新协会和包括自民党执政党和公明联盟在内的一些独立立法者是79个席位,为了确保164个席位,即三分之二的席位,本次选举需要赢得85个或更多席位,但结果,它未能获得三分之二,因为它只获得了 81 个席位。对此,安倍晋三总统宣布,将在国民民主党部分修宪支持者的配合下,尽早推动修宪。不过,就执政联盟党公明党而言,对修宪本身的负面评价也不少,因此修宪是否会真正发生尚不清楚。未增补议席为79席,因此,为了确保164席,占可增补议席总数的三分之二,本次选举必须取得85席以上。对此,安倍晋三总统宣布,将在国民民主党部分修宪支持者的配合下,尽早推动修宪。不过,就执政联盟党公明党而言,对修宪本身的负面评价也不少,因此修宪是否会真正发生尚不清楚。未增补议席为79席,因此,为了确保164席,占可增补议席总数的三分之二,本次选举必须取得85席以上。对此,安倍晋三总统宣布,将在国民民主党部分修宪支持者的配合下,尽早推动修宪。不过,就执政联盟党公明党而言,对修宪本身的负面评价也不少,因此修宪是否会真正发生尚不清楚。

历史

1955年11月15日——自民党与日本民主党合并成立自民党(LiberalDemocratic Party)。早期,没有党主席,而是一个“州长代理委员会”。代知事由四名成员组成:鸠山一郎(前日本民主党主席)、绪方武虎(前自由党主席)、三木武吉(日本民主党前主席)和小野万北(前众议院议长)。在成立之时,它有298名众议院议员和115名众议院议员。 1956年4月5日 - 代理委员会委员会于选举总督和Ichiro Hatoyama选举为第一州长。 7 月 8 日 - 第 4 届众议院大选仅以 122 个席位未能赢得多数席位,这是其成立以来的首次全国性选举。 December 14 - The general election was held and Ishibashi Tanzan, the Minister of Trade and Industry, defeated the former Minister of Commerce and Industry Nobusuke Kishi in the runoff and was elected as the second governor. 1957年2月1日 - 前首相吉田茂和佐藤荣作在池田勇人的建议下加入政府。 1958年5月22日——在第28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大选,赢得287个席位,击败获得166个席位的日本社会党。 1960 年 11 月 20 日 - 在第 29 届众议院大选中赢得 296 个席位。 1976年6月25日——河野洋平、西冈武夫等6人退党,成立新自由俱乐部(1986年8月15日解散,大部分重新加入自民党)。 12 月 5 日 - 未能在第 34 届众议院大选中获得多数席位(选举后立即有一名保守派独立成员加入,以确保多数席位)。1983 年 12 月 18 日 - 未能在第 37 届众议院议员大选中获得多数席位(多数席位由一名保守派独立议员在选举后立即上任获得)。 12 月 27 日 - 自新自由俱乐部成立以来首次与新自由俱乐部组成联合政府,第二届中曾根内阁成立。 1984年9月19日——自民党中央党派因核心派系的行动而发生纵火案。部分中央党建被烧毁。 1989年7月23日——在第15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日本社会党惨败。 1993年7月18日——在第40届众议院大选前夕,一批又一批的脱北者爆发了。由于这次选举,它只维持了刚选前的席位数量,虽然维持了第一党,但在众议院中还不到单一多数。 8 月 9 日 - 日本社会党、新生党、公明党、民萨党、民主改革联盟、新日本党和新党崎岳七党成立联合政府(非民主党)和非共产党),新日本党成员细川守博出任首相,自民党首次通过组建联合政府成为在野党。 1994年6月30日——自民党、日本社会党、新党咲加联合政府成立,村山富市任社长,任首相,约后重返执政党。 11 个月。这是自民党首次将首相一职委托给另一党的领导人。 1995年7月23日——在第17届众议院大选中,比例代表制的第一党被移交给反对党新进步党。 1996 年 1 月 11 日 - 大约两年半后,第一届以自民党领袖为首相的桥本内阁成立。 1997 年 9 月 5 日 - 大约四年后,众议院恢复了独立多数。 1998 年 6 月 1 日 - 与社会民主党和新党 Sakigake 的联合政府结束。1999 年 1 月 14 日 - 与自由党(Jaja Alliance)建立联合政府,小渊首个改革内阁成立。 10月5日 - 公明党加入联合政府(Jaja Gong Alliance),小渊第二次改组内阁成立。 2000 年 4 月 1 日 - 自由党离开联盟。保守党从自由党分裂出来(2002年12月更名为新保守党),组建联合政府(自贡博联盟)。 2003年11月21日——新保守党并入自民党,改组为自贡联合政府。此后,自民党与公明党建立了合作关系。 2005年11月22日——在纪念建国50周年的国民大会上通过了《新意识形态》、《新法典》和《五十年宣言》。与此同时,自民党正式公布了《新宪法草案》,这是对日本宪法的一项修正案。 2007年7月29日——在第21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被第一反对党民主党击败,自成立以来首次沦为众议院第二党。 2009年8月30日——在第45届众议院议员换届选举中,以119席历史性失利,远低于解散前的300席,沦为众议院第二党成立以来的第一次。 9 月 16 日 - 随着鸠山由纪夫内阁的就职,该党大约 15 年来首次陷入反对。 2010 年 1 月 24 日 - 在第 77 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公布“平成 22 代码”。 4月11日——六位强硬派议员批评党的路线和运作,退党成立新党,日本崛起。众议院席位减少至113席。 7月12日——在第22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在改进议席的基础上,赢得51席(共84席),比执政党和第一党民主党多7席。2012 年 4 月 27 日 - 为庆祝旧金山和平条约签署 60 周年,宣布了一项新的宪法修正案(2005 年进行了补充)。 12月16日——在第46届众议院议员换届选举中,赢得294席,重返众议院第一党。 12月26日 - 随着第二届安倍晋三内阁的就职,他在大约三年零三个月后随公明党重返执政党。 2013年7月21日——在第23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赢得65席,是目前基于改进议席的选举制度下的席位最多(共115席)。与执政联盟公明党联合,确保在众议院获得多数席位。 2014年12月14日——在第47届众议院大选中赢得291个席位。加上公明党,它获得了326个席位,保持了总席位的三分之二以上。 2016年7月10日——在第24届众议院换届选举中,37个选区和19个比例代表共赢得56个席位(共121个席位)。 7 月 23 日 - 众议院一名独立议员加入众议院,并在 27 年来首次获得众议院单一多数席位(122 个席位)。 2017 年 3 月 5 日 - 在第 84 届全国代表大会上,自民党主席获得连续第三个任期,而不是前两届。 7月2日——在2017年东京都议会选举中仅赢得23个席位后,东京都议会第​​一政党被移交给首都第一协会,惨败,远不及2009年选举的38个席位。 10 月 22 日 - 在第 48 届众议院大选中获得 284 个席位。加上公明党,它获得了313个席位,保持了总席位的三分之二以上。 2018 年 11 月 1 日 - 值得吸收日本的心脏。 2019 年 7 月 21 日 - 第 25 届众议院大选选区 38 个席位;共获得57席,比例代表制19席(共113席)。

党贴

州长

他是自民党的领袖,也是该党的领袖。任期3年,任期以“三连任”为限。按照由第一党领袖担任总理的惯例,自民党主席一般也兼任总理。现任知事是第27任知事岸田文雄。

行政人员

截至 2021 年 10 月 1 日

支持基地

大城市和省份

自田中角荣内阁以来,自民党一直采取政策来缩小城乡之间的经济差距,例如为农业工人提供补贴,并积极推动建立连接全国各地的交通网络的社会间接资本(SOC)项目在农村和小城镇得到了很高的支持,相反,它在大城市和床镇中表现出自卑。但近年来,随着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自由贸易协定的推进和农渔业产品进出口全面开放,农村地区的支持率有所下降。作为传统的自民党支持者,它得到了都市地区的巫师和对政治漠不关心的人的广泛支持。于是,所谓的“B楼”诞生了,“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我看党的领袖形象就支持自民党”。但是,即使在今天,也有人指出,自民党在人口密度低的地方政府中的得票率很高,而且随着人口向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区增加,得票率趋于下降。其原因也被解释为“自民党通过农业合作社(农协)在各省拥有强大的基础”。

当地政府

自民党在山口县和北陆三个县(富山县、石川县和福井县)有强大的基础,现任首相兼党主席安倍晋三在该县有一个选区。此外,即使在拥有核电站的地方政府中,自民党的选民投票率也往往较高。

按收入水平

从家庭收入来看过去10年自民党支持率的变化趋势,2005年富人和穷人的支持率相近,而2015年,自民党富人支持率上升,支持率上升。贫困人口减少(见下表)。对此,朝日新闻解释说,如果每户年收入低于300万日元,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离开自民党支持者,转向无党派。此外,根据总务省统计局的数据,在2016年第24届众议院大选东京都选区,自民党候选人的得票率(中川政治之和)和朝日健太郎)在家庭平均收入高的市镇高,而在平均收入低的市镇相对较少(见右图)。

按年龄

根据年龄,大多数选票来自 20 多岁和 70 多岁的人。为此,有媒体分析称,自民党不仅得到了70多岁的老年人的大力支持,也得到了年轻一代的大力支持。然而,多项民意调查显示,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和其他年轻人回答“无党派支持”的比例往往高于自民党。也有人指出,得票率只是相对较高. 事实上,从民意调查中按年龄看自民党的支持率,70多岁及以上的人最高,其次是60多岁、50多岁和40多岁的人,而30多岁及以下的人则相对较低. 另一方面,无糖类的比例在 30 岁以下的人群中最高。

支援团队

1977年,全国保护党吴组织自由社会委员会(简称“自由人民委员会”)成立。该团体本身正在倡导“一个与自民党对话的支持团体”。自民党成员也可以加入,只有日本国籍的人才能加入 政治基金组织 全国政治协会 1976年1月1日,它被指定为自民党的官方资助组织。从法律上讲,它是官方的 Dangwoo 组织。与自由国民议会一样,个人会员仅限于具有日本国籍的人。因此,根据“政治基金管理法”的规定,外国公司不可能成为法人会员或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成为会员。根据宗教团体朝日新闻在第23届总2013年众议院选举,支持自民党比例代表候选人,其中一个宗教团体是:

批评与事件思维

历史馆

日本自民党的历史观常常被外国历史学家视为对历史的极右歪曲。发现自民党支持的教科书存在南京大屠杀、减少慰安妇案件、捍卫殖民现代化和军国主义等问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他无法证明慰安妇的证据,侵略的定义尚未确定。此外,战时慰安妇发表言论,仿佛没有被军队强迫动员。不少自民党政客废除宪法第九条,重新武装日本,周边国家批评日本重新军国化。此外,许多自民党政客因对邻国的言论而受到批评,这种否认历史的做法也受到本国包括日本共产党在内的创新政党的批评。

腐败

自民党菅义伟以及大量自民党议员涉嫌参与政治联盟和腐败。5.8亿韩元用于樱花节的事实涉嫌挪用公款。此外,有指控称,安倍首相在2017年与右翼幼儿园勾结,优先购买土地。也有人批评这所幼儿园灌输右翼观点。

过去的选举结果

众议院

参议院

一起看

日本党自民党派清和政策研究会(Chinghwahoe) - 自民党内部最大派系自民党主席日本会议

脚注

外部链接

Wikimedia Commons 拥有与自由民主党相关的媒体。(日语)自民党 - 官方网站